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不一样的邪剑【求月票】

    邪剑对于易辰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想要铲除邪剑,不单单只是因为他跟远古血冥兽勾结。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试顺利!

    以前易辰跟他就有过恩怨,他是那种为了实力不择手段的人,努力的修炼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超越易辰。

    可以说,易辰就是他超越的目标,等到他修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肯定会前来寻找易辰的麻烦。

    要是光明正大的来,易辰倒也无所谓,但像他那种心术不正,又喜欢玩手段的人,肯定不会那样做,如果他做出对自己家人不利的事情,易辰肯定无法阻止。

    家人就是易辰软肋,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人,甚至他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小人。

    他感觉自己跟邪剑有几分相似,都是那种为了修为而不择手段的人,不同的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兄弟,易辰可以付出一切。

    而邪剑,只是单纯的想要提升自己实力,亲人和兄弟在他的眼中,都是可以利用的对象,当初神剑殿上下,都是他亲手所杀。

    而且他弟弟的尸体,竟然也都被他吃掉,这样的人,易辰从心里感到厌恶,所以不管怎么样都要将他除去,不单只是为了家人,同样也是为了自己。

    “易辰兄,我们一起进去,说不定能够帮上不少忙。”逸枫他们都不放心,在他们看来现在的邪剑就是一个疯魔。

    “你们有远古血冥兽,岩浆之精可以轻松将他们秒杀,所以我并不怕它们,但你们进来的话,反而会让我分心,在我们等我,放心,不会有事。”

    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没有任何准备的战斗那是蛮干,既然他决定出手,说明他早就已经有了准备。

    张清他们对易辰的性子非常了解,他们都没有阻止,相互间信任的点了点头,身形一闪同时往后面退开。

    “起!”易辰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双手掐动法诀,一道金色光芒从他的储物戒当中闪烁起来,纹器而后纹盘带着破空声飞了出来。

    在他的控制下,纹器开始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在纹盘当中汹涌而出,凝聚在一起从前方凝聚出一个强大的阵法,直接将那座城市包裹在其中。

    “咻”身形一闪,易辰同时从外面冲了进来,瞬间来到那座城市上方。

    那座城市非常安静,从高处看去,可以发现街道上面到处都是人,他们都静静的站在街道上面,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要是没有见过远古血冥兽的修者,肯定发现不了,但只有对远古血冥兽非常了解的易辰才知道,那些修者都已经被远古血冥兽上身。

    “邪剑,我知道你在里面,滚出来。”易辰气沉丹田,然后发出一道喊声,音波朝四周震荡开来,四周搅动起凛冽的劲风,周围的空间都在颤抖。

    城市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那些被上身的修者,同时抬头朝虚空看来,它们的目光当中带着嗜血的血红色,似乎要将易辰吞噬一般。

    “嗡”在城市中间位置,响起一道沉闷的轻颤声,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凛冽的劲风在四周搅动。

    “吼”那道颤抖声就好像是在命令,在这一瞬间,那些修者的后背同时伸出了丑陋的翅膀,那就好像是蝙蝠的翅膀一般,拍打之下,带着破空声朝易辰冲了过来。

    “竟然有了翅膀,它们比以前更加强大了。”见到这样的情况,易辰眉头微微一皱,不过他并未多想,因为已经有远古血冥兽来到他身前。

    “吼”怒吼声响起,他们同时打开大嘴,朝易辰的脑袋扑咬过来,依旧使用非常古老的方式攻击。

    “滚!”锐利的光芒在眸间闪过,易辰双手结印,飞速朝前方击出,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回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惨叫声在虚空中响彻开来,面对易辰的攻击,他们根本就扛不住,全部都化为了灰烬。

    “叽!”但这样强悍的攻击,并未将他们震慑住,更多的远古血冥兽从下方飞了上来。

    与其同时,地面在此刻翻涌起来,一头头远古血冥兽从里面钻了出来,它们现在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以前强大多了。

    “一群丑陋的东西,碍手碍脚。”易辰双手掐动法诀,庞大的魂力在他身前凝聚,然后朝前方击出。

    “蓬”前方的空间颤抖了下,所有的魂力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头面目狰狞的巨龙。

    一道龙吟声在虚空中响起,它张牙舞爪好那座城市冲了过去。

    “叽!”那些远古血冥兽似乎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他们快速腾空而起,相互间聚拢在一起,然后冲了上来。

    “轰”一道沉闷都是声响在虚空中回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易辰的攻击被他们拦截下来,同时那些魔兽同时也从虚空中掉落下来,全部都死了。

    死掉的那些魔兽,对于兽群来说微不足道,下面还有庞大的兽群,想要将它们全部都杀掉,非常麻烦。

    易辰这次来这里,可是为了斩杀邪剑,而不是为了跟这些低级的远古血冥兽缠斗。

    “岩浆之精!”双手缓缓朝两边张开,易辰心神一动,七彩火焰顺着经脉汹涌而出,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七彩霞光闪闪,看起来好像战神一般。

    “吼”一见到易辰的火焰,那些远古血冥兽发出了惊惧的吼声,他们都知道那股火焰的强大,曾经有不少同伴死在那股火焰之下。

    当即他们不敢逗留,快速冲了上来。

    “死!”漠然的字符在虚空中响起,成员心神一动,岩浆之精相互间凝聚在一起,朝它们汹涌而出,四周的空间都在颤抖。

    很快,那些远古血冥兽就被岩浆之精笼罩在其中,狰狞的吼声在虚空中响起,面对岩浆之精的攻击,它们的身体在逐渐溶解。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有多少远古血冥兽前来,都会被干掉。

    当然了,除非现在易辰在岛屿里面,这样那些远古血冥兽全部都出来,那样的话易辰才会选择逃跑。

    “那些远古血冥兽抗高温的能力比以前更强了。”它们威胁不了易辰,但却发现一个不是特别好的消息。

    以前使用岩浆之精的时候,易辰可以轻松将那些远古血冥兽绞杀,但现在攻击那些远古血冥兽,攻击效果却比以前弱非常多。

    很显然,这些远古血冥兽的能力在加强,要是以后成长到连岩浆之精都无法将它们轻松干掉的地步,等到他们倾巢而出的时候,还有多少修者是它们的对手?

    就算在远古时期,血冥兽也是一大威胁,六大远古族同时联手才将它们镇压。

    当然了,将不将它们镇压,对易辰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别人是死是活他一点都不关心,只要不断的提高自己的修为,可以保护自己的家人,保护自己就足够!

    “杀!”锐利的光芒闪烁,从体内汹涌而出的岩浆之精更加庞大,它们相互间凝聚在一起,直接将整座城市笼罩在其中。

    出来的远古血冥兽根本扛不住这样的攻击,那些房屋在此刻也都化为灰烬。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易辰发现中间位置正有一道身影,他置身在熊熊烈火当中,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一个护罩将他包裹在其中,保护起来,外面的火焰全部都被隔绝。

    易辰的目光锁定在那道身影上,他释放出来的气息,给易辰一种极度熟悉的感觉,正是邪剑的气息。

    “终于出现了。”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双手负在身后,道:“邪剑,我们又见面了。”

    此时的邪剑,身穿着黑色长袍,头上还带着黑色斗笠,黑色的邪气在他身体周围弥漫,现在的他给人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

    以前的邪剑给别人的感觉也是邪,但给别人的感觉只是非常简单的邪,并没有给人太大的感触,但现在的邪剑,却是邪恶到骨子里面的邪,似乎眼前这个人就是为了阴邪而生。

    “桀桀。”邪剑阴笑起来,他整个身体都在颤动,道:“你的进感应能力不错,隔着这么远都能够找到,我还担心找不到这里来,是我多虑了。”

    从他这句话当中,可以判断出来,是他故意释放出气息,让易辰找到这里,当然,这些不用猜测,易辰也没有半点惊讶,他早就已经猜到。

    “我没有想到,你会跟远古血冥兽合作。”易辰耸了耸肩,道:“这样对你来说没有好处。”

    “只要能让我的实力变强,可以随意见践踏他人的性命,管他什么好处。”邪剑的话非常简单,他用血红的目光盯着易辰。

    对于他这样的答案,易辰一点都不感到意外,道:“这次带着血冥兽来到这里,你是为了那个葫芦吧?”

    “不单只是那个葫芦,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邪剑伸出猩红的舌头,散发出一股杀意,道:“要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