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计划败露【求月票】

    直到进入森林的时候,狂荒用非常不甘的声音喊出这句话。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要是我找到的令牌被别人抢走,我一定会想办法夺回来,而不是像懦夫一样在这里咆哮。”便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笑声响起。

    “是易辰的声音。”狂荒吓了一跳,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一刻他望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易辰。

    “你还敢出现在这里。”狂荒的脸色更加阴冷,目光当中带着警觉,同时微微躬身,随时准备跑过去通知狂无痕等人。

    “要是我有足够的实力,一定杀了你们。”

    “不用这么紧张,我来这里找你并没有恶意。”易辰耸了耸肩,道。

    “那你到底有什么意图,我狂荒可不好糊弄。”狂荒冷笑一声,眼神当中依旧带着警觉。

    “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一把。你拿到了令牌,但却被他们拿走了,等于你已经失去了进入内族的机会,而我只想救出力刀,咱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易辰道。

    “我凭什么要跟你合作,而且跟我合作,你就不怕我将你卖了?”狂荒冷笑道。

    易辰道:“除非你不想进入内族,不然你绝对不会那样做,现在就看你怎么选择,究竟是继续呆在一个小地方,一无所有,还是进入内族,鱼跃龙门。”、

    不得不说,易辰每一句话都深深的打入狂荒的内心深处,从他脸上复杂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他已经心动了。

    “合作没问题,但狂无痕他们都拥有宙魂境的**力量,就算咱们联手也不一定能打赢他们。”这才是狂荒真正担心的一点。

    “古战,你刚才不是说你身上有剧毒的东西吗?”易辰转头看向身后,询问道。

    古战从一颗大树后面走出来,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道:“这是由剧毒藤蔓研出来的毒粉,无色无味,要是服用后,**会在短时间内进入乏力阶段,然后毒性会侵蚀他们的**,你将这个放入他们的水中。”

    狂荒皱着眉头,他并不愿意冒险,但一想到刚才狂无痕的所作所为,他直接将那粉末拿在手中。

    “是他们先对不起我,我也不会对他们客气。”狂荒狰狞一笑,然后进入丛林取水。

    “你觉得他可信吗?”古战转头看向狂荒,道。

    “不管是谁,都希望能够进入内族,相信狂荒他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咱们去外面等着,看看后续的发展再说。”

    话音落下,易辰两人没有在这里逗留,身形一闪快速离开,来到距离大坑不远的地方,目光盯着狂无痕等人。

    用不了多长时间,狂荒拿着三个竹杯从森林里面走了出来,

    “狂荒已经回来了,希望后续的发展能够顺利点。”易辰和古战两人目光都锁定在狂荒的身上,如果他们喝下那些带毒的水,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办多了。

    “打个水都这么慢,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耐心吗?”狂无痕并不知情,见到狂荒回来的时候,当即怒骂一声,那种语气完全将狂荒当成奴仆来使唤。

    狂荒感到非常不舒服,在心中暗骂,然后将三杯水递过去,狂无痕他们一人一杯拿在手中。

    这一刻,易辰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现在就看最后一步了。在他们的注视下,狂无痕三人慢慢的将水杯举到嘴边,看来是想要一饮而尽。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九黎突然喊停,脸上浮现出阴沉之色,道:“我居住的那个区,盛产一种剧毒,虽然无色无味,但我的嗅觉天生灵敏,能够分辨出那种毒药特殊的味道。”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狂荒就事情已经败露了,狂无痕立刻用狰狞的目光朝他看了过来,一股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狂荒,你是不是在水里下毒了?”狂无痕现在的模样看起来非常冷酷,似乎是要将狂荒吃掉一般。

    狂荒心虚了,没有半点停留,转头朝前方冲去,现在他想要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此刻也不用他的回答,狂无痕他们已经知道了答案。

    “竟然想要毒害我们,你该死。”狂无痕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他的速度非常快,一拳朝狂无痕轰击而去,霸道的力量将他震飞出去。

    “出手!”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易辰,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狂荒抓住,帮助他将那股震力卸去。

    “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竟然会联合我的人来对付我,你还挺有头脑。”狂无痕用阴冷的目光朝易辰看过来,沉声道。

    九黎和暴宁两人,也都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一股疯狂的杀意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弥漫,给人带来压迫的感觉。

    “他们是三位宙魂境,咱们逃不了,只能跟他们拼了。”古战也从暗中出来,跟易辰一起盯着他们三人。

    “等会动手的时候,你们两个人对付狂无痕,暴宁和九黎两人让我来。”易辰自己要独揽下两位宙魂境。

    “同时对付两个人,这是不是太危险了?”古战皱眉道。

    “现在也没有办法,如果你们能够拖延一些时间,我有信心将他们干掉。”易辰此刻有一种强大的自信。

    “同时对付我们两人,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九黎和暴宁两人,直接冲了上来,他们一点都不在乎以多打少。

    “小心点。”古战和狂荒两人此刻也没有多想,他们两人就朝狂无痕冲过去。

    “就凭你们这两个废物,想要跟我战斗,还太嫩了点。”狂无痕非常的自傲,迎了上去。

    硬碰硬,古战和狂荒两人不是对手,但他们好歹能够拖延一些时间。

    “杀!”暴宁和九黎两人已经来到易辰身前,在他们的控制下,拳头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易辰轰击而来,两位宙魂境同时攻击,非常的狂猛。

    这一刻,易辰好像本能一般,双手交叉挡在身前位置,挡下他们的攻击,而后前方传来一股震力,他本人往后面退出两步。

    那并不是因为不敌对方才往后面退出,而是因为这样的话能够更轻松的卸掉他们的震力。

    “就这么点实力也敢来挑衅我们,自寻死路。”九黎两人非常的自信,他们相互间对视眼了,再度冲了上来,同时出拳朝易辰轰击而来。

    面对他们联手攻击,易辰没有丝毫惧怕,悍然迎上,跟他们战斗在一起。

    大家同样都是宙魂境的**力量,一打一能赢已经非常不容易,但易辰现在却同时面对两位宙魂境,并且还能够保持不败。

    这非常不容易,并且九黎他们越打越吃惊,他们发现易辰在战斗经验方面非常的老道,每次硬碰硬的时候,都能够凭借本能般的战斗经验,率先做出判断。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易辰在还未失去记忆之前,所取得各种恐怖的战绩,是一位真正从战斗中成长的战士,各种战斗技巧,已经深深烙印在他的骨子当中,不经意间就能流露出来。

    本来九黎和暴宁两个人还很自信,以为自己一开始就能以压倒性的优势碾压易辰,但现在的结果完全出乎他们的意外,按照这样战下去,不要说碾压易辰了,还有可能被易辰干掉。

    “不要玩了,慎重点,不要保留实力。”九黎两人相互间对视眼,这一刻他们释放出来的气息更加强烈,攻击也变得更加狂猛,呼呼的风啸声在耳边回荡。

    易辰从容应对着他们的攻击,他有绝对的信心获胜,但要真正打败他们,还是需要不少时间,现在只希望狂荒他们两人能撑久一点。

    “啊!”但他这样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狂荒他们两人根本应付不了,只听得一声惨叫声响起,狂荒和古战两人同时被震飞出去。

    “噗”当摔倒在地面上的时候,他们两人同时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不自量力。”狂无痕狰狞冷笑,然后迈开步子朝狂荒走了上去,道:“敢背叛我跟别人勾结,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不要杀我,我也是被逼的。”狂荒的脸色非常难看,他对狂无痕非常了解,对方说要杀他,绝对不会手软。

    “死吧!”狂无痕没有给他机会,一脚带着破空声朝狂荒的心脏位置踩去。

    “住手。”古战挣扎着站起身来,直接将狂无痕抱住,不让他动手。

    “不自量力的蝼蚁,以为这样能够阻止我?”狂无痕狰狞冷笑,猛然间一甩,古战直接飞了出去,撞击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去死吧!”然后,狂无痕一脚踩在狂荒的心脏上,霸道的力量直接将后者的心脏踩成肉泥。

    狂荒的眼神当中充满了不甘,他不想死,不管是谁都是这样。

    但他已经没有心脏,就算有神材也救不了他,除非他拥有够强的魂力修为,撑得足够久,这样才有机会使用疗灵石救活自己,可惜他全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