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狂影区主【求月票】

    那股恐怖的能量在箭中凝聚,虚空上被束缚住的魔龙,已经感应到了危险,发出了狰狞的怒吼声。

    它剧烈的挣扎,想要从区主的束缚当中挣脱出来。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神相其中一条手臂被震碎,如今只剩下一条手臂在束缚那头魔龙。

    “易辰快点,我撑不住了!”区主脸色非常难看,大声喊道。

    “喝!”易辰双臂再度用力,那把长弓被拉伸到极致。

    “放!”又一道喝声响起,易辰猛然间放手,那箭矢带着凛冽的劲风朝魔龙的心脏位置射去。

    整片天空都在颤抖,箭矢后面拖着长长的金色光芒,就好像是流星一般。

    “吼”身为圣级魔兽的魔龙,在此刻感应到极度强烈的危险,在发出怒吼的同时,它猛然间拍打翅膀,另外一只神相的手也被震碎。

    魔龙此刻终于挣脱出来,它那狰狞的脸庞上浮现出兴奋之色,拍打翅膀快速朝前方飞去。

    “噗”但它没有跑出多远,一道入肉的声音响起,易辰射出的那根箭矢,直接从魔龙逆鳞处穿过。

    这一箭非常的可怕,魔龙的心脏被震碎,发出一道凄厉的怒吼声,而后直接从虚空上面坠落下来,在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魔龙的**力量虽然很强悍,但心脏被击碎的它,无法再继续存活下来,挣扎一会后,便没有了声息。

    “吼”正在攻击的那些魔兽,见到魔龙死掉了,纷纷发出惊惧的吼声,然后好像潮水一般退去。

    “杀啊!”那些成员们非常兴奋,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追杀那些魔兽。

    “不用追了。”没有跑出多远,他们就被区主拦了下来。

    “终于结束了。”易辰双手在颤抖,酸胀的感觉传遍全身,那是力量用尽后的感觉,此刻他也已经来到一个极限。

    “好奇怪,我感觉丹田位置好像有东西在帮我恢复力量。”

    很快,易辰感觉到异样,那些能量在他的身体当中流动,帮他快速恢复体力,其实那些不过是易辰丹田当中的魂力罢了。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跟着那些族人打扫战场。

    这场战斗能用惨烈才形容,总共有上百位成员陨落,受伤的不计其数,唯一能庆幸的是,那些魔兽总算被击退。

    悲伤的情绪并未在城市当中蔓延太久,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见过太多的死亡。

    “你知道吗?当时易辰老大实在太帅了!那把神器长弓在他的使用下,实在太可怕了!那头魔龙虽然很厉害,但最终都被他杀掉了!”

    城市里非常的热闹,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着易辰的英雄事迹,在他们看来,那头魔龙被击败,全部都是易辰的功劳。

    以前易辰在城市当中行走,那些成员会投来畏惧的目光,那是因为他的实力。

    现在他在城市当中行走,那些成员们投来的目光当中则带着尊敬,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现在你已经是城市里的英雄了,这种感觉怎么样?”左护法笑着询问道。

    “有点不习惯。”易辰实话实说,然后好奇询问道:“对了,狂荒大哥只是对我发动攻击而已,为什么会被区主关入监牢?”

    “这个世界的心肠歹毒的人不少,很多事情你只看到了表面。”左护法叹了口气,道:“那些魔兽是狂荒引进来的,而且他攻击你的时候,是想要将准神器拿走,然后逃离这里离。”

    “这不可能吧?他怎么会是那样的人?”易辰愣了下,用不敢相信的语气道。

    “你失忆了,当然不记得这个世界残酷的法则。”左护法摇了摇头,道:“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人是善意的,你的路还很长,内族里面的争夺更加激烈,所以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留个心眼。”

    闻言,易辰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以后我会多加注意的。

    “快点,战武区的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喊声吸引了易辰的注意,转头看去,只见正有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领着一位年轻人在城门处走了进来。

    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十几位释放出彪悍气息的成员,他们挺着胸膛,做出一副非常高傲的模样。

    “他们是什么人?”易辰脸上浮现出好奇之色,特别是老者身旁那位年轻人,给易辰一种非常不一样的感觉。

    “那位是战武区的区主,旁边那位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天才,**力量也是宙魂境,据说已经快要突破了。”左护法眉头一皱,道:“战武区的区主——狂影,是狂荒的大伯,我看他这次前来多半是为了狂荒。”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易辰一点都不关心,此刻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位年轻人。

    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那位年轻人此刻也转头看来,见到易辰正在打量自己,他的眼神中闪过鄙夷之色,而后又收回了目光。

    “跟在后面的那群彪形大汉,见到这座被摧毁的城市,冷笑道:只是一次魔兽攻城,就将这里毁成这样,要是让咱们来守城的话,可以轻松将那些魔兽解决,天鹤统领的这一区都是废物。”

    听到这句带着鄙夷的话,周围的那些成员们全部都聚拢过来,他们的眼神当中带着强烈的敌意。

    大家虽然都是洪荒古族里面的成员,但每一个区都相互对立,彼此间又是竞争对手,所以对方这句话让他们很愤怒。

    “这样说你们已经算客气了,难道还想要较量较量?”刚才说话的那位成员脸色在此刻狰狞起来。

    “难道我们还会怕你?”这个时候,一道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正是力蛮,他拳头紧握,盯着说话的那位成员。

    “你这是在玩火。”见到对方只是一位小鬼,那位成员鄙夷一笑。

    “哼,我跟你拼了。”力蛮咽不下这口气,快速朝那位成员冲了过去。

    “咻”力蛮拳头紧握在一起,带着凛冽的劲风朝他轰击而去。

    “不自量力。”那位成员冷笑一声,而后突然间出拳,力蛮他的拳头直接被抓住,无法前进分毫。

    力蛮非常不服气,牙根一咬,突然间一抬脚,朝那位成员的胯下踢去。

    “啊!”他根本就没有防备,所以在这一瞬间被击中,一道惨叫声在空气中回荡,他的脸色狰狞起来。

    “你这是找死!”那位成员彻底怒了,想都不想,一拳带着可怕的劲风朝力蛮的脑袋轰击而来。

    这实在太危险了,要是力蛮被击中的话,恐怕会因此而重伤。

    “住手!”易辰早就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轻喝一声,瞬间来到他的身前,拳头紧握在一起,迎了上去。

    “轰”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一道沉闷的声响在四周震荡开来,那位成员感觉自己的双臂传来剧烈的疼痛,往后面退出十几步。

    “这里是我们的城市,我易辰不会允许你们欺负我的人。”易辰顺利救下了力蛮,语气也微微一沉。

    刚才左护法的话,给他带来一些启发,在这个世界,真的不用对任何人都那么客气,对待那些带着敌意对待自己的人,绝对不能跟他们太客气。

    狂影和那位年轻人的目光,锁定在易辰的身上,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因为易辰的模样跟他们的族人都不同,还有就是他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有些吃惊。

    刚才那位成员是一位准宙魂境,但易辰却能轻松将他击退,从这可以判断出,他是一位宙魂境成员。

    “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这种实力境界的人,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沸腾了。”那位年轻人冷笑起来,强烈的战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

    他将目光锁定在易辰的身上,似乎随时都想要发动攻击。

    易辰的拳头也紧握起来,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紧张,如果对方真的要打的话,他一定会奉陪到底。

    “狂影区主,既然来了就不要为难那些后辈,都过来吧。”这个时候,区主的声音在城堡当中响起。

    “我们走。”狂影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迈开脚步往城堡所在的方向走去。

    那位年轻人,用冷冷的目光在易辰的身上扫过,沉声道:“敢在我狂斗的面前撒野,区域选拔赛的时候,我一定会将你干掉,让你这一区域的人见到你惨败的样子。”

    他们没有在这里逗留,直接离开了,目送着他们进入城堡当中。

    “易辰哥他们太嚣张了。”力蛮拳头紧握,那位年轻人嚣张的样子让他感到非常不爽。

    “那位天才很不简单,要是在比赛遇到他的话,一定要小心点。”左护法做了上来,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目光看着那座城堡,此刻他心中升起一股战意,一种来自内心深处对战斗的强烈**。

    半个时辰后,他们重新走了出来,此刻他们身旁多了一位中年人,正是狂荒。

    “他们果然是来带走狂荒的。”见到这样的场景,易辰轻声道。

    此刻,狂荒刚好也转头朝易辰看来,眼神中带着森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