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压制修为的黑袍【求月票】

    释放出魂力感应了下,易辰发现这个阵法非常不简单,布下它的人肯定不是普通的魔鉴师。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他们现在都学精了,就是因为害怕易辰来找他们麻烦。

    如果易辰光明正大来的话,他们并不怕,但依照易辰现在的修为分分钟能给他们吃一壶,更加可怕的是,现在他在暗中,就算是凤凰族也会害怕,所以布下这样的阵法也很正常。

    “这样的阵法挡得了普通人,想要挡住我,还没有到那个水平。”易辰漠然一笑,纹盘和纹器从储物戒里面飞出来,开始快速刻画。

    易辰刻画纹路非常的快速,眼睛都不用看,而且无声无息,并未弄出半点动静,很快在他的控制下,手中的纹器朝前方挑出,一道道纹路从纹盘里面渗透出来,进入法阵当中。

    “咻”一道微弱的光芒闪烁起来,那一片的法阵慢慢的被融掉一部分,露出了一个口子。

    这一刻,易辰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在那个护罩口子冲了进去。

    “什。。。”但并不是非常的顺利,在进入的瞬间,前方突然间有一道身影站了起来,正想发出大喊声。

    “有人。”易辰眼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快速一闪,来到那道身影身前,一脚直接朝他的脑袋扫去。

    “彭。”沉闷的声响传出,那道身影直接就倒飞了出去,在快要落地的时候,易辰出手将他抓住,缓缓放置在地面上,没有弄出任何动静。

    “现在就安全了,开始在里面寻找吧。”易辰松了口气,环顾了下四周,然后小心翼翼进入里面。

    “咻”易辰不知道的是,在他刚刚没有离开多久,刚才被他划出一个口子的法阵,释放出微弱的光芒,那个缺口重新粘合起来。

    这些易辰并未发现,如果他见到这样的情形,肯定不会进去探索,而会立刻选择离开这里。

    凤凰族并不是特别大,易辰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搜索,就爱个一间又一间,快速穿梭。

    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他并未有丝毫的发现。

    “你在这里找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森冷的声音在易辰身后响起。

    那道身影给易辰非常熟悉的感觉,正是当初追杀他的那个黑袍的声音。

    “不好。”易辰脸色一边,这个时候他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恐怖的力量,他身形一闪快速朝左边位置避开。

    “轰”那股能量轰击在他刚才站立的地面上,一个深坑出现,力量非常的恐怖,如果是普通的准洪荒境被击中,肯定会被秒杀。

    “怎么回事?”正在屋子里面修炼的凤凰族成员,在此刻大喊一声,他们纷纷从里面冲了出来,刚出来的一瞬间,便将目光锁定在易辰身上。

    “那不是易辰吗?”依照易辰现在的名气,不知道他的模样的只有瞎子。

    “胆子太大了,竟然敢闯入我们凤凰族。”同时他们也很震惊,在他们看来,依照自己凤凰族的影响力,易辰见到他们的时候应该避开,没想到他会亲自前来凤凰族,这不是送菜来的吗?

    感受到各种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易辰忍不住摇头,道:“来得这么快,看来在我破开那个法阵的时候,你已经感应到我来了。”

    “你那点小手段瞒不了我。”黑袍冷笑一声,道:“上次让你顺利逃脱,我非常不甘心,特地布下这个局让你亲自送上门来。”

    “布局?”易辰愣了下,不知道黑袍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计划。

    “当日攻打龙渊学院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活捉到任何人,不过随便抓了个围观修者而已,因为在龙渊大陆那些修者的口中了解到,你对自己的家人非常的看重,所以料定你会来救人。”黑袍冷声道。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易辰总算明白了,感情人家布下了局,就等着他来钻,看来他们对易辰的弱点非常了解。

    “这个局看起来倒是非常不错,能杀了我再说。”易辰身形一闪快速朝前方冲出,手中的纹盘也刻画起来。

    “传送阵!”当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纹器朝前方冲出,纹路汹涌而出,直接在他身前开始凝聚起来。

    易辰想要凝聚传送阵离开,毕竟刻画一个传送阵对他来说非常的简单。

    “轰”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他凝聚出来的传送漩涡立刻就被击散,化为一股能量朝四周震荡开来。

    “这里被布下了空间束缚术。”易辰脸色一变。

    “轰”同时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沉闷的声响,在易辰身前位置响起,一股强横的能量,带着呼啸风声朝易辰冲击而来。

    “准元古境。”易辰快速朝右边位置闪开,险险避开。

    那股能量并未击中他,倒是那些在后面的凤凰族成员遭了秧,他们距离得非常近,所以被那股能量击中,惨叫声响起,有上百人被秒杀掉。

    同时,白袍的身影在易辰身前浮现,他用森冷的目光看着易辰,道:“能够避开我的魂力攻击,有两下子。”

    眼睛看都没有看那些被误杀的凤凰族成员,似乎在他们眼里看来,那些被自己杀掉的都是蝼蚁,不值一提。

    “你们还挺狠心。”易辰嘲讽一笑。

    “能够死在我们的手中,是他们的荣幸,只要杀了你,他们就牺牲得有价值。”白袍冷声道。

    这样的话,让那些凤凰族的成员非常气愤,因为被杀掉的人当中,有他们的兄弟和朋友。

    但白袍是强大的准元古境,就算自己的族长见到他,也得乖乖叫一声使者,所以他们敢怒不敢言,只能往后面退远点,防止自己也被误杀。

    “易辰你今天跑步了了。”凤凰族族长在远处飞了过来,用森冷的目光看着易辰,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狰狞。

    在他旁边的是凤凰圣女,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自信,似乎在易辰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他的命运。

    形势对于易辰来说,的确非常不妙,但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一战。

    “我易辰什么危险没有遇到过一出来就装腔作势,放狠话,多没意思,多老套?你不烦我都烦。”易辰耸了耸肩,道:“你们应该知道我的性格,都上来吧。”

    “想要凭借一个人的修为,同时对抗我们吗?”见到他充满战意的模样,白袍的脸色阴冷起来。

    易辰耸了耸肩,脸色非常平静,释放出来的战意更加强烈,他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此时释放出来的战意,代表的就是他的想法。

    “对付你我黑袍一个人就足够。”黑袍脸色阴沉起来,道。

    “一位洪荒境,对我说这样的话,你难道不觉得很搞笑?”易辰嘴角勾起凶残的弧度,道:“要是你也是准洪荒境,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估计还会佩服你,但身为一位准元古境,说这样的话非常的讽刺。”

    黑袍脸色更加阴沉,道:“你想怎样?”

    “有本事将修为压制到准洪荒境,跟我战一场,否则你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易辰笑着道。

    “使者千万不要这样做,那小子在用激将法。”凤凰族长立刻喊了一声,道:“他的修为在同境界修者当中,从未遇到过对手,并且还能越级挑战,您要是压制自己的修为,非常危险。”

    凤凰族长本来是好心,但黑袍听到却感到非常的刺耳,喝道:“你给我闭嘴,我黑袍做事情不用你来教。”

    “可是。”凤凰族长眉头紧皱,但在黑袍冷冷目光注视下,只能闭嘴。

    他犯了一个大忌,刚才那样的话说得太直白了,根本就是在告诉黑袍,他不如易辰,所以他这么愤怒也非常正常。

    “我今天就将修为压制到准洪荒境跟你打,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死得明明白白。”

    黑袍冷喝一声,而后双手掐动法诀,一股魂力在他身前凝聚,形成一条锁链进入他的兽魂当中,相互间交织在一起。

    这一刻,黑袍释放出来的气息逐渐弱了下去,本来准元古境的气息非常可怕,但现在只有准洪荒境的气息。

    “哼”一道哼声响起,黑袍释放出可怕的气息朝易辰笼罩而来,所到之处空间都扭曲起来,他想要使用自己的气息来压制易辰。

    “现在你只有准洪荒境的修为,还以为自己是一位准元古境吗?”易辰漠然喊出这句话,而后右拳释放出强横的魂力,缠绕在一起快速朝前方击出。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易辰可怕的力量将他的魂力击散,化为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消散在空气中。

    在场众人愣住了,他们都没有想到易辰竟然这么凶悍。

    黑袍往后面退开几步,脸色阴沉起来,这一次的失利让他感到非常丢人。

    “杀!”没有半点逗留,这一刻他快速掐动法诀,魂力在他身前开始凝聚起来,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他释放出来的魂力相互间凝聚在一起,直接朝易辰冲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