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紫袍出现了【求月票】

    “狂妄自大,你终究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黑袍和白袍两人也知道这样下去没有办法将易辰拿下,相互间对视了眼,同时掐动法诀。

    一道沉闷的声响,从他们的丹田当中响起,金色的光芒闪烁起来,他们两人的魂器在劲风的带动下漂浮在身前位置。

    魂力好像山洪海啸一般,从他们的但天的当中汹涌而出,同时注入他们两人的魂器当中。

    这一刻,他们两人的魂器颤抖了下,释放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在劲风的调动下在虚空中开始搅动起来,两把魂器相互间缠绕在一起。

    “好狂猛的威势。”在场的修者都受到了影响,两位准元古境同时凝聚出最强的攻击,他们要是继续逗留在这里的话会非常危险,纷纷调动魂力朝远处避开。

    “易辰小心!”艾薇在远处,用紧张的目光看着易辰,她不希望易辰出现什么意外,无奈自己现在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在远处观看。

    易辰回头看向艾薇,那焦急的目光让他有一种暖暖的感觉,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易辰感觉自己还未失忆之前,肯定认识她。

    并未多想,易辰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收回目光,他的脸色依旧非常平静,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同时也没有调动魂技,一副非常自信的模样。

    见到自己凝聚出这么强的能量,易辰没有半点反应,黑袍两人心中有一种受到轻视的感觉,他们脸上的狰狞之色更甚,恨不得将易辰碎尸万段。

    “这招合体技,就算是元古境强者在这里,也要谨慎对待,如此不知天高地,你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他们两人相互间对视了眼,释放出来的威势更加恐怖。

    “唧唧歪歪一大堆,我都等得不耐烦了,你们到底好了没有。”易辰耸了耸肩,默默的看着他们凝聚出来的能量。

    “合体技——邪影天元诀!”他们冷哼一声,此刻没有继续废话,双手结印同时朝前方击出。

    “轰”沉闷的声响,从他们两人的魂器当中响起,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两把魂器相互间旋转起来,黑色的飓风在四周搅动,将两把魂器包括在其中。

    漫天的尘沙带劲风的带动下搅动起来,一道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回荡,这一刻,连天地都变了颜色,空间因为承受不住那些能量而颤抖起来。

    “杀!”两人疯狂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黑袍和白袍两人身躯一颤,再度结印朝前方击出,恐怖的飓风和两把魂器带着死亡的气息朝易辰冲击而来。

    他们两人同时释放出来的能量的确非常可怕,但易辰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漠然道:“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们两人的合体技,比我想象中弱多了。”

    “蓬”话音刚刚落下,易辰身躯一颤,可怕的魂力从他的兽魂当中汹涌而出,注入天陨重剑当中,劲风将他身上的长衫吹得啪啪作响。

    “神武斩月诀第一式!”下一秒,在易辰的控制下,巨大的天陨重剑被他举到头顶上,当怒喝声响起的时候,天陨重剑飞速朝前方劈出。

    “轰隆”刺眼的光芒闪烁,魂力如龙,蕴含在重剑当中的魂力汇聚成一头巨龙,飞速迎上黑袍他们两人释放出来的能量。

    最终,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两股能量就这样碰撞在一起,天地在此刻都变了颜色,各种光芒宛若烟花绽放。

    并且,他们此刻也瞪圆了眼睛,在他们的注视下,两股能量竟然同时消散在空气中!易辰竟然凭借自己一人的实力,同时拦截下黑袍和白袍两人最强的攻击。

    “噗!”狂猛的余波扩散开来,黑袍和白袍两人同时被震飞出去,他们口中吐出猩红的鲜血,模样极度狼狈。

    而易辰只是快速往后面退开,轻松将那股震力卸去,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对比下双方的情况,可见易辰的实力在他们两人之上,就算他们同时联手也比不上。

    “服不服。”易辰拍了拍衣服上面的沙尘,看向黑袍两人的目光闪过冷色,道:“将我的记忆交出来,不然你们两个今天都会死在这里。”

    “哼,白日做梦。”败在易辰的手中,黑袍两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想要找回场子,但现在留在这里的话非常危险,默契对视了眼,转头朝东面位置飞去,他们想要离开这里。

    “既然来了还想走?”易辰嘴角一勾,双臂猛然间一用力,天陨重剑脱手而出,呼呼的风啸声响起,直接朝他们砸了过去。

    “啊!”他们没有想到,易辰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拦截他们两人,在被击中的瞬间,惨叫一声,然后直接从虚空中坠落下去。

    “再来!”易辰抬起脚,魂力在他脚下凝聚出一对更加巨大的金色右脚,猛然间一踏,空间狠狠颤抖了下,直接朝他们两人踩去。

    “轰”在这样的情况下,黑袍两人根本无法躲避,被狠狠的踩在地面上,一个巨大的脚印在地面形成。

    “交出我的记忆。”易辰在虚空中逼视着黑袍两人,当初抽取自己记忆的场景中就有他们两人,可以推断记忆就在他们的手中,易辰迫切的想要拿回来。

    “没有记忆的感觉很痛苦吧?”黑袍已经受了重伤,但面对易辰的威胁,他却大声狂笑起来,道:“你一辈子都别想拿回自己的记忆,有本事就杀了我们!”

    对方的态度非常坚决,好像并不惧怕易辰,也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易辰拳头在此刻紧握起来。

    “来杀我啊!尽管来!”见到他犹豫的样子,黑袍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甚,挑衅喊道。在场的修者也都紧盯着易辰,不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急着求死,我成全你!”易辰绝对不是那种犹犹豫豫的人,看他的样子,就算逼迫也没有用,既然这样,那不如杀了算!

    “咻”心神一动,天陨重剑从远处飞了回来,易辰直接调动魂力注入其中,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回荡,在他的控制下猛然间朝前方劈出。

    魂力疯狂的汹涌而出,朝黑袍两人冲击而去,空间都在颤抖,易辰此刻释放出来的魂力足以将重伤的黑袍两人秒杀。

    这一刻,黑袍和白袍两人都愣住了,他们刚才那样的喊话,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争回一些颜面而已,其实他们一点都不想死,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易辰竟然真的要杀了他们。

    黑袍没有料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并且心中也非常后悔,为什么易辰还未成长起来的时候,自己没有赶尽杀绝。

    “轰”当那股能量快要击中他们两人的时候,虚空中那个漩涡颤抖了下,一股非常可怕的能量从里面汹涌而出,直接轰击在易辰的能量上面。

    突如其来的那股能量非常可怕,易辰他释放出来的能量竟然直接就被击散了,强烈的威势从前方传来,易辰使用天陨重剑挡在身前位置,在余波的带动下往后面退开。

    “那个传送漩涡里面竟然还有人,而且从那股威势来看,对方比易辰还要强大。”在场的修者同时用骇然的目光看向那个漩涡。

    “终于出来了。”突如其来的攻击,并未让易辰感到意外,他早就感应到漩涡里面还有一个人,脸色凝重起来。

    一道身穿紫袍的身影,从那个漩涡里面飞了出来,他的脸色带着阴沉,一股死亡的气息在他身体周围弥漫,整个人给人一种阴邪的感觉。

    “是你。”当见到他的时候,易辰的脸色立刻凝重起来,眼前这个身穿着紫袍的老者,就是当日抽取他记忆的那位元古境强者。

    “原来想要收你为奴仆,没想到中途出了点小意外,这一年多来,我一直都在找你,没想到你竟然自己出现了,这倒是让我省去了不少找你的功夫。”

    紫袍的目光在易辰的身上扫过,这一刻,易辰感觉自己被一头凶兽盯上了,背后的寒毛倒竖起来,对方是一位元古境强者,易辰必须非常小心才行。

    “到现在才出来,我看你紫袍是故意看我们出丑吧?”黑袍脸色非常难看,道:“不要想着收他做奴仆的事情了,直接杀掉他。”

    黑袍对易辰的恨意非常浓烈,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不过他的话让紫袍脸色一沉,喝道:“你们这两个废物,连一个准元古境都收拾不了,要不是怕主人不高兴,我早杀了你们。”

    紫袍的话当中尽是阴冷,并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同伴而给他们好脸色看,不过黑袍两人却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是他们技不如人。

    南门和凤凰族的成员们此刻停止战斗,纷纷朝两边退开,对方的最强者已经出来了,他们这样战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一位元古境强者足以将他们秒杀,现在只看易辰能不能帮他们抗住元古境强者的攻击,如果不行的话,他们南门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