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记忆回来了【求月票】

    在他们看来元古境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易辰能够从他手中活下来就已经非常不容易,更别说让紫袍吃亏。

    “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在元古境的攻击下讨得便宜,不管他最后是胜还是败,单只是这一下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那些修者此刻都在议论,他们看向易辰的目光闪烁着异彩。

    当紫袍在虚空中稳住的时候,他的脸色狰狞起来,黑色的杀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道:“本来还想跟你好好玩玩,现在让你多活一秒,我都觉得对你太仁慈。”

    刚才的紫袍并未全力攻击,现在他释放出来的杀意非常强烈,看来他是要动真格了。

    “战就战,哪来那么多废话,我易辰还怕你不成。”易辰漠然一笑,身形一闪快速朝紫袍冲了过去,速度快到了极致。

    “宙级上等魂技——神武斩月诀第六重!”魂力疯狂翻涌,易辰这一次凝聚出来的能量更加的可怕。

    “不知死活。”狰狞的目光在紫袍的眸间闪过,他双手掐动法诀,魂力在这一瞬间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把巨剑朝易辰轰击而来。

    这一次,他没有半点保留,两股能量碰撞在一起,化为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易辰的攻击被拦截下来了。

    并且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前方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他本人快速往后面他退开。

    “看你还能蹦跶到什么时候。”紫袍并未方位时间,右脚一踏虚空,一道道裂痕浮现,

    “蓬”让人胆颤心惊的魂力,凝聚出一头体型庞大的魔兽,朝易辰冲击而来,所到之处空间都在颤抖。

    “并未凝聚出魂技,但蕴含在其中的魂力就已经非常恐怖。”易辰脸色一变,赶紧催动魂力注入天陨重剑,而后双臂一用力,带着狂猛的气息朝前方劈出。

    “轰”重剑跟那股魂力碰撞在一起,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易辰被霸道的力量震飞出去,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轰”又一道巨响传出,他的身体重重砸在地面上,一个深坑浮现,触目惊心的裂痕好像老树根一般朝四周蔓延。

    易辰咳嗽两声,他的身上布满了伤痕,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虽然拥有准元古境的**力量,但跟紫袍战斗这远远不够。”易辰眉头一皱。

    失去了原来的记忆,易辰对魂技和魂力的使用都非常陌生,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百分百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蝼蚁,不管最终能够爬到多高的位置,也只是一只比较会爬的蝼蚁,不堪一击。”

    紫袍望向易辰的目光尽是鄙夷和看轻,双手朝两边张开,魂力好像火焰一般在他的双掌间凝聚。

    “本来我想要收你做奴仆,现在我觉得只有杀了你,才更让人解恨。”四周的空间在黑袍的杀意下颤抖,他心神一动,魂力凝聚在一起朝易辰冲击而来。

    所到之处,周围的空间都在颤抖,紫袍他释放出来的能量比原来强大数十倍,要是击中易辰的话,不死也得重伤。

    易辰的连脸色难看起来,他也知道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但此刻根本无法躲避。

    “星象之力!”便在这个时候,一道怒喝声从虚空中响起,一个黑色漩涡瞬间在虚空凝聚而成。

    “轰”天空在此刻变了颜色,星宇外闪烁起刺眼的光芒,一道光柱从天而降,与紫袍释放出来的能量碰撞在一起。

    突然出现的那股能量非常恐怖,紫袍的魂力攻击竟然被挡了下来,易辰抬头朝那股黑色的漩涡看去,不知道出手之人是谁。

    很快,一道身影从那个漩涡里飞了出来,那是一位发须发白的老者,当见到他的时候,在场的修者都非常吃惊,道:“那不是星相城主吗?”

    “传闻一年前星相城主遭到神秘强者袭杀,生死未卜,没想到他竟然出现了。”

    “是你。”当紫袍看到那个人的时候,脸色阴沉起来,道:“一年前让你成功救走了这个小鬼,因为大意让你逃脱,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星相城主只是一笑,他转头看向易辰,道:“看到你平安回来,我放心多了,小魔兽,带着易辰的魂力回去!”

    “是,城主!”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城主袖袍间飞了出来,那是一头长相看起来非常可爱的小魔兽,用炙热的目光看着易辰,一边飞一边喊道:“主人我回来了!”

    易辰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那头魔兽,眼睁睁看着它冲入自己的兽魂当中。

    “接好了!”小魔兽的声音在兽魂当中响起,而后一股白色的能量从它的口中吐出。

    “咻”当那股能量出现的时候,立刻带着呼啸风声朝易辰才脑袋冲了过来,速度快到极致。

    “轰”当那股能量一进入脑海,一道沉闷的声响从易辰的脑海响起,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脑海出现了大量的记忆。

    “啊!”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易辰忍不住怒吼一声,他不敢怠慢,赶紧盘起双膝盘坐在地面上。

    那股能量,正是他被黑袍抽走的记忆,因为数量太庞大了,易辰在接受那股能量的时候,精神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

    紫袍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一挥手,他身前的空间震荡了下,一股魂力带着凛冽的劲风汹涌而出,朝易辰冲击而来。

    “你的对手是我!”便在这个时候,星相城主的喝声响起,他双手掐动法诀,魂力凝聚出一把巨剑迎上。

    两股能量碰撞在一起,两人都是普通修者只能仰望的强者,他们魂力碰撞的余波非常恐怖,在场的修者都受到了影响,纷纷往后面退开。

    “一位小小的洪荒境也敢与我争锋?”紫袍冷哼一声,用阴沉的目光看向星相城主。

    星相城主只有洪荒境的修为,比紫袍足足少了两个境界,要是其他修者的话,肯定会选择躲避,但城主却是一笑。

    “我星相城主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还会怕你一个元古境?”星相城主只是一笑,心神一动,却见那虚空颤抖了下。

    本来晴朗的天空,在此刻昏暗下来,乌云涌动,一道道闷雷在虚空中回荡,在场的修者感觉自己的心神都受到震荡。

    “星象之力!”星相城主双手掐动法诀,当即那虚空颤抖了下,七颗耀眼的星辰撕开漆黑的夜空,出现在众人的眼皮底下。

    “远古时期的星辰月族,估计只剩下你一个了吧?”紫袍沉声一笑,道:“没想到当年还有漏网之鱼。”

    “星辰月族,那是远古时期六大古族之一。”蛮天在洪荒古族里面长大,对于各个古族的非常了解,当听到星辰月族的时候,眼神中闪过异色。

    “以前我听老师说过,星辰月族已经被灭族,没想到城主他就是星辰月族幸存的族人。”小娃用吃惊的目光看着城主。

    提到自己的族人,星相城主的脸色非常难看,并未多说什么,身躯一颤,虚空中七颗星辰释放出来的光芒更加刺眼。

    “星象万千!”当一道喝声响起的时候,星相城主双手合十快速朝前方点出,当即星辰快速旋转起来,一股恐怖的能量汹涌而出朝紫袍冲击而来。

    “即便你使用星象能量也不是我的对手。”紫袍冷声一笑,一脚朝前方踏出,那一股在外人看起来非常恐怖的能量,瞬间被击散。

    这就是元古境强者的可怕,易辰拥有准元古境的**力量都不是他的对手,星相城主一位洪荒境就更不用说了。

    “只要为易辰争取时间恢复记忆就行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星相城主转头看向易辰,并未多说什么,掐动法诀,继续调动星象之力攻击。

    星象之力是强大的自然之力,非常的可怕,如果能调动所有的星象之力,城主将所向披靡,可无奈他只有洪荒境的修为,并不能百分百利用那股能量。

    “星象绝杀!”喝声在虚空中回荡,星相城主双手结印朝前方击出,当即星象之力凝聚出两头面目狰狞的巨龙,朝紫袍冲击而去。

    “留着你这星辰月族的余孽,将来也是一种威胁,斩了你,再杀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黑袍身形一闪冲了上去,右掌一翻,朝那两股能量拍去。

    “轰”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星相城主释放出来的能量被击散,强烈的余波从前方袭来,星相城主被震飞出去。

    他赶紧调动星象之力,将自己的托住,帮助他卸去那股震力。

    一丝鲜血从城主嘴角溢出,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他并未退缩,再度掐动法诀,凝聚出神相能量朝他冲击而去。

    但紫袍的实力比他强太多了,每次他释放出来的能量都被击散,然后本人被霸道的力量震飞出去。

    不过,星相城主倒也顽强,每次紫袍以为自己的魂力足以将城主秒杀,但他每次都顽强的站起身来,调动星象之力继续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