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神王血池【求月票】

    传送漩涡出现得极快,能量也同样如此,易辰反应过来后,立刻掐动法诀,调动魂力将自己保护在其中。

    “蓬”紧随着,那股能量将他抓住,直接将他拖入传送漩涡当中,并未做出伤害易辰的事情,这倒是让人不解,难道那股能量并不是来攻击易辰的吗?

    黑色漩涡很快便消失,而后一道笼罩在黑色迷雾的身影,从山峰当中飞了出来,他静静漂浮在虚空中,望着传送漩涡所在的方向,目光中带着一丝森冷。

    “嗡”片刻后,四周的空间轻轻颤抖了下,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然后那道身影便直接消失在虚空中,四周也恢复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易辰此刻正在传送法阵当中,耳边传来了凛冽的风声,刚才那股能量将他拽入传送漩涡当中,也不知道这个传送漩涡最终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那边又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自己。

    心中尽是各种疑惑,易辰目光中带着本能般的警觉,一股魂力在他身体周围弥漫,只要出了传送阵,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他就能够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咻”前方闪烁起一道刺眼的光芒,传送阵已经来到尽头,易辰目光紧紧盯着前方,尽管眼睛被闪得难受,依旧没有闭上双眼。

    视觉很快便恢复,他静静漂浮在虚空中,四周的环境跟火域那边明显不同,这里是一处山谷,一股花儿的芳香扑鼻而来,空气清凉,蕴含着庞大的魂力。

    “好浓郁的魂力,比其他地方的魂力浓郁多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易辰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仔细观察,这山谷里面的环境极其不错,绿树成荫,鸟兽成群。

    四周都有人居住过的痕迹,显然这里住着修者,而且能够在火域那边使用出传送阵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修者,住在这个山谷里面的人实力一定非常强。

    “刚才那股能量抓住我的时候,我没有感应到半点敌意,要是对方真的想要伤害我,也就不会将我带来这个地方,当场就能够解决。”

    易辰轻喃一声,做出这样的判断,但心中的警觉并未消失,毕竟还未见到对方,依旧需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才行。

    “来者便是客,进来一坐如何?”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山谷深处传来,音量不大,也没有半点威严,但却有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

    话语当中,没有半点敌意,易辰朝山谷深处飞去,他倒要看看救他之人到底是谁,有多强的修为。

    越往山谷深处行进,空气中蕴含的魂力数量越庞大,远远的易辰看到一棵参天巨树,这并非形容,那颗树竟然真的生长到云层那么高,上千人围拢都不一定能将它抱住。

    “那颗树上面有很多阵纹,每一道阵纹都紧密相连在一起,而且我感觉那棵树每一个细胞都在吞吐着天地魂力,看来这个地方的魂力之所以那么浓郁,跟那颗大树有关系。”易辰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样一来他更加吃惊,因为这样的树木他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而且从那些阵纹来看,居住在这里的人物,绝对是一位强大的魔鉴师。

    又转过头朝树下看去,发现还有一座竹屋,看起来非常简陋,平淡无奇,却有着难以言说的灵韵。

    “前辈为何将我带来这个地方?”易辰目光紧紧盯着竹屋,那个人就住在里面,他开口询问道。

    “为何二字用得可不妙,世间因果非我辈能够参悟,来到这里便是缘。”苍老的笑声从竹木当中传来,声音尽是睿智。

    “缘?若是偶然相遇是缘,但刻意安排,跟缘字好像没有多大关系吧?”易辰道。

    “你若不遇到危险,我也感应不到,更不会相助,冥冥之中似有天定,你说这是不是缘?”

    面对易辰的质疑,竹木之人却没有半点恼怒,反而大笑起来。

    易辰心中吃惊,对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便知道他不是简单地人物,询问道:“前辈一身修为不凡,想必曾经也名动一时,敢问前辈大名?”

    只要曾经纵横过大陆的强者,很多记载都有提及,只要知道他们的名字,易辰就能够查到对方是谁。

    “名利不过云烟罢了,相识之缘,又何必刨根问底,有姓无姓,又有何不妥?”那道声音再度响起。

    “是晚辈冒犯了。”易辰双手一抱拳。刚才自己在那边遇到的人绝对很强大,从那些法阵当中就能够感应出来,要不是他相助,恐怕真的会有麻烦。

    而且从听到对方的讲话,了解到对方的气度,易辰对他倒是起了佩服,将名利看得如此之淡,曾经必然经过了风风雨雨,叱咤风云,而后返璞归真,有了新的感悟,对方一定是一位隐士强者!

    “年纪轻轻,拥有如此修为,气质也是极佳,天下英雄出少年,人族修者竟出来一位这样的天才。”

    一道感叹声,从竹屋当中传出,这句话好像是在夸赞易辰。

    “前辈过奖了,这些成就,不足以挂齿。”易辰面上没有半点骄傲。

    追求无止境,他绝对不会因为有了这点成就而满足,未来还有更多的事物等着他去挑战,不踏上巅峰,何以称英雄。

    “你受得起。”老人的声音很平静,这是对易辰的肯定。

    “前辈,不知道刚才我闯进的到底是什么地方?”易辰直接问到自己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上。

    刚才那个地方给他的感觉非常邪异,迫不及待想要弄清楚。

    “那里是神王血池。”老者很快便给了易辰答案。

    “神王血池,那是什么地方?”易辰脸上浮现出不解之色,他从未听说过那个地方,而且在大陆上的记载也没有半点提及,这火域的东西还真的神秘,很多以前都没听说过。

    “神王血池,自然跟神王有关,若真的要说起神王血池的故事,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老人这句话当中带着一丝苦笑,其中恐怕涉及到很多秘辛。

    万年前的历史,突然中断,很多记载凭空消失,那一段历史的空白,成为巨大的谜团,远古时期到底发生什么,为何会有远古战场。

    六大古族为何会相续隐世,六大神王又为何会消失不见,现在只剩下圣灵神王一人出没,而他还是在龙渊大陆的时候,从远古战场封印出来的神王。

    “前辈知道那段历史的空白?其他五位神王是否还存在?”易辰赶紧询问道。

    “许多事情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知道其历史的人,恐怕只有六位神王本人才清楚。”老人这句话当中带着一丝感叹,他似乎并不知道当年的历史,这让易辰有些失望。

    除非神王恢复原来的记忆,这样说不定才能够知道答案,但要等到那一天,真不要等到哪个猴年马月。

    “神王血池。”易辰皱眉沉思了下,然后回想到圣灵神王跟圣灵境魔兽战斗时的场景,当时神王受伤了身上竟然一点血都没有流出来。

    “那个血池难道跟神王有关系?”易辰立刻产生这样的联想。

    “没想到你能推断到这一点,我以为你会直接问我。”老人多少有些意外,道:“懂得自己去探索和思考,难怪你能成长到这一步。”

    “前辈,那个血池跟神王到底有什么关系?”易辰只能判断他们有联系,但其他的东西他真的不知道。

    “血池中,便是神王之血,蕴含神王所有的记忆和修为。”那位老者继续说道。

    “怎么可能。”这个答案让易辰非常吃惊,按照这么说来,圣灵神王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他的血液和修为都被抽走了,然后放置在神王血池里面?

    在易辰看来,这是完全不可能事情,那些东西对于神王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如果是他,他都不会将自己的东西抽出来放在那个地方。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神王他们的血液和记忆是被别人抽取出来,放置在那个地方。

    但神王的修为,已经是大陆最巅峰,有谁能够对他们下手?所以这样一想,又觉得非常不现实。

    “那些的确是神王之血,只是为何会在那里,我至今也不知道答案。”老人似乎也有些无奈。

    “那这样说来,其他几位神王的血液和记忆也在神王血池里面,另外五大神王他们都还活着?”易辰询问道。

    “以前我觉得他们可能已经陨落,圣灵神王的出现,推翻以往的推断,其他神王恐怕都还活着。”老人点头道。

    易辰陷入沉思,然后道:“当初圣灵神王是在一处远古战场被发现,那几位神王该不会也被封印了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又是谁将他们封印,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这实在让人不解,远古时期至今有着种种谜团,任何人都无法解开,这些易辰心痒痒,很想知道那一段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