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古战【求月票】

    他对易辰非常不屑,双手负在身后,挺着胸膛,一副非常自傲的模样,一股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易辰心中升起一股非常强烈的战意,要是可以的话,他很希望跟眼前这位年轻人战一场,但转头看向力刀所在的方向,他心中又非常担心。

    力刀本来就不是狂荒的对手,如今后者出手攻击,完全不留半点情面,短时间内他不会失败,但时间一长的话,肯定会输。

    “哼。”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冷哼声在前方传来,那位年轻人直接冲了上来,他的速度很快,硕大的拳头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

    “不好。”没想到对方会突然间发动攻击,易辰双手快速交叉挡在身前,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他快速往后面退开。

    “跟我狂无痕战斗,竟然也敢分心。”年轻人对易辰这种分心非常不爽,在他看来这是对自己的看轻。

    “你想要战我陪你。”是佛都有三分脾气,更别说是易辰,他的拳头在这一瞬间紧握起来,双眼紧紧盯着狂无痕。

    “这样才有意思。”狂无痕并未因为易辰的认真而高看他,冷冷一笑,身形一闪冲了上来,他每迈出一步,地面都会颤抖一下,彪悍的气息在他身体周围弥漫。

    “狂无痕!”易辰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怒喝声在他身后传来,同时易辰也听到凛冽的劲风。

    “又有人来了。”易辰立刻转头朝身后位置看去,只见一块巨大的石头,带着破空声冲了上来。

    它攻击的目标并不是易辰,而是对着他发攻击的狂无痕。

    “哼”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狂无痕冷哼一声,本来对着易辰的攻势猛然间一转,跟那块大石头碰撞在一起。

    沉闷的声响在空气中回荡开来,那块石头被击碎,他本人彻底被拦截下来,用阴沉的目光朝前方看去。

    一位全身皮肤黝黑的年轻人出现在眼皮底下,他的模样给人一种非常憨厚的感觉,一眼看就有一种不是坏人的感觉,给人一种强烈的信任感。

    但跟他脸庞不符的是,他此刻的脸上充满了强烈的杀意,当然那杀意并不是冲着易辰而来,而是锁定在狂无痕的身上。

    “古战。”当狂无痕见到他的时候,立刻冷笑起来,道:“没想到你那废物父亲,还真让你来参加这个比赛了。”

    对方一提到自己的父亲,古战脸色更加阴沉,道:“全年我父亲参加比赛,都是因为你出黑手,才会变成一个废人,今天我要为他报仇。”

    这一刻,古战他释放出来的气息也猛然间提升,但易辰从他释放出来的气息中,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跟狂无痕相比,还是差上了一些。

    “不要说我没有给你们挣扎的机会,你们两个一起上来。”狂无痕狞笑一声,朝易辰两人勾了勾手,他想要以一敌二。

    “我要亲手废了你,为我父亲报仇,不需要任何人帮助。”

    古战喊出这句话,然后拿出一对巨大的双斧,直接朝狂无痕冲了上去。

    “开山一斧!”古战疯狂的怒喝声在空气中回荡,双斧在他的控制下,带着万钧之力朝狂无痕劈去。

    “不自量力。”狂无痕冷笑一声,并未闭上,一拳迎了上来。

    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古战立刻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退,他只拥有准宙魂境的**力量,根本不是狂无痕的对手。

    “我一定可以打败你的!一定!”古战稳住身形后,并且因此而后退,怒喝一声,再度朝狂无痕冲了过去。

    “滚!”狂无痕冷笑一声,魁梧的身躯冲了上来,直接撞击在古战的身上。

    “噗”古战口中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他本人直接被震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面上。

    “准宙魂境和宙魂境的差距,不单只是一个字,我狂无痕要杀你轻而易举。”狂无痕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古战非常不甘,为了参加比赛为了自己的父亲报仇,他拼命的提高自己的实力,没想到还是失败了,自己跟他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我不会输给你的。”古战挣扎着站起身来,还想要继续战斗,但现在他的样子看起来已经非常虚弱。

    “哼”狂无痕并没有手下留情,直接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拳朝古战的脑袋轰击而来。

    他这一拳没有任何保留,要是古战被击中的话,多半会有性命之忧。

    “住手。”易辰立刻大喊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来,讲快速出手将狂无痕的拳头抓住。

    “恩?”狂无痕他倒是很意外,没想到易辰竟然能将他的攻击拦截下来。

    “得饶人处且饶人,非要赶尽杀绝吗?”易辰双眼紧紧盯着狂无痕。

    闻言,狂无痕鄙夷一笑,道:“你这样的人是脑袋进水了吗?这个世界只有利用和被利用,这一秒你救他,下一秒恐怕你就会死在他的手中。”

    “这些不用你教,我自己心里有数,如果你要战,我易辰跟你奉陪到底。”易辰目光跟他对视着,没有丝毫惧怕。

    原来易辰并不是很想跟他战斗,但当他见到狂无痕要出手杀掉古意的时候,他终于看不下去了。

    易辰现在展现出来的气息,跟刚才的内敛完全不同,这个让狂无痕感到很意外,依照他原来的性格,肯定会直接出手将易辰干掉。

    “有意思,现在我就不杀你,等明天比赛真正开始的时候,我再看你救下的人,如何跟你反目成仇,相信那场面一定会非常有趣。”

    狂无痕身形一闪直接往后面退开,他并未继续攻击。

    “狂无痕,来这里不是为了杀他们吗?难道你要放弃原来的计划?”

    狂荒皱着眉头询问道。力刀在他的手中毫无还手之力,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将他杀掉,所以他并不想放弃原来的计划。

    “走。”狂无痕目光在狂荒的身上扫过,毫无感情说出这句话,然后直接转头离开。

    狂荒曾经在易辰的手中败过,如果没有狂无痕帮忙,单凭他一个人的话肯定不是对手,所以后者离开,他也只能走。

    “走着瞧,现在不取你的性命,明天我再杀你。”狂荒停止攻击,说出一道狠话,然后跟在狂无痕的身后离开。

    “终于走了。”狂刀此刻双手都在颤抖,走到易辰身前,询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易辰摇了摇头,然后看向狂荒的双手,道:“你呢?”

    “只是受了些小伤,并没有大碍,休息一下就能够恢复。”狂荒微微摇头,然后转头朝古战看过去。

    古战也受了伤,那样子看起来非常狼狈,此刻他用警觉的目光看着易辰。

    凡是参加比赛的成员,最终都有可能是竞争对手,说不定易辰他们会立刻将他杀掉,所以古战用这样的目光看他们也很正常。

    “需要帮助吗?”易辰让自己语气尽量友善一些。古战他知道自己的不如狂无痕,但还是释放出强烈的战意,先不说他这种行为是不是愚蠢,单只是这样的勇气,就让他非常佩服。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易辰才会选择帮助他。

    “不需要。”古战咳嗽两声,脸上的警觉之色并未减退,挣扎着迈开步子,要离开这里。

    “外面非常乱,你的实力很强,但你现在已经受伤了,要是遇到他们的话,其他参赛的成员会毫不犹豫杀了你。”易辰提醒道。

    古意停下脚步,皱起眉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只是想要救我这么简单?没有别的目的?”

    “我只是不想看着你死而已,不然你父亲一定会很伤心。”易辰习惯性的耸了耸肩,道。

    古战愣了下,转头朝易辰看了过来,他的脸色非常复杂,眼前这个长得跟他们族人不一样的年轻人,给他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从他的脸上古战感受到一股信任和亲切。

    “我想你应该需要一个战友。”易辰微微一笑。

    “你是想跟我组队?”古战没有想到易辰会说这样的话,因为他现在已经受了伤,如果跟他在一起的话,肯定会成为累赘。

    力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没有想到易辰会做这样的决定,思索了下,道:“我们总不能看着你出去送死,而且你的实力也不弱,在这里好好休养休养,相信能够恢复不少实力。”

    易辰和力刀两人的脸上没有半点虚假,这让古战非常感动,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多谢你们。”最终古战说出这句话,然后直接盘坐在地面上修炼。

    他没有离开,这也算间接同意进入易辰的队伍。

    “多一个人的话,对咱们没有什么好处。”力刀将易辰拉到远处,皱着眉头道。刚才易辰说出了邀请的话,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所以现在力刀想知道易辰怎么想。

    “参赛的成员太多了,单打独斗的话很危险,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易辰不假思索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