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洪荒族长【求月票】

    这一刻,血蛮心中有一种极度强烈的危急感,但易辰的攻击已经凝聚完成,他无法调动出神相的能量防御。

    “轰!”最终,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易辰凝聚出来的能量轰击在血蛮的身上,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回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当尘沙散尽的时候,血蛮狼狈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身上布满了伤口,鲜血将地面染红,猛喘着粗气。

    本来依照他的实力,可以跟易辰一战,可惜从战斗的一开始他就犯了致命的错误,不应该这么轻敌。

    “血蛮他竟然败了。”这样的结果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们都非常看好血蛮,觉得后者可以非常轻松的将易辰秒杀。

    但最终的结果超出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南蛮王和蛮天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没想在使用魂力的情况下,他的战斗力这么恐怖。

    “这就是所谓的东蛮天才?看起来好像不过如此。”易辰耸了耸肩,这句话挑动了血蛮的神经。

    “再来!我血蛮要杀了你!”血蛮疯狂喊出这句话,然后挣扎着站起身来,他还想要继续发动攻击。

    “轰”但是易辰一抬脚,一股恐怖的能量从他的体内汹涌而出,凝聚出一个金色大脚印,直接踩在血蛮的身体上面,将他狠狠的踩入泥里去。

    这样的攻击并未对血蛮带来太大的伤害,但对他来说却是一种耻辱,从小到大只有他血蛮打败别人,凌辱别人,这是他第一次失败,而且对方还是个人族修者。

    “看你这么执着,我决定给你一个更加深刻的教训,就废了你的四肢好了。”易辰微微一笑,双手掐动法诀,四顾能量朝血蛮的四肢冲击而去。

    洪荒古族的成员都不是魂修者,他们修炼的就是**力量,要是他们的四肢直接被废掉的话,对他们将来的修炼之途会有很大的影响,就算恢复了也会留下后遗症。

    “好狠辣的手段。”在场的成员们都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本来易辰是那种老好人,没想到他发起飙来竟然这么可怕,而且还如此不顾后果。

    要知道血蛮他是东蛮那边的天才,要是易辰将他废了,东蛮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那些所谓的报复,易辰并未想太多,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害怕两个字,对方先来挑衅他,要是不给点教训,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找他麻烦。

    “放肆。”正当易辰的能量要攻击到血蛮的时候,一道冷喝声在虚空中炸响而起,东蛮那边过来的两位长老出手了。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两股强横的能量从他们的心脏处汹涌而出,朝易辰的能量轰击而来。

    “准元古境也出手了。”见到他们的攻击,易辰脸上没有任何的慌张,攻向血蛮的能量在他的控制下,朝两位长老的能量撞击而去。

    “轰”三人的能量就这样碰撞在一起,对方是两位准元古境强者,但易辰的能量一点都不比他们逊色,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易辰和两位长老同时往后面退开,这一次的碰撞以平手收场。

    但两位长老拥有准元古境的修为,而且还是同时出手,这样算来的话,这次的碰撞应该是易辰占了上风。

    “我易辰还没有跟准元古境战斗过,不知道你们两个有没有兴趣打一场。”

    一股滔天的战意在易辰的身体周围弥漫,对方的强大让他感到非常兴奋,如果能够跟他们战一场的话,一定会非常刺激。

    感受到他的战意,两位长老非常吃惊,他们相互间对视了眼,均从对方的目光当中看出了杀意。

    在这么多后辈面前遭到易辰的挑衅,他们如果退缩的话,肯定会被人误以为是怕了易辰。

    “希望你不要后悔。”他们两人决定动手了,释放出自己的神相能量,周围的天地都在颤抖。

    “杀!”他们两人的配合非常默契,当一道怒喝声响起的时候,他们凝聚出来的能量朝易辰冲击而来。

    “来得正好!”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腰间猛然间一扭,在转过身来的瞬间,手中的天陨重剑快速朝前方劈出。

    一道耀眼的光芒闪烁,魂力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头张牙舞爪的魔兽,迎上两位长老的能量。

    两位准元古境长老的修为非常强,他们同时联手释放出来的能量非常可怕,按理说想要秒杀易辰这位洪荒境应该非常简单。

    但最终的结果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易辰那一剑的能量,竟然将两位准元古境长老的攻击拦截了下来,三股能量同时消散在空气中。

    “继续!”易辰没有选择防守,拖着天陨重剑快速朝他们冲了过去,近身对他们发动攻击。

    “你这是在玩火。”为了自己的面子,两位长老没有退出战圈,他们现在只想立刻将易辰干掉,三道身影在虚空中战斗在一起,打得难分难解。

    四周的空间都在颤抖,他们战斗弄出来的动静非常大,很多修为较低的成员们都受到了影响,纷纷往后面退开。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看向易辰的目光从原来的看轻,到最后的不可思议和吃惊。

    从情况来看,易辰应对两位长老的攻击好像非常轻松,随时都有反扑的可能。

    “就算是准元古境强者,面对两位准元古境的攻击,也不一定能赢,易辰他只是一位洪荒境,却能越级挑战,同时对抗两位长老,这太不可思议了。”那些围观的成员们骇然道。

    “没想到他的实力这么强,我原来倒是小看他的。”蛮天同样也很吃惊,但他不愿意赞扬易辰强大,而是用一种很不屑的语气说出来。

    “这样的战斗没有任何意义,都停手吧。”便在这个时候,南蛮王他开口了,威严的声音在虚空引起震荡。

    易辰想要跟他们分出个胜负,但既然南蛮王开口说话了,他并没有停留,身形一闪快速往后面退开,轻松脱离战局。

    “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战一场了,可惜不能分出个胜负。”易辰嘴角一勾,现在他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这场战斗对于两位长老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天大的耻辱,他们退开之后,用阴冷的目光盯着易辰。

    “东蛮王,你们走吧,易辰现在是我南蛮这边的人,如果你想要拿走传承的话,除非请族长亲自来,否则,要是做出出格的事情,我南蛮王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南蛮王说出这句话,当即东蛮王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蛮王之间的实力都差不多,如果真的要分出个胜负来,恐怕也是两败俱伤的下场,就算可以赢,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战?难道我东蛮王还会怕你?”不过,东蛮王他的态度非常强硬,看向南蛮王的目光浮现出森冷之色。

    一股恐怖的战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开来,一代蛮王,真正的元古境强者,他释放出来的战意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在场的成员们都有一种坠入冰窖的感觉。

    “这就是元古境的气息?”易辰眼神中闪过异色,对于这样的实力,他非常的渴望。

    南蛮王和东蛮王对视着,看他的样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来一场战斗,如果两位蛮王开战的话,整片南蛮地带都会受到影响。

    “轰”便在这个时候,虚空中传出一道沉闷的声响,一个黑色的漩涡在此刻搅动起来,吸引了在场成员的目光。

    “竟然是传送阵。”看到那个漩涡的时候,蛮天的脸上浮现出吃惊之色,道:“整个洪荒古族,只有族长才能使用传送阵,难道是族长来了?”

    族长,洪荒古族最强大的存在,统领整个洪荒古族,是所有族人的信仰,一般他都在闭关当中,只有在洪荒古族有难的时候才会出来,如今竟然见到了传送阵,他们都很吃惊。

    “大家都是同一族人,没必要为了小事大打出手,你们身为蛮王,应该为族人做出表率。”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漩涡当中传出来。

    那道声音并不洪亮,而且音量也非常小,但就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成员们感觉自己的心神都在颤抖,这就是族长的可怕,一句话就能影响人的心神。

    “拜见族长。”虽然没有见到洪荒族长,但在场的成员都不敢怠慢,包括南蛮王他们在内,全部都双手抱拳行礼。

    易辰并不是古族里面的人,洪荒族长很强大,但他并未行礼,因为自己跟他不熟,静静的漂浮在虚空中,望着那个漩涡。

    就在这一刻,易辰感觉漩涡当中有一道打量的目光朝他看来,在被盯上的瞬间,他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尽数张开,有一种森寒的感觉。

    “放肆,竟然敢对族长不敬。”东蛮王的脸上阴沉之色更甚,转头朝易辰看来过来,那模样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