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章 杀意盎然的安若【求月票】

    感应到天陨重剑当中蕴含的威势,他们三人的脸色在此刻变得难看起来,易辰此番凝聚的魂技威力可以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天陨重剑所到之处空间都在颤抖。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试顺利!

    现在他们总算知道了易辰为何用身体来抵挡他们的攻击,原来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最后一击的机会!

    “最后一招,死吧!”

    狰狞笑容从沾满鲜血的脸庞浮现,易辰腰间一扭,天陨重剑带着可怕的气息朝前方劈出。

    “荒级上等魂技——神武斩月诀第十二重!”

    那片空间颤抖了下,魂力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凝聚出一头巨大的玄龟,撞击在他们三人的身上。

    在没有任何防御的情况下,他们直接被击中,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三道惨叫声在虚空中回荡。

    恐怖的力量将他们的身体撕碎,鲜血喷洒而出,染红了虚空。

    众修者此刻都愣住了,看着上方虚空宛若末日般的情景,他们都感到不敢相信,时间都好像静止了一般。

    五位元古境长老,在他们眼中无敌的存在,竟然都死在易辰的手中,后者才只是一位准元古境。

    “嗡”一道轻颤声,从易辰身后响起,天象神藏诀时间到了,跟神相的虚影一同消散在空气中。

    这一刻,易辰感觉自己的身体虚脱了,从虚空中缓缓坠落了下去,单膝跪地,猛喘着粗气。

    鲜血滴落在地面上,形成特殊的回响。

    “杀了我五位元古境长老,实力不错。”虚空中,响起魔殇的笑声。

    长老被杀,他没有丝毫的怜悯,仿佛被杀掉的只是阿猫阿狗一般不值钱。

    易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抬头朝魔殇看去,那些长老都被解决了,但自己还在困境当中,他绝对不能死在这里,但现在他也已经没有办法。

    “狗屎。”嘴上功夫还是不饶人,易辰漠然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说这样的话,魔殇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易辰的话让他极度的愤怒。

    “本来还想给你一条全尸,现在我改变了主意!”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魔殇身体颤抖了下,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体内渗透出来,四周的空间都在颤抖。

    元古境中等境界!他释放出来的气息比五位长老还要恐怖!在场的修者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

    这就是魔殇的实力!易辰心中也是非常的吃惊,此时他的气息,比上来他斩掉魔殇手臂的时候还要恐怖,看来他上次还是隐藏了实力。

    “人族最强的天才,在我面前一文不值,现在就送你归西。”

    这道带着鄙夷的话在虚空中响起,魔殇心神一动,他的气息凝聚出一头面目狰狞的魔兽,朝易辰冲击而来。

    **遭到了重创,魂力也所剩无多,但易辰并未放弃,心神一动,魂力在身前凝聚出一个盾牌。

    “轰”当碰撞在一起的瞬间,他的盾牌被击碎,霸道的力量将他震飞出去。

    重重是摔倒在地面上,易辰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碎了,剧烈的疼痛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神经。

    “弱得不堪一击,这就是所谓的人族天才?”魔殇继续冷笑,心神一动,一股恐怖的魂力冲出,朝易辰冲击而来。

    “轰”没有来得及凝聚防御,易辰又被击中,霸道的力量从前方冲击而来,易辰再度被震飞出去,全身的骨头好像要散架了一般。

    落到这种极度被动的地步,这是易辰的第一次,对他来说这是一种耻辱。

    要是巅峰状态的话,绝对拥有一战之力,但经过了刚才的战斗,哪里还有战斗下去的力气。

    咬着牙根,易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还是重新倒下去,视网膜逐渐的模糊。

    “本来还想要折磨一番,现在已经么有必要了。”

    当魔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魂力在他身前凝聚,恐怖的威势朝四周弥漫开来,这一刻他凝聚出来的威势更加恐怖,如果易辰被他击中,肯定会当场陨落。

    “若是杀他,万魔巢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轰”沉闷的声响传出,一个黑色漩涡从虚空中凝聚而成,冰冷的气息从黑色的漩涡当中传出来。

    鬼影一族众人的目光都锁定在漩涡上面,魔殇同样也是如此,敢这样跟他说话的人不多,特别是说话这么狂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你是什么人?”不过,漩涡当中那股气息,让魔殇脸色凝重起来,对方的气息给他一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神域山脉。”对方并未报出势力的名字,而是说出一个地方的名字。

    这一刻,鬼影一族的人脸上都浮现出吃惊之色,他们都知道神域山脉,那是一个禁忌之地!里面非常的危险,对方报出这个名字,难道他就居住在神域山脉里面?

    “是你们。”魔殇的拳头虚握起来,看来他知道神域山脉是什么地方。

    “你应该知道我们有那样的实力,魔王还没有觉醒,若是我们进攻万魔巢,你们抵挡不了。”那道身影再度响起。

    “没有人可以威胁我。”魔殇拳头紧握,杀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

    “那你可以试试。”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缓缓从漩涡当中飞了出来。

    那是一道冷若冰霜的身影,一套白色长裙随风飘舞,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出现在虚空年中,这一刻,继续所有人都被她的美艳所震撼,各种贪婪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

    “安若。”易辰抬头看向虚空,当望见那道身影的时候,明显愣了下,他没有想到来救他的安若,那个在他心中非常重要的人。

    魔殇狰狞的目光锁定在安若的身上,沉声道:“你是神域山脉的圣女。”

    安若只是扫了他一眼,道:“做出选择,是要灭族,还是放人。”

    她的话非常的坚决,似乎没有任何可以反转的余地,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自己的面前说这样的话,魔殇的脸色更加狰狞起来。

    “不说话,我就当是默认。”

    安若身形一闪,来到易辰的身旁,慢慢蹲下身子,当见到易辰这般狼狈模样的时候,眼睛里面竟然弥漫起水雾。

    “你来了。”易辰脸上艰难的浮起一抹笑容。

    “跟我走。”安若抓住易辰的手,魂力将他包裹在其中,然后带着凛冽的劲风朝那个漩涡冲了过去。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离开?”一道狰狞的声音从虚空中响起,魔殇并不愿意这样放走易辰,在他的控制下,魂力宛若洪荒猛兽一般朝安若冲了过来。

    “嗡”便在此刻,安若身后的空间颤抖了下,一个护罩立刻凝聚而成。

    “轰”他的攻击落在护罩上,很快便化为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消散在空气中,攻击竟然就这样被拦截下来,安若的实力比他想象中强大得多。

    “不要逼我出手。”安若转头朝魔殇看去,美丽的眸间闪烁着森冷的冰霜,似乎真的会动手。

    魔殇带着杀意漂浮在虚空中,若不是考虑到万魔巢,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出手。

    “咻”没有再受到阻挠,安若带着易辰进入黑色漩涡当中。

    “竟然让那个易辰跑了,可恶!”鬼影族长脸色狰狞,喊道:“魔殇少爷,为何要让他们离开?”

    他非常的不甘,本来杀自己儿子的那个人就要死在这里,但现在却被人救走了,他们一些针对易辰的计划也落空了。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魔殇用森冷的目光看向他。

    这一刻,鬼影族长脸色难看起来,他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当即不敢说话,缩了缩脖子。

    “在这一个月内,我的父皇就要醒来了,等到那个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魔殇用狰狞的声音说出这句话,更加恐怖的杀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

    ....

    当进入漩涡的时候,易辰便昏迷了,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出现在竹林里面,躺着的也是竹床,这里的环境,跟他上一次来神域山脉的时候一模一样。

    当睁开双眼的时候,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这一次受伤极重,想要恢复,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又是她救了我。”易辰仰头看着虚空,眼神中尽是不解,现在他心中有非常多疑问。

    魔殇为何对神域山脉这么忌惮,安若为什么又要救他,当时不是已经说了,以后不会再有任何的瓜葛吗?

    而且易辰没有看错的话,当时安若救他的时候,眸间还泛起了泪花。

    如果她对易辰只有恨的话,为何会有那样的反应?如果她真的爱易辰,为何每次又要说出那么多绝情的话?莫非这里面有难言之隐?

    “你醒了。”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竹林不远处响起,一道身影出现在那里,正是安若。

    “这次为何救我?”易辰挣扎着坐起来,咬牙忍着剧烈的疼痛。

    “你跟我来。”安若并未多说,转头朝竹林前方走去,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