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刁难【求月票】

    “力刀和狂荒两人又要决斗了!这次一定非常的精彩!”前来凑热闹的那些成员都非常激动,目光紧紧盯着他们两人。

    “他们是咱们城中最强的两位,以前曾经有过冲突,但狂荒早就修炼到准宙魂境的**力量,力刀的话只有天魂境的**力量,两人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是啊!力刀想要赢狂荒的话非常苦难,这场战斗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都在讨论,能够非常明显的见到,他们的身躯在轻轻颤抖,似乎只有战斗才能触动他们敏感的神经。

    这倒是非常的奇怪,他们好像对战斗充满了狂热,眼神中也闪烁着狂热的色彩,一股强烈的战意在他们身体周围弥漫开来。

    易辰也感觉到了,现在的气氛跟刚才的气氛有些不一样,但也没有多想,目光紧紧盯着力刀和狂荒两人,他现在也帮不上忙。

    “上次输得还不够,现在还想要再输一次,我成全你!”狂荒拳头紧握起来,一抬脚,然后狠狠踩踏在地面,一道道裂痕朝四周扩散开来,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力刀的眼神中充满了凝重,双脚朝两边岔开站,双目紧紧盯着狂荒,道:“我力刀输得起,来吧。”

    狂荒狰狞一笑,猛然间一踏地,身子带着破空声快速冲了出去,他的速度非常快,每一步都会引起大地的颤抖,每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坑。

    “吃招!”几乎是瞬间功夫,狂荒就来到力刀的身前,双手合十快速朝前方击出,蕴含在其中的能量,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连空间都被击穿了。

    “他的速度比上次决斗的时候更快了。”力刀非常的吃惊,双手合十挡在身前,而后他的拳头轰击在上面,霸道的力量在前方袭来,他本人快速往后面退开。

    剧烈的疼痛冲击着他的神经,力刀感觉自己两条手臂的骨头都快断裂了,从刚才那一次碰撞当中,就能够看出两人的差距。

    “看你能够抵挡我几招攻击。”狂荒怒喝一声,又一拳朝他轰击而来,他出拳的速度非常快,但每一招蕴含的力量都很可怕。

    力刀不敢怠慢,同时冲上去回击,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

    他们的打斗方式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每一拳都是杀招,直攻对方软弱的部位,这是他们常年猎杀魔兽练就出来的本领。

    并且他们战斗的速度非常快,凛冽的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漫天的尘沙将他们力量笼罩在其中。

    “杀,杀!”喊出这些声音的并不是狂荒两人,而是那些围观的成员,他们似乎比当事人还要兴奋,好像只有战斗才能触动他们敏感的神经。

    “依照阿爸的基础,要是拥有准宙魂境力量的话,肯定可以战胜对方,但是他迟迟都没有突破。”看着眼前的战斗,力蛮道。

    天魂境的**力量跟准宙魂境的**力量差距非常大,要是普通的天魂境遇到准宙魂境,肯定会被直接秒杀掉,但力刀却坚持了下来,短时间内还不会落败。

    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基础非常扎实,要是拥有跟对方同等的力量,他肯定能将狂荒击败,但现在明显不现实。

    “杀!”两道身影缠斗一段距离后,狂荒发出一道怒喝声,双拳紧握朝力刀轰击而去,正是力刀的脑袋。

    “不好!”力刀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赶紧用双手去遮挡,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力刀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彭”他的身体撞击在一座房子上面,本来完好的房子在这合格时候倒塌了,直接将力刀填埋在其中。

    “阿爸!”“力刀大哥!”易辰和力蛮快速冲了过去,很快一道身影从废墟里面爬了出来,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狼狈,正是已经受伤的力刀。

    “他的实力比以前更强了,我打不过他。”力刀已经受伤了,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上次已经放了你,这次还敢挑衅我,废你一条腿,以后看到我狂荒的时候记得绕路走。”

    狂荒不打算这样放过力刀,狰狞喊出这句话,继续冲了上来,似乎真的想要将后者废了。

    “彭”他强壮的身躯,直接就将力刀撞飞出去,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来,力刀身体形成一个大字型躺在地面上,极是狼狈。

    似乎为了兑现刚才自己所说的话,狂荒两步上前,抬起脚对准了力刀其中一条腿,似乎真的想要将他那条腿踩碎。

    在这个充满了危险的世界,要是自己受伤的话,想要生存下来非常的困难,力刀的立刻睁大了眼睛。

    “不准伤害我阿爸。”力蛮急了,直接朝狂荒冲了过去。

    “一个小鬼来凑什么热闹。”狂荒狰狞一笑,然后一只脚直接朝力蛮扫了过来。

    “啊!”力蛮哪里是狂荒的对手,当即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飞出去,朝易辰倒飞过来。

    “力蛮。”易辰大喊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能反应,他快速出手将力蛮抱住,同时他本人也往后面退开。

    “好痛。”力蛮捂住自己的肚子,一副痛苦的模样。

    见到力蛮和力刀父子两因为自己而受伤,易辰拳头紧握起来,他感觉正有一把火在自己的心中燃烧。

    “你可以冲着我来,但绝对不能伤害他们。”易辰喊出这句话。

    围观的那些成员们都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易辰竟然会喊出这样的话,这难道是不想活了?

    “你看他身材那么矮小,就算是我都能够将他打败,更不要说狂荒了。”

    “是啊!狂荒拥有准宙魂境的**力量,就算力刀也不是他的对手,瞬间就被击败了,我看他对半会直接被秒杀。”那些成员们都在议论,对易辰非常的不看好。

    “你的胆子真不小,竟然敢跟我狂荒这样说话。”狂荒的脸色狰狞起来,迈开脚步朝易辰走了过来,那样子似乎要将后者生吞了一般。

    要是其他的人的话肯定吓尿了,但易辰没有退缩,一点都也不惧怕,跟他对视着。

    在这座城市里面,除了区长和力刀之外,狂荒还是第一次遇到敢这样看着他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一位看起来非常弱小的家伙。

    此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也是因为受到刚才那场战斗的影响,此刻他释放出来的战意非常的强烈,似乎要将易辰碎裂一般。

    他每迈出一次步子,地面就会跟着颤抖一下,然后在原地留下一个深坑,易辰同样感觉自己的心脏跟着颤抖一下,对方的气势给他一种很震撼的感觉。

    同样不知道怎么回事,易辰感觉自己心中一点惧怕都没有,反而有一种强烈的**在腾升起来,那是一种战意,一种提醒易辰去战斗的战意。

    他的身体在此刻开始微微颤抖,身体哆哆嗦嗦,配上狂荒走路弄出来的威势,好像易辰在一位巨人面前颤抖一样。

    “你看那个小家伙竟然怕了,面对狂荒的气势他竟然在颤抖。”周围传来各种鄙夷的目光。

    在他们眼里看来,洪荒古族就是战神的后代,对战斗只能充满向往和狂热,绝对不能像懦夫一样惧怕。

    如果了解易辰的人就会知道,他根本不是因为惧怕,这是一种极度兴奋的颤抖。

    易辰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对于战斗的崇尚,还有对战斗的渴望,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当中,就算失忆了也抹不去。

    “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易辰摊开双手,他感觉越是在这个时候,自己全身的力量感就越强。

    他有一种直觉,凭借自己的现在的力量,可以轻易将那天地都踏碎。

    “在我狂荒的面前,惧怕和恐惧,才是你最应该表露出来的情绪,我非常的满意,但我绝对不会因此而放过你。”

    狂荒狰狞冷笑起来,他已经来到易辰身前,接近三米的身高,易辰只能仰视着他,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让狂荒的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易辰快点走,不然他绝对会杀了你。”力刀不忍心看着易辰遭罪,大声喊道。

    “为了我你们才会受伤,我不能走。”易辰脸上浮现出坚定之色,目光跟狂荒对视着。

    “哼,找死。”狂荒发出一道怒哼声,然后一抬脚,直接朝易辰踩了过来,这一脚蕴含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那虚空都在颤抖,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这一刻,易辰好像本能一般举起双手挡在脑袋上方,全身都紧绷起来。

    “轰”下一秒,狂猛击中了易辰,一道沉闷的声响在空气中回荡,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尘沙直接将狂荒和易辰两人都笼罩在其中。

    现在还没有看到结果,但刚才那一击狂荒并没有保留,那些成员都猜测,易辰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招惹了我狂荒,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狂荒冷笑起来,但下一秒他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自己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顶着。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