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紫袍,记忆抽取【求月

    “易辰你一定要记住,在这个半个月之内,不管你遇到什么危险,一定不要恋战,能跑就跑,不然就找一个地方闭关。”城主眉头紧锁在一起,道。

    “城主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而且我现在的麻烦也不少,就算真的有麻烦来,咱接着就是了。”

    说出这句话,易辰便没有在这里逗留,身形一闪快速朝星相城外面飞了出去,他不想逗留在这里太久。

    城主有星象之力保护,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但他如果经常跟城主接触的话,难免会招来几大势力的注意,等到那个时候城主肯定会有麻烦。

    易辰飞行的速度非常快,肉眼难以捕捉到他的身影,呼呼的风啸声在耳边响起,看向前方的眼神当中也带着一丝凝重之色。

    他对城主的话没有半点怀疑,道:“能让城主凝重到那种程度,看来那所谓的麻烦应该不小,或许真的应该找一个地方好好闭关。”

    如今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易辰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应该小心一点,环顾了下四周,而后快速朝东面方向飞去,准备找个可以让自己闭关的地方。

    但就在这个时候,易辰停了下来,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环顾了下四周。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响起,本来晴朗的天空,在此刻变得昏暗下来,漫天的乌云在虚空中翻滚,电闪雷鸣。

    凛冽的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带动起漫天的尘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让易辰心头间有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

    “什么人,既然来了就不要躲在暗处,偷偷摸摸。”易辰深吸一口气,然后发出一道喝声,音波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

    “轰”下一秒,一道沉闷的声响,在易辰身前位置响起,一个漩涡在这一瞬间凝聚而成,而后一股恐怖的能量冲了出来。

    “有人攻击。”易辰双拳紧握起来,交叉在身前,而后那股能量轰击在上面,这一刻,易辰感觉前方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他本人快速往后面退开。

    那股能量非常的可怕,凭借易辰洪荒境的实力都被震退,来人的实力一定非常的恐怖,易辰脸色更加凝重起来。

    “姓易的,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一道森冷的声音响起,在前方又出现两个漩涡,而后两道熟悉的身影从里面飞了出来。

    “黑袍,白袍。”见到他们的时候,易辰非常的意外,不知道他们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锁定他。

    “上次在凤凰族那里竟然让你逃脱了,而且你好像也晋级到洪荒境,这样的修炼天赋我们非常欣赏,所以我们决定不杀你。”黑袍两人冷声笑道。

    “听你们这句话,我好像还应该感谢你们?”易辰表面上依旧是一副慵懒的模样,似乎没有将他们两人放在心上。

    “感谢就不用了,但我们对你非常感兴趣,决定收你为仆!”黑袍沉声笑道。

    “这估计是我从小到大,听到最可笑的一个笑话。”易辰耸了耸肩,道:“在我易辰的字典当中,只有战死,而没有投降两个字,更别说做别人的仆人。”

    “这恐怕容不得你!”易辰的声音刚刚落下,而后在黑袍两人的中间位置,又想起一道沉闷的声响,一个漩涡凝聚而成,一位身穿着紫袍的修者从里面飞了出来。

    当看见他的时候,易辰的脸色更加凝重起来,刚才对他发动攻击的人,就是那个紫袍,从他释放出来的气息就能够感应出来。

    易辰的脸色在此刻非常的凝重,那位紫袍给他一种非常沉重的感觉,他收敛着自己的气息,但易辰感觉他比黑袍两人还要可怕。

    “难道他是元古境强者不成?”两道骇然的目光在眸间闪过,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位元古境的话,自己可就有麻烦了。

    依照他现在洪荒境的修为,易辰有信心跟准元古境战斗,但如果让他面对的是一位元古境的话,也就只有被秒杀的份。

    “放心,我不会杀你,只是要抽取你的记忆,让你成为我的奴仆。”桀桀冷笑声,在紫袍的长袍当中传出来。

    对方竟然想要抽取他的记忆,这个易辰没有想到,要真的记忆被抽走的话,自己的记忆将一片空白,而且很多属于他的秘密,都会被对方知道。

    “能够拦下我再说。”易辰当然不会让他得逞,直接控制纹器开始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在纹盘上面浮现。

    “轰”他想要刻画传送阵离开,但传送阵刚刚凝聚出来,紫袍一挥手,易辰感觉自己身前的空间直接就被禁锢了,传送阵被击散。

    “传送阵跑不了,只能凭借自己的速度走了。”易辰脸色一变,元古境强者比他想象中可怕得多,转头朝后面飞去。

    紫袍并未追上来,只是桀桀冷笑,待到易辰飞出一段距离的时候,他的身躯轻轻颤抖了下,一股好像涟漪一样的波纹,在空气中震荡开来,他直接消失在原地。

    “咻”下一秒,紫袍就出现在易辰的身前位置,只见他双手掐动法诀,一股可怕的魂力直接就将易辰笼罩在其中。

    “这是元古境强者的气息。”骇然的目光在易辰的眸间闪过,没想到紫袍真的是一位洪荒境,他拼命的挣扎,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挣开。

    “拥有这么强的修炼天赋,我一定会将你培养成最强大的仆人。”紫袍冷笑起来,而后双手掐动法诀。

    “咻”魂力在他的控制下,在他身前位置开始凝聚起来,那些魂力相互间交错在一起,在易辰脑袋位置形成一个图案。

    一股吸力从那个图案当中渗透出来,这一刻,易辰的脑海狠狠颤抖了下,他感觉自己的记忆,受到了那股吸力的影响,很多记忆都快要被抽离出脑海。

    “不!”两道狰狞的目光在易辰眸间闪过,他调动魂力拼命的守护自己的记忆,但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元古境的修为实在太可怕了。

    这是易辰有史以来,面对的最大的一次危急,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位普通修者,而是一位非常可怕的元古境强者!:

    “不!”易辰非常的不甘心,他拼命的保护自己的记忆,此刻他已经将自己的魂力催动到极致,但没有丝毫的作用。

    金色光芒闪烁,他的记忆被那股吸力直接吸了出来。

    易辰脑海中本来有很多记忆,但他此刻却感觉自己所记的东西正在快速流失,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记忆,正在一点点离他而去。

    他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感觉自己好像有做过,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好像遗忘了一些东西一般。

    “不!”一道充满了不甘的喊声,在易辰的心中响起,他释放出来的魂力更加强烈,但这已经无济于事,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呆滞起来。

    本来易辰的目光非常凌厉有神,但现在就好像是一个失了魂魄的躯壳。

    “咻”对这样的结果非常的满意,紫袍一挥手,饱含着易辰记忆的能量漂浮在他的手中。

    “这是我目前为止收下的最强的一位奴仆。”狰狞的笑声,在紫袍的口中发出。

    “轰”便在这个时候,一道沉闷的声响在前方响起,一个传送漩涡立刻凝聚而成。

    “星象之力!”喝声在天地间回荡,昏暗的虚空在此刻浮现出七颗行星,一股恐怖的能量汹涌而来,直接将易辰的能量笼罩住。

    “过来!”一道残影从漩涡当中飞了出来,正是城主,他将易辰的记忆全部都收入储物戒当中。

    “是你。”这来得太突然了,紫袍的脸色在此刻变得狰狞起来,紧紧盯着城主。

    “咻”星相城主并未说话,双手掐动法诀,释放出一股魂力将易辰包裹起来,猛然间一用力,将他甩入传送阵当中。

    “随机传送。”城主不敢有半点怠慢,现在易辰已经失去了记忆,要是落在星相城的话,对方肯定会快速找到,他只能将易辰随机传送到一个地方,这样他才能够保全自己。

    “该死。”紫袍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他身形一闪快速朝易辰冲去,想要将他拦截下来。

    “过了我这一关再说!”星相城主没有丝毫的惧怕,身形一闪来到紫袍的身前,掐动法诀,星象之力在他身前凝聚出一个护盾。

    “本来还想让你多活一段时间,既然你不知死活,那我就先杀了你。”紫袍发出一道狰狞的喝声,一拳朝那个护盾轰击而去。

    “轰”沉闷的声响传出,城主他凝聚出来的护盾在这一刻被他击碎,感觉前方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他本人直接就被震退。

    “杀!”稳住身形之后,城主双手合十,迅速朝前方点出,想象之力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快速朝前方击出。

    “不自量力。”紫袍冷哼一声,只是一挥手,可怕的能量将城主的能量击散。

    “易辰,希望你能够脱险。”城主不是他的对手,唯一的好消息是,易辰所在的传送阵终于关闭了。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