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失败的猴子

    那只猴子果然不靠谱,跟它在一起的时候,随时都要防着点,不然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被它卖掉。

    “以为这样就能甩了我?”易辰嘴角一勾,身形一闪快速追了上去,他的速度要比猴子快得多。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来到天地神书前方,同时抓住天地神书,易辰手臂猛然间用力,想要将天地神书抢过来。

    “速度竟然比以前还要快了,但你以为这样就能从猴爷手中抢走神书?你太天真了!”

    只听得猴子怪叫一声,手中的三节棍快速胀大起来,而后带着凛冽的劲风朝易辰的脑袋扫了过来。

    “死猴子,你还想开战是不是?”两道锐利的光芒在眸间闪过,易辰一拳迎了上去,将猴子的攻击拦截下来。

    “你放手我就不跟你打,猴爷我放你一马。”猴子龇牙咧嘴道。

    “那我让你尝尝火烧猴皮的味道!”易辰的喝声响起,而后在他的控制下,岩浆之精带着凛冽的劲风,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直接朝猴子朝过去。

    前方的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面对那股火焰,猴子脸色一变,脑袋颤抖了下,一股能量在他身前凝聚出一个盾牌。

    他的防御并未带来太大的效果,因为岩浆之精的温度非常可怕,瞬间破掉了猴子的防御结界,朝他冲了过去。

    虽然猴子的肉体防御力非常强大,但如果他被岩浆之精笼罩的话,毛发肯定会被烧焦,对他这种极度自恋的猴子来说,可不是一件妙事。

    “算你狠!”猴子大喊一声,直接松手朝远处飞了过去,那本天地神书回到易辰的手中。

    为了防止猴子继续争抢,易辰一挥手,将天地神书收入储物戒当中。

    抢书失败,猴子非常不甘喊道:“小子,我将天地神书让给你了,你也应该给我一样东西,不然就当是你欠我人情。”

    “是你先来抢的东西,抢不过还要我欠你人情?你这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易辰呸了一声,现在他对猴子是越来越佩服了,当然不是佩服猴子的实力和勇气,而是他不要脸的程度。

    “上次那个乌鳞黑金神钹,有一半还在你那里,反正你又用不上,不如给我怎么样。”猴子眼睛咕噜转动了下,道。

    另外一半神钹一直都在易辰的储物戒当中,因为不是一对,所以不能够使用,但不管怎么说那东西都是准神器,易辰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给那只死猴子,这太便宜他了。

    “那一半放在你那里也没有用,不如拿来给我,回头我好好谢你。”易辰耸了耸肩,道。

    猴子龇牙道:“你身上至宝那么多,我这一半神钹给你,但你必须拿至宝跟我交换,不然也可以拿神诀来跟我交换。”

    死猴子算盘打得倒是挺好,易辰并没有理他,道:“要命倒是有一条,至宝咱没商量。”

    “你不给今天我就在这里不走了。”猴子倒是耍起了脾气,看起来跟那些流氓没有什么区别。

    “随便。”其实易辰对猴子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那家伙虽然有时候不靠谱,但在关键时候还是有一些作用。

    而且当初为香蝶找到阴阳石,也有它一些功劳。

    “见过神猴。”而就在这个时候,星相城主竟然飞到猴子身前,对着他行了一礼。

    “星辰月族的人。”当猴子见到城主的时候,倒是没有了原来的流氓之气,猴眉一皱,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有后人知道我。”

    “在星辰月族的一些记中有提到神猴。”星相城主的话中依旧带着一些尊敬,看来那只猴子的来历非常不简单。

    易辰忍不住猜测猴子以前在远古时期的身份,但不管他怎么想都想不到,因为猴子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只魔兽,怎么会跟人族修者有很大的渊源。

    “现在还不是时候,有很多事情不能跟外面人提,你的嘴应该严密一点。”猴子压低音量说出这句话,然后大笑道:“不过我记得你们星辰月族有五大神诀之一——天象神藏诀,快点将这个神诀给我。”

    “神猴,这。”星相城主眉头一皱,表示非常为难,因为五大神诀是不能传出去的。

    “城主不用跟那只死猴子太客气,不然的话它只会得寸进尺,赏他一巴掌让他慢慢玩去。”

    易辰飞了上来,岩浆之精在他的手心间漂浮,用戏虐的目光看着猴子,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进攻。

    猴子对自己的个人形象那是非常看重,道:“死小子,猴爷我怎么说都是神猴,你好歹放尊重点。”

    “过来让我膜拜下。”易辰微微一笑,岩浆之精立刻胀大一分,周围的空间都扭曲起来。

    猴子当然不敢靠近,只能在远处用恶狠狠的目光看着易辰。

    易辰没有理会猴子,朝吴冥飞了过去,道:“怎么样现在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

    “我没事了易辰大哥。”吴冥点了点头,他已经完全恢复正常,道:“以后那股可怕的能量不会再度出现了吗?”

    “放心吧,不会了。”易辰点头道。

    “太好了,吴冥终于可以安心的和那些哥哥姐姐们玩了!他们终于不用再怕我了!”吴冥拍掌道。

    在修者们看来,唯有名利和实力才是他们一生的追求,而对吴冥来说,世间最好的事情恐怕只有这个了。

    多么单纯的愿望,易辰微微一笑。曾经他也跟吴冥一样,只希望有个稳定的家庭,但人生就是如此,永远不可能如愿。

    易辰没有浪费时间,双手掐动法诀,继续控制纹器开始刻画,一道道纹路汹涌而出,快速在前方凝聚出一个传送阵。

    一会,南炎他们通过那个传送阵回来,很多成员见到吴冥的时候,脸上都浮现出忌惮之色。

    “怎么样了易辰?”印巍他们飞上前来,此刻他们非常关注吴冥的情况。

    “已经没有大碍,吴冥脑海中的能量已经消失了。”易辰给他们投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样就好,那个单纯的孩子,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伤害到其他人了。”印巍他们都笑了起来。

    至于过程,他们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多问,如果他们可以知道的话,易辰就不会让他们离开。

    东西南北四门合并,是一个浩大的攻城,南炎他们继续忙碌,而易辰则趁现在的空荡多陪自己的家人。

    时间已经不多了,远古血冥兽已经出现,掀起腥风血雨只是迟早的事情。

    “易辰你不打算跟我们在一起吗?”艾薇皱眉询问道。

    “暗影神殿的人还在盯着我,他们是一个远古族,要是我和你们在一起的话,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外出才是最好的选择。”易辰道。

    “但这样太危险了,咱们在一起,起码我们能够为你分担一些东西。”艾薇非常担心,道。

    易辰叹了口气,双手捧着艾薇的脸,道:“你,还有所有的族人,都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我不能让你们跟我一起去承担,其他东西对我来说不重要,但唯一不能失去你们。”

    “对我们来说何尝不是这样。”艾薇心头一颤,道:“留下来吧,有什么危险咱们一起扛着,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你在外面承受他们的追杀,我们只能无能为力的袖手旁观,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我一个人的性命算不了什么。”易辰微微笑道。

    “笨蛋。”艾薇一把咬住易辰的肩膀,疼痛让他倒抽一口凉气。

    “你说着倒是轻松,你知不知道微娜姐姐和香蝶姐姐,每天为了你的安全而日不能寝夜不能寐,你要是死了,易星他怎么办,还有阿爷他们怎么办。”艾薇眸间泛起泪光,道:“我怎么办?一年前他们说你失踪了,有可能已经陨落,你体会过什么叫度日如年吗?”

    易辰心头一颤,久久不语,道:“放心,为了你们,我一定会顽强的活下去,让自己变得更强,等天下再无一名敌手时,咱们便隐居山林,过神仙般的日子。”

    “拉钩。”艾薇伸出小手指。

    “幼稚。”易辰一脸嫌弃。

    “臭流氓,信不信我再咬你一次。”艾薇气急。

    “也不知道你这婆娘哪一点好,胸平平,也不够温柔体贴,前世造的孽总是要还的。”易辰好似非常无奈,叹了口气。

    “已经很大了好吗?不信你摸摸。”艾薇有些抓狂。

    的确,相比较刚开始的时候,艾薇该瘦的地方瘦了,该长的地方也长了,身材绝对是黄金比率。

    “那都是因为我的功劳,要不是每天按摩哪里能长得那么快。”易辰撇了撇嘴,然后往南门所在的方向走去。

    “讨厌啦,你这臭流氓真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个。”艾薇脸颊通红,怯生生走上前,低声询问道:“不过你说的按摩真的有用?再来几次好不好?”

    “来不了,没兴趣。”易辰哼着小曲子走开,艾薇则紧随其后,打打闹闹回到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