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天陨重剑再晋升

    五把准神器竟然在此刻联手了,它们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头面目狰狞的魔兽,直接朝太浓陨重剑器灵的肚子撞击而去。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天陨重剑器灵浮现出痛苦的神色,刚才的攻击给它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吼”见到自己的攻击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五个准神器器灵此刻都非常的兴奋,它们不断发出咆哮声,就好像是在挑衅天陨重剑器灵。

    “既然敢将你们弄出来吸收,自然想到你们会弄出来这样的动静,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易辰嘴角一勾,然后猛然间一挥手,岩浆之精释放出炙热的光芒,疯狂的朝太浓陨重剑器灵汹涌而去。

    “咻”天陨重剑器灵在此刻也张开大口,岩浆之精直接就被吸了进去,炙热的火焰填满它的肚子。

    因为天陨重剑已经认了易辰为主,所以并没有受到岩浆之精温度的影响,倒是那五个准神器的兽魂,它们在此刻发出了凄厉的咆哮声。

    庞大的体型在器灵当中不断的打滚技,不断的冲击着天陨重剑器灵的肚皮,但却徒劳无功。

    最终五个器灵都扛不住了,再也无法合体,它们发出了不甘的咆哮声,然后迅速解体。

    “岩浆之精,回来!”要是继续焚烧的话,它们所有的能量都会化为虚无,这样的话天陨重剑得不到半点好处,所以易辰直接收回岩浆之精。

    刚才受到了憋屈,岩浆之精非常强气愤,此刻开始不断碾压五个准神器的器灵,每碾压一次,它们就会发出一道凄厉的咆哮声,然后被分解出一些能量出来。

    “咻”天陨重剑表面所有的纹路在此刻浮现起来了,刺眼的光芒在山洞当中闪烁,易辰此刻都忍不住眯起了双眼,他感觉天陨重剑的威势不断的提升。

    “等会应该会弄出非常强烈的威势,现在还是将山洞封住为好!”

    想到这里,易辰双手掐动法诀,纹器和纹盘带着破空声,从储物戒当中飞了出来,易辰紧握纹器,开始疯狂的刻画起来。

    他刻画的速度快到极致,肉眼难以看到他刻画的速度,只能够望见一道道残影而已。

    纹路从纹盘当中汹涌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直接将整个山洞都笼罩在其中。

    本来外面还能够听到山洞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但此刻那个山洞已经彻底被封锁,所有的声音在此刻都被挡住了。

    时间点滴过去,就这样过了两天时间,但那个山洞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只是能够明显的感应到,四周的天地法则正在发生改变。

    在山洞四周的野花野草,受到了那股特殊天地法则的影响,在此刻竟然飞速生长,只是半点的时间便生机勃勃,这实在他奇异了。

    “轰”一切的景象看起来是多么的美好,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响起。

    本来晴朗的虚空,在此刻开始风起云涌,乌云从四周疯狂的聚拢而来,整片天地在此刻陷入一片昏暗当中,天地间弥漫着一股让人感到非常压抑的气氛。

    “轰”最终,一道沉闷的声响从山洞当中响起,本来完好无损的山体,在此刻被炸碎,就连易辰布置的阵法同样如此。

    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漫天的尘沙将那山洞笼罩在其中,唯有见到山洞所在的方向,释放出一道刺眼的金光。

    “咻”紧随着,一股恐怖的吸力朝四周弥漫开来,蕴含在天地间的魂力,在此刻被吸收过来。

    同时就在这个时候,本来生机勃勃,苍翠欲滴的花草树木,它们的生命能量同样受到了吸引,草木变得枯黄,所有的能量都被吸入山洞所在的位置。

    这个场景给人一种非常瘆人的感觉,因为这一切看起来实在太诡异了。

    “咻”那股吸力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很快便消散在空气中。

    “散!”同时,易辰的喝声从山洞所在的位置响起,然后一道释放出刺眼光芒的能量从里面疯狂的冲了出来,它们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把太天穹巨剑,朝虚空冲击而去。

    四周搅动起来的劲风,在此刻被披散,漫天的乌云同样也是如此,被一股恐怖的能量撕开,天地在此刻又恢复了平静。

    “咻”并且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带着破空声从山洞当中飞了出来,他漂浮在虚空中,手持一把释放出刺眼光芒的巨大重剑。

    太阳释放出来的光芒,都被那把重剑的光芒掩盖,就好像是一把绝世神器一般。

    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易辰身上的衣服被吹得啪啪作响,手持天陨重剑的他,宛若天神降临。

    “天陨重剑,等级提升到荒级下等了!”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看向天陨重剑的目光尽是满意。

    直接用掉了好几把准神器,才将天陨重剑的等级提升到这样的程度,这非常的不容易。

    “后面还有几个等级,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准神器。”易辰心中在期待的同时,也感到非常的无奈。

    天陨重剑的确非常的强大,易辰甚至还有一种错觉,如果将太浓陨重剑的等级提上来,必然不会比真正的神器差多少。

    “收!”心神一动,天陨重剑散发出来光芒,在此刻尽数内敛,易辰直接将它打入储物戒当中。

    想要提升它的等级,还得找到更多的准神器才行,当然了这个得靠时间去积累,急也急不来。

    心神一动,易辰调动魂力注入储物戒当中,当即一个黑色的戒指被拉了出来,那个正是魔殇所佩戴的戒指,问天棋盘就在里面。

    “咻”易辰心神一动,在他的控制下,一股魂力注入储物戒当中,当即他可以看到储物戒里面的东西。

    在易辰看来,身为万魔巢的天才,魔殇的储物戒里面应该储存了非常多宝物才对,但当他进入储物戒里面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空空如也,只有一个问天棋盘漂浮在里面。

    “还天才,这也太寒碜了吧?”易辰摇了摇头,目光全部都集中在问天棋盘上面,心神一动,魂力将问天棋盘包裹在一起,然后将它从储物戒里面拉了出来。

    “这个问天棋盘到底有什么作用?”易辰仔细端模这个问天棋盘。

    神殿和万魔巢的人为了争夺它而头破血流,而且还是远古之宝,按照这样来看的话,问天棋盘的作用应该非常的强大,只是易辰从来没有看过关于问天棋盘的记,所以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用。

    “往里面注入魂力,看看会怎么样。”想到这里,易辰心神一动,在他的控制下魂力汹涌而入。

    这样注入的速度倒是非常快,但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问天奇葩它并不排斥易辰的魂力,反而还在吸收他的魂力。

    但除了吸收之外,问天棋盘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个让易辰非常无奈。

    “算了,现在使用也没有用,等哪天回去之后问问城主,他见多识广,应该知道太这个问天棋盘到底与什么作用。”

    想到这里,易辰心神一动,当即问天棋盘被他收回到储物戒当中。

    易辰在这里已经呆了半个月时间,这段时间以来各大势力的人都在找他,但他就好像失踪了一般,没有人找得到,这让易辰的仇恨恨得牙痒痒。

    “这半个月的吸收收获良多,现在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易辰心神一动,直接使用变幻之术改变自己的容貌,然后重新换了一套衣服,身形一闪,朝东面位置飞去。

    一会,易辰便来到了一座城市,不过他却发现城市当中的修者行色匆匆,他们快速往西面方向飞去。

    修者的世界本来就非常匆忙,只要一听到哪里有宝物出现,哪里发生了战斗,他们就会跑过去观看,说不定能够得到莫大的机缘。

    但让易辰感到奇怪的是,这一次那些修者却非常统一,他们都是往西面方向飞行,这倒是让人非常不解,不知道他们要到西面做什么。

    “过去问问再说。”易辰身形一闪,朝其中一位修者飞了过去,询问道:“兄弟看你们行色匆匆,是要到什么地方?”

    “刚刚得到消息,鬼影一族的小儿子,要去藏语城迎娶万花楼的花韩敏,我们正准备过去凑热闹呢。”那位修者说道。

    “韩敏。”当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易辰的脑海当中浮现出一道身影,这个消息让他有些错愕,道:“鬼影一族的人为什么要迎娶韩敏?”

    “这个我目前还不太清楚,但我敢保证的是,这件事情肯定跟那个易辰有关系。”那位修者拍着胸口道。

    “为什么这么说?”易辰询问道。

    “韩敏以前跟那个易辰有过交集,甚至还一度想要嫁给易辰,两人也曾经共患难过,甚至为了他,易辰曾经一怒为红颜,单刀赴会,斩杀众强,硬生生杀出一条路,谱写了一段佳话。”提到一些陈年往事,那位修者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