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夜间偷袭【求月票】

    “现在这些令牌还不够,咱们继续寻找吧。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三人将令牌分了之后,一人才四十多个令牌,没有在这里逗留,继续深入山脉。

    越往里面行进,易辰他们遇到的参赛成员越多,所得到的令牌也越多。

    但同样的,他们发现还有很多被杀掉的成员,并且他们的死法都一致,全部都低被贯穿心脏干掉。

    也有一些成员在死之前,遭到了非人道的折磨,遍体凌伤。

    “到底是什么人干的。”这样的情形让人非常愤怒,杀了这些参赛者,易辰表示理解,但在杀死对方的时候,还要用惨无人道的手段来折磨他们,这样的行为,在易辰看来连畜生都不如,他说不愤怒是不可能的。

    这一次,连力刀他们都看不下去了,思索了下,道:“我看这很有可能是狂无痕他们一伙人做的。”

    狂无痕他们四人的实力,在参赛的人群当中算是最强的存在,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闲心去折磨别人。

    而且,他们一群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易辰跟他们接触过,所以也在心中确定这些是他们一群人做的。

    “一路上,被这种手法杀死的成员非常多,看来他们已经收集了不少令牌。”力刀眉头一皱,他现在很担心,道:“如果绝大部分的令牌被他们收走的话,咱们就算得到最重要的金色令牌,也不得不面对他们。

    “到时候再说吧,现在还是尽最大的可能收集令牌再说。”易辰摇头道。

    力刀点了点头,道:“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咱们得找个地方住下才行,夜间山脉里面会有强大的魔兽出没。”

    为了安全着想,易辰两人都赞成这个建议,三人在山脉里面找到一个荒废已久的山洞,住了下来。

    白天,山脉寂静无声,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这里根本就是两个世界,各种魔兽狰狞的怒吼声在这片天地间回荡。

    偶尔,还会有惊恐的惨叫声在外面传进来,不用猜想都知道,声音来源是那些找不到地方避身的修者。

    “力刀大哥,内族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易辰非常好奇,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险进入内族。

    力刀道:“跟外族相比,内族就是一个天堂,在那里最起码不用为三餐而冒险,而且内族里面还有更好的修炼资源,只要能够进入,受益终身。”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他对内族没有太多的感触,只想进入内族,看看能不能恢复自己的记忆罢了。

    “还是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吧,内族里面也有很多天才,他们一出生就在内族,拥有更好的修炼资源,也有更好的老师给他们指导,所以就算能够进入内族,里面的竞争也非常激烈。”力刀道。

    易辰没有多想,那些争斗他并不想参与,况且能不能进入内族还很难说,闭上双眼闭目养神。

    这一夜,易辰他们在魔兽的怒吼声当中度过。

    第二天,当一缕金色的晨辉倾洒在山脉当中的时候,易辰他们才从山洞里面走出来,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经过一夜疯狂,山脉里面出现很多魔兽的尸骨,那些都是强大魔兽吃剩下的猎物。

    本来还有很多参赛成员的尸体,但都已经被那些魔兽吃掉。

    “开始行动吧,希望早点凑够普通令牌。”易辰说出这句话,而后一群人再度朝山脉深处冲去。

    昨晚没找到栖身之所的修者数量不多,所以被杀的只是少量的修者,易辰他们继续深入,遇到了更多的修者。

    没有手下留情,在他们面前,那些修者根本不够看,三两下就轻松将他们解决,抢走他们手中手中的令牌。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在这一天当中,易辰他们击败了两千位成员,成功抢到了两千个令牌。

    分摊下来的话,一人也已经有七百多个令牌。

    只要每个人再凑上两百多个令牌,然后找到最重要的金色令牌,他们就可以返回营地,得到进入内族的资格。

    但想要凑够剩下的令牌,也没有那么简单,又过了半天时间,力刀皱眉道:“奇怪,咱们快将这片山脉逛遍了,还是没有见到一位成员的身影,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情况的确有些不对劲,按理说进入中心位置的成员数量应该更多才对,易辰道:“他们自我保护的意识非常强,应该不会被那些魔兽杀掉,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们已经离开的中心地带,第二种,就是他们已经被别人杀掉了。”

    力刀他们的脸色沉了下来,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第二种,因为那些成员绝对不会轻易的离开中心地带。

    “看来绝大部分令牌在狂无痕他们的身上。”古战眉头皱了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想要在他们的手中夺走令牌可不容易。

    一开始,易辰就没有打算跟他们战斗,只要抢够足够的令牌,再找到金色令牌就行,但他们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

    “夜幕要降临了,咱们回到昨天休息的地方,明天再看看要怎么做。”

    易辰深吸口气,然后三人没有在这里逗留,回到昨天晚上栖身的山洞。

    夜晚,外面又响起魔兽狰狞的怒吼声,易辰他们在山洞里面点燃一堆柴火。

    “明天就是比赛最后一天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咱们已经无法避开狂无痕,实在不行的话就跟他们战一场。”力刀拳头紧握道。

    在他看来,这是最后的机会,要是今年还失败的话,明年他估计就不会再来参加比赛。

    他释放出来的战意非常强烈,易辰对狂刀这样表示理解,力蛮一直视自己的父亲为偶像,但力刀他又没有那个实力。

    其实他对内族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为了能够成为自己儿子的骄傲,他一直在这个方向努力。

    “明天再看看,实在不行的话再去找他们。”易辰思索了下,道。

    “轰”便在这个时候,一道沉闷的声响,在山洞外面传来,易辰立刻抬头朝前方看去。

    “咻”在漆黑的环境中,一个巨大的虚影在外面冲了过来,那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目标正是易辰。

    “不好,有人偷袭。”易辰脸色一变,双手快速挡在身前,被那块大石头撞飞出去。

    “轰”最终,那块大石撞入山壁当中,易辰整个人都陷了进去,在外面已经见不到他的身影。

    “易辰。”力刀拳头紧握起来,用带着焦急的语气大喊一声,同时抬头朝前方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已经多出四道面带狰狞的身影,他们用冷冷的目光盯着力刀两人。

    “狂无痕,是你们。”力刀和古战两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刚刚还在计划着寻找狂无痕等人,没想到他们现在就出现了。

    “那些参赛的成员,九成都已经被我们杀掉了,现在只剩下你们。”狂无痕狰狞笑了起来,用充满杀意的目光盯着力刀。

    “原来那些人真的是你们杀的。”力刀他们的脸色一变,此刻他们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被狂无痕他们盯上,自己想要逃脱的话非常困难。

    “力刀,我说过要亲手杀了你,这一次我看你怎么逃。”狂荒喊出这道狰狞的话,直接朝力刀冲了过去。

    “哼”这个时候,易辰的怒哼声在山洞当中响起,然后又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将易辰牢牢压住的石头受到了震荡,带着凛冽的劲风朝狂荒冲了过来。

    “该死。”狂荒双臂挡在身前,希望能够将那大石头拦截下来,但却易辰的攻击岂是他能够拦截,直接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飞出去,同时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而那块大石头并未因此而停下来,带着凛冽的劲风朝狂无痕他们冲撞而去,速度快到了极点。

    “不自量力。”狂无痕冷笑一声,一拳带着破空声朝前方击出,那块大石头被轰碎,漫天的尘沙在劲风的带动下弥漫开来。

    “轰”同时,山洞当中传出一道沉闷的声响,整个山体都在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穿了一般。

    “不好,快点进去看看。”狂无痕喊出这句话,然后一群人快速冲入山洞当中。

    只见在左手边的山体,被人用霸道的力量轰出一个大洞,易辰他们已经不见了,显然是从那个山洞逃跑。

    “想要逃出我狂无痕的手掌心,门儿都没有,追!”狂无痕面带狰狞喊出这句话,而后四人朝他们离开的方向冲去。

    “他们已经追上来了,按照这样的速度,咱们恐怕会被他们追上。”力刀的脸色有些难看。

    易辰他自己的速度倒是很快,想要离开的话并不困难,但力刀他们可没有那么快的速度,迟早会被他们追上。

    “被他们追上的话咱们都会有危险。我来负责引开他们,你们两个人从另外一个方向逃跑,到时候咱们在同一个地方会合。”易辰思索了下,然后做出这个非常冒险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