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惊变【求月票】

    黑袍他本来是一位准元古境强者,就算他经自己的修为压制到准洪荒境,依旧有着非常大的优势,因为他所有的魂力都经过压缩,更加的精纯。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要是依照他现在的修为,碾杀其他同境界中的修者非常的简单,可惜他遇到的是一位变态,不,应该说是变态中的变态。

    “给我滚!”当他释放出来的能量来到自己身前的时候,易辰猛然间将自己的退抬到头顶上,而后带着凛冽的劲风朝前方劈出。

    “轰”快速跟那股能量碰撞在一起,霸道的力量直接将他释放出来的魂力撕开,化为一股能量消散在空气中。

    太凶悍了,易辰刚才轻松破开黑袍的气息,就已经让人震惊,现在又一次击散黑袍的魂力攻击,视觉上面的冲击非常巨大,那些凤凰族成员感觉这是自己一辈子当中见到最难忘的场景。

    “我就不信拿不下你。”周围那些凤凰族成员传来的目光,让黑袍脸色更加难看,双手掐动法诀继续凝聚魂力。

    “咻”易辰并不想给他继续攻击的机会,身躯一颤,猛然间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就出现在黑袍的身后。

    “你应该好好休息,现在是我的攻击时间。”笑声响起,易辰右手臂缭绕起强横的魂力,一个肘击朝黑袍的脑袋轰击而去。

    “好快的速度。”黑袍大吃一惊,赶紧将凝聚攻击的能量撤掉,幻化成一个护盾挡在自己身前。

    “轰”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但黑袍他防御护盾并未取到太大的效果,易辰这一击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的护盾击碎。

    同时,黑袍感觉前方传来了强烈的震力,他本人往后面退出去,抬头用狰狞的目光看向易辰所在的方向。

    但这一刻,他愣住了,因为他发现易辰并不在刚才的地方。

    “看什么看。”下一秒钟,一道黑色的残影闪过,易辰一脚朝黑袍的脑袋扫来。

    黑袍躲避不了,脑袋被击中,苍老的身躯好像短线的木偶一般倒飞出去,最终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他整个人重重砸入地面当中。

    “咻”易辰调动魂力打入储物戒,天陨重剑立刻飞出来。

    “陨日神炎斩第一重!”

    “陨日神炎斩第二重!”

    “陨日神炎斩第三重!”

    “陨日神炎斩第四重!”

    四道怒喝声在虚空中回荡,天陨重剑在易辰的控制下,快速朝前方劈出四下。

    四道恐怖的能量从重剑中汹涌而出,撞入黑袍他所在的位置。

    凛冽的劲风,搅动起漫天的尘沙,在场的众人都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住了。

    黑袍他的修为非常的凶悍,依照易辰的修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在他们看来,就算压制了修为,黑袍的实力也应该很强才对,但没想到从战斗的一开始,黑袍就落于下风。

    “可恶!”狰狞的咆哮声,在黑袍所在的位置响彻开来,那劲风搅动得更加猛烈。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在漫天的尘沙中响起,一股可怕的魂力,凝聚成一把巨剑朝易辰劈了过来。

    这一股能量,比黑袍刚才凝聚出来的能量攻击还要可怕,易辰立刻使用天陨重剑挡在身前位置。

    当碰撞的瞬间,易辰被震得往后面退开,他感觉自己双臂发麻。

    “不可原谅。”同时,狰狞的咆哮声,在黑袍的所在的位置响起,一道身影缓缓在漫天的尘沙中飞了出来。

    黑袍披头散发,偶尔能见到血红色的光芒在他的瞳孔中闪过,这一次他释放出来的并不是准洪荒境的修为,而是洪荒境的修为。

    “刚才不是说,要用同境界的修为跟我战斗吗?现在怎么提升自己的修为了?”易辰冷笑道。

    “哼”黑袍并未理会,他是一个非常爱惜自己面子的人,面对易辰的挑衅,他咽不下这口气,面对惨败,他一定要挽回败局。

    所以他直接提升自己的修为,现在他是一位洪荒境,实力比刚才强更多。

    “超九品魂技——天邪绞杀术第一重!”他双手快速启动法诀,一股强横的魂力在他的手指尖凝聚,而后快速朝前方点出。

    这一刻,他释放出来的魂力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头面目狰狞的魔兽朝易辰扑了过来。

    “宇级下等魂技——神武斩月诀!”易辰凝聚魂技的速度更快,面对这样的强敌,他不会死要面子,直接使用更强的魂技。

    魂力凝聚成一把巨剑,跟黑袍释放出来的能量碰撞在一起,在这一刻,黑袍他释放出来的魂力被撕成两半,同时被一股强烈的力量震退出去。

    “就算你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洪荒境又如何,小爷照样虐得你死去活来。”易辰身形一闪快速冲出,直接来到黑袍的身前,一把朝他的头发抓去。

    “请你吃黄泥。”拉扯着他的头发,易辰快速在虚空中俯冲而下,在他的带动下,直接将黑袍的脑袋冲地面轰砸而去。

    沉闷的声响传出,黑袍的脑袋陷入地面当中。

    这就是易辰现在的实力,同境界无敌,就算面对比自己强一个境界强者,也能以强势的手段灭杀。

    “我让你嚣张!”领导狰狞的目光,在易辰眸间闪过,他拳头紧握直接朝黑袍的兽魂轰击而去。

    易辰没有手下留情,这一拳头的力量,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

    “啊!”黑袍脸色狰狞,他知道兽魂被击中的后果,但想要挣脱已经来不及了,直接被击中,惨叫声在空气中回荡。

    黑袍感觉自己的兽魂狠狠震荡了下,脑袋传来了眩晕的感觉,兽魂上面也浮现起一道道裂痕,似乎那个兽魂随时都有可能崩散一般。

    “恃强凌弱,今天我毁了你的兽魂,看你以后还怎么欺人。”易辰并未停手,一拳拳轰击在黑袍的兽魂上面。

    “不”黑袍狰狞大喊,要是自己的兽魂被易辰击碎的话,对他修者一途影响非常的大。缉拿

    他拼命的想要争夺,但兽魂受到震荡他哪里有机会。

    “去死吧!”怒喝声在天地间回荡,易辰的右手缭绕起一股七彩的火焰,而后带着凛冽的劲风朝黑袍的兽魂轰击而去。

    蕴含在其中的能量非常恐怖,要是被击中的话,黑袍的兽魂恐怕会直接被击散。

    “住手!”白袍他们终于反应过来,但他们想要施救已经来不及了,在他们的注视下,易辰一拳轰击在黑袍的兽魂上面。

    “轰”“啊”一道沉闷的声响,伴随着一道惨叫声,在空气中回荡。

    同时,黑袍的丹田中也传出了兽魂碎裂的声音,他的兽魂在此刻碎裂了,同时他本人的气息在此刻也变得非常凌乱。

    那些凤凰族的成员们都愣住了,在他们看来,黑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在他们的心中,他们就像是神一样高不可攀,但现在,他的兽魂就这样被击碎了。

    看着易辰狰狞的脸庞,他们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在他们看来,那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凶狠的猛兽,一只天不怕地不怕的猛兽。

    黑袍脸上除了不甘之外,还有不可思议,这样的结果超乎想象,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输,而且还输得这么惨,特别是,让他输的人并非比自己强的强者,而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你找死!”白袍的声音,在易辰身后传来,他非常的愤怒。

    “咻”易辰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此刻直接掐住黑袍的脖子,用他的身体挡在自己身前。

    “要攻击尽管来,但是,他得陪葬。”易辰漠然的声音响起,他这是在威胁白袍。

    黑袍是他的兄弟,如果要杀易辰的话,黑袍同样也要死,白袍冷哼道:“放了他,否则你会死得更惨。”

    “我好怕哦。”易辰漠然一笑,大声喊道:“你不是很想杀我吗?来啊,来啊!来杀我啊!让我看看准元古境愤怒一击有多强!”

    易辰这是在挑衅,从黑袍他释放出来的恐怖杀意中,就知道他现在有多么愤怒,要是以前的话他早就动手了,但黑袍在他的手中,晾他也不敢来乱来。

    “你想怎么样?”白袍沉声道。

    “好像是你要杀我的吧?现在倒反过来问我要怎样?”易辰嘴角一勾,道:“往后面退开,跟我保持一百米的距离。”

    白袍他们都知道,易辰想要离开,但现在他们也没有办法,带着不甘往后面退开,眼睛一样盯着易辰,随时准备攻击。

    “咻”在他们退开的时候,易辰同样往后面退开出去,正是那个法阵的方向。

    “想要走,没门!”而就在易辰靠近那个传送阵的时候,黑袍同然间狰狞怒喝一声。

    “轰”在易辰身后的那个法阵,在此刻狠狠颤抖了下,蕴含在其中的阵纹,快速凝聚起来,直接朝易辰的丹田冲击而来。

    “不好。”易辰脸色剧变,没想到黑袍在这个时候还能够控制那个法阵,他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丹田位置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那些阵纹轰击在他的兽魂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