正文 940 以色列的好东西太多啊

    “雷达技术,那是必须要的;预警机技术,同样得搞;他们当初偷了法国索达的一些战机相关技术,这个可以谈一谈……”谢凯知道以色列有些什么好东西。

    很多方面,以色列的技术甚至比美国更加先进。

    原因无他,他们可以从美国弄到弄到最先进的技术,然后在美国人花费巨大资金跟经历研究出来的技术基础上继续开发,不懂的直接问美国人,美国人还不会对他们有任何保留。

    “对了,导弹技术,尤其是空空导弹,还有制导技术,还有他们的‘哈比’防辐射无人攻击机……”谢凯越说越兴奋。

    可说到最后,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人家只是采购一条并不算先进的战机生产线,他们就想要从以色列人手中搞到一大堆好东西,把人家压箱底的东西都准备弄过来。

    “呃,是有点多,不过可以列个优先序列。他们的电扫描相控阵雷达,这是必须搞到的东西!”谢凯正色了起来。

    以色列人的费尔康预警机现在应该已经设计了大部分了,雷达什么的,都是以色列人自己搞的,搞不到他们的预警机,至少可以先搞到以色列人的雷达。

    现在708跟秦飞正在联手设计以运-10为搭载平台的预警机,雷达是关键。

    相控阵雷达404虽然在搞,但是电子工业限制了性能,同时设计经验完全都是空白,只能慢慢摸索。

    无论是超-7b还是预警机,都在等雷达。

    刚好,以色列人送上门来了。

    一番商量后,404完全是基于自己单位的利益考虑,把他们最迫切需求的一些技术给罗列了出来,然后就等着以色列人送上门来。

    “以色列人会同意吗?这些东西在国际上都是对我们绝对禁运的东西。”莫齐有些担忧。

    她现在可不再是之前的那种纯小白,根本不知道什么技术重要。

    谢凯罗列出来的,任何一样,都是中国在国际上搞不到的。

    “我们跟以色列人的军事合作,有十多年了。就连最先进的空空导弹技术,他们都愿意提供……”谢凯其实也不确定以色列人是否会同意他的那些要求。

    历史上,中国跟以色列很多的军事技术合作,都是在苏联解体后,美国人成了世界霸主,不断对中国挑事儿的环境中。

    现在还是中美蜜月期,理论上讲应该更容易。

    谢凯却没有那样的感觉,因为这些东西,实在太过敏感,在以色列,都是绝对机密的东西。

    恰好,以色列又是一个对情报工作特别重视的国家。

    拉迪诺一行人,并没有直接飞到中国,他们先到了香江。

    这些年,以色列人跟中国的军事技术合作不少,本来双方都是非常熟悉的,奈何,原本跟他们接触的中国单位不是这次他们要合作的单位。

    所以,只能在香江秘密停留,先找了解中国的人。

    绍尔·艾森伯格,英国籍犹太商人,一直都从事国际贸易,背地里,则是一名军火掮客,以色列跟中国的不少军事技术合作,对于以色列方面来说,都少不了这位同胞。

    “红旗机械厂?拉迪诺,中国的红旗机械厂没有一千家,至少也得有八百家,怎么了解?”对于拉迪诺提出想要了解中国红旗机械厂的背景,绍尔·艾森伯格顿时无语。

    “军工企业,设计研究战机的……”

    “没有听过啊!他们的军工企业基本上都是编号……”这方面,绍尔·艾森伯格还真不是非常清楚,“等一下,我找人打听一下。”

    谭林之前一直在中东折腾,倒腾原油让他赚了不少。

    香江这边有点事情需要他处理,没想到,一直都是重要合作对象的犹太人居然主动联系他。

    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以为又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搞回去。

    之前帮国内搞的不少东西,都是香江这边犹太商人绍尔·艾森伯格帮忙的,谭林一直想要跟对方扩大交易,可是艾森伯格并不愿意。

    犹太商人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干的传说根本就是假的。

    “谭,很久没见了,听说你在中东倒腾原油赚了不少啊……”绍尔·艾森伯格见着谭林,并没有太大的热情,而是直接就是问罪的态度。

    谭林有些尴尬,阿拉伯人跟犹太人可是仇人。这时候也不能不回答,“先生,我可不像您那样善于经商,而且也搞不到什么好东西卖出来……”

    “行了,我不是找你问罪的。谭,你们中国的红旗机械厂,了解吗?”

    绍尔·艾森伯格盯着谭林。

    大家都是什么身份,相互都知道,只不过没有人说破,说破了,那可就是破坏了游戏规则。

    “红旗机械厂?”谭林皱起了眉头。

    中国的红旗机械厂,没有一千,也得八百。

    “可以搞战机的,有人准备跟他们在战机的一些技术上进行合作。”绍尔·艾森伯格解释着。

    谭林心中顿时一紧,这不是谢凯他们的单位么?

    脸上却不动声色,具体情况他还不知道,以色列人是真的想要合作还是打探情报,这必须慎重,最好是问问谢凯他们那边的情况。

    “先生,这个还真不知道,我得打听一下。”谭林没有直接拒绝。

    以色列人也知道对方那家单位的神秘,能打探到最后。

    在404基地里等以色列人过来的谢凯,很是头痛这边收到消息的速度要慢不少,眼见已经10月14号了,距离股灾的日子,只剩下四天时间。

    现在看来,他只能最后等结果,而没法亲眼见证美国股票断崖式下跌的盛况。

    可基地机要室通知他接电话的时候,他实在是没想到,居然是谭林费尽苦心经过多次中转才打过来的电话,给他说以色列人在香江到处找人打探红旗机械厂。

    “他们在香江?”谢凯愣了。

    以色列人玩啥?

    不是说直接过来么,这是浪费时间。

    谭林把情况说了一遍,谢凯让谭林先等着电话,自己跟基地的大佬们商量一下。

    这几天一直都摸不清犹太人究竟想要干什么,恰好这又是谢凯最为不熟悉的一个国家跟民族,除了知道他们会赚钱,技术研究领域非常不错外,最多也就知道他们苦难深重,二战时期在中国停留过……

    刀磨好了,却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下刀。

    “以色列人在香江?之前没说在香江见面谈判啊。”郑宇成有些疑惑。

    汪贵林同样不知道,问谢凯,“你怎么打算的?”

    “去香江那边跟他们接触一下,打探一下究竟为什么他们想要从我们国内引进战机生产线。”谢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是他老是想要往外面跑。

    他现在甚至有些怀念天天上学的日子。

    上学,只是学习这样简单的事情,其他什么都可以不管,时间多了,还可以跟妹子一起压压马路,然后一帮子兄弟伙一起喝酒吹牛。

    非是万不得已,谢凯甚至都不敢喝酒,就怕自己喝多了,把知道的一些机密说出去。

    “这样也好,以色列人这次实在是太过反常了。我们也打听了一下,十号工程团队那边,在几年前就跟以色列人有合作,十号工程的计算机三维设计软件cimatron就是从以色列引进的,我们基地的软件也是他们的。”汪贵林解释着。

    平时谢凯只是用手工画图,国内除了超级计算机,普通计算机基本上很难支撑这样先进而复杂的三维设计软件运行跟工作。

    cimatron这软件,谢凯之前同样接触过,这是国内军工系统主要的设计软件,一直到后面很多年,才开始用到民用领域,主要用于cad/cam解决方案中的三维造型跟数控机床的程序编制。

    “我们基地也有这东西?”

    “611所那边搞过来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们的战机设计能那么快?”汪贵林点头。

    虽然没有接触过,人家的给东西都用了好几年了。

    卖生产线,那是肯定要卖的。

    连埃及都卖了,不可能放着以色列人不卖不是?

    “那我马上去那边一趟,先跟他们接触一下。”谢凯说到。

    或许,数控机床的一些关键零部件技术,也可以找以色列人帮忙。

    国内的数控机床系统,虽然能支撑四轴的系统,但是五轴的,系统同样还是有着一些问题,68000芯片原本的设计图,由专业的设计人员修改了不少地方,这也是谢凯后来才知道的。当初他就是画错了一些地方,所以国内制造出来才那么大;而数控系统的梯形图程序,同样复杂无比。

    没有过多的废话,即将达到使用寿命的运-10再次载着谢凯飞到靠近香江的机场,谢凯再通过早就熟门熟路的特别通道进入香江。

    “快点,他们等得不耐烦了。”接到谢凯后,谭林直接就让他上车,一起往以色列人下榻的酒店而去。

    “他们急什么?究竟他们想要什么,你知道吗?”谢凯更是好奇。

    以色列人这是玩什么?

    难道他们跟美国产生了什么龌龊?

    历史会不会开玩笑,谢凯都变得不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