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母子终相见【母求月票】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四周回荡,可怕的劲风将那海水都搅动起来,沙尘在四周弥漫。

    “有人挡下了我的攻击,是谁。”准元古境魔兽眼神中闪过惊疑之色,跟那些魔兽一样,目光牢牢锁定在易辰身处的位置上。

    易辰同样非常疑惑,怔怔看着那道身影,待到尘埃落尽后,终于能看见一位身穿着紫色长裙,面上围着白色面纱的女子站在那里。

    可以看出,刚才就是她帮助易辰挡下了攻击,实在不可思议,易辰没有想到救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女人。

    而且让他感到疑惑的是,自己并不是认识她。

    “我要带他离开,希望你们不要阻拦我,我不想杀人。”紫衣女子声音很平静,但却有一种让人不得不敬佩的霸气。

    “在我手中还想救人,除非你是真正的元古境。”那头魔兽发出怒喝声,一拳带着凛冽的劲风朝前方击出。

    又一股可怕的魂力朝易辰冲击而来,但紫衣女子只是一挥手,前方的空间荡起阵阵涟漪,一个漩涡立刻凝聚而成,准圣级魔兽释放出来的魂力,全部都被吸入漩涡当中。

    太可怕了,没有弄出太大的动静,就将准元古境强者的攻击拦截下来,易辰他们都惊呆了,这紫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修为。

    “走。”紫衣女子没有多说,抓住易辰的手,带着他朝前方飞去。

    “休想走。”准元古境魔兽当然不会甘心,立刻冲上来,一拳带着可怕的劲风朝紫衣女子轰击而来。

    “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会学乖。”紫衣女子这一次没有避让,掐出一个莲花指朝前方点出。

    “啊!”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准元古境魔兽惨叫一声,立刻就被震退出去,吐出猩红的鲜血。

    太可怕了,只是一招就打伤准元古境魔兽,而且刚才她凝聚的时候,不露痕迹,好像只是随意点出一指一样。

    在场所有的魔兽,包裹易辰本人都愣住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紫衣女子,她的真实修为到底有多强,竟然这么可怕。

    “要是继续阻拦,杀无赦。”紫衣女子说出这句话,然后继续带着易辰朝前方飞去。

    准元古境魔兽都不是对手,那些普通魔兽就更不用说了,它们如果冲上来的话,也只有送菜的份,倒是非常自觉的让开。

    凤舞同样没有冲上来,就这样怔怔的看着易辰两人离开,然后询问道傲:“葫芦没有拿到手,咱们现在怎么办?”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计划,既然不成功,就给人族压力,让那些四散开来的魔兽都集合,攻击天炎大陆陆地的修者。”准元古境魔兽沉声道。

    那些魔兽非常识趣,没有追上来,易辰心中充满了各种疑惑,但并没有询问。

    紫衣女子来救自己,肯定不会做出伤害易辰的事情,不然她救了跟没救没有什么区别。

    两人快速飞行,最终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来到一处地域。

    抬头朝前方看去,那里是一片迷雾,里面不时传来哀嚎声。

    “幽冥鬼域。”见到那个地方的时候,易辰眼神中闪过异色,立刻判断出那是什么地方。

    易辰当然不陌生,因为当初他进入过幽冥鬼域,并且还在里面遇到了危险,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人救了,自己幸运的活了下来。

    “你带我来幽冥鬼域做什么?”易辰心中充满了不解。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先跟我来吧。”紫衣少女此刻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温柔,而且还带着一丝俏皮。

    这样的反差让易辰有些不适应,但并没有抗拒,跟她一起进入幽冥鬼域。

    “咻”前方的迷雾,在遇到紫衣少女的时候,立刻就被推开。

    “吼”没有进入多远,一道狰狞的怒吼在前方传来,而后十几道身影快速冲了过来,那些都是幽冥鬼将。

    易辰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遇到过幽冥鬼将,他们都拥有准宙魂境的修为,当时对他来说还是个麻烦。

    如今在他看来,幽冥鬼将根本不值一提,在这一刻掐动法诀,准备将这些冲上来的幽冥鬼将干掉。

    “不用。”紫衣将易辰拦下来,然后一挥手,道:“都退开。”

    “吼”让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那些面目狰狞的幽冥鬼将,见到紫衣的时候,发出尊敬的吼声,然后快速往后面退开。

    “这是怎么回事?”易辰表示自己惊呆了。

    “以后你句知道了,现在想恩我来吧。”紫衣没有给易辰解释,带着他快速朝前方飞去。

    很快便来到一处深渊,周围有很多强大的阵法,它们相互间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进大锁,中间位置还有一个大眼睛。

    “是那只眼睛。”一种神秘的感觉传来,让易辰有一种强烈的探索**。

    在天炎大陆,他发现有很多相同的东西,同样是强大的阵法,但封印在里面的东西却不同,他很想知道,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但紫衣没有给易辰进入探索的机会,在她的带领下直接从悬崖上面飞过,最终来到一处很荒凉的地方。

    “有法阵。”易辰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紫衣。

    “我来打开。”她对这里似乎非常熟悉,好像长年在这里居住,一挥手,一股魂力打入法阵当中。

    “咻”阵纹浮现起来,它们相互间凝聚在一起,直接形成一个传送阵。

    这里是幽冥鬼蜮,易辰跟紫衣女子也不熟悉,要是进入里面,她做出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那岂不是很麻烦?毕竟紫衣女子的修为非常强大。

    “放心,我既然救你就不会伤害你。”似乎知道易辰有顾虑,紫衣女子信誓旦旦道。

    “要对我不利就不会等到现在,进入吧。”易辰没有多想,直接飞入传送阵当中。

    “不愧是公子,果然有圣女的魄力。”紫衣女子美目闪烁起欣赏之色,而后也飞入那个传送阵当中。

    这个传送阵非常快,三分钟之后,易辰就从里面飞了出来。

    幽冥鬼蜮非常荒凉,但他现在深处的地方,竟然是一片开满了梅花的林园,非常清静幽雅,跟外面的景色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

    “没想到幽冥鬼域里面还有一个这样的地方。”易辰难以置信道。

    这里的有有小池子,有庭院,可以看出来有人长期居住在这里,也就是说,幽冥鬼域并不是一处无人的鬼城。

    “你去庭院那边等着,等会有人见你。”紫衣女子说出这句话,而后转头离开。

    紫衣女子说有人见自己,这让易辰非常疑惑,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非常清楚的记得,自己没有认识一个住在幽冥鬼域里面的人。

    但紫衣女子已经离开,易辰只能往庭院那边走去,在这个清静的地方,他的心情也变得平静下来。

    “你到了。”没有等太久,易辰听到身后传来一道非常温柔的声音。

    这声音,给易辰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有一根筋被拉起来一般。

    快速转头朝身后看去,易辰见到一位戴着面纱的女子,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

    时间在此刻好像静止了,易辰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缓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位女子。

    他愣住了,因为眼前这位非常典雅的女子,给他一种极度眼熟的感觉,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画像的身影。

    绝对错不了,那气质和轮廓,跟易辰这二十多年来日思夜想中的一模一样。

    “辰儿。”一道熟悉的呼唤,让易辰感觉自己的灵魂在颤抖。

    二十多年了,只有在出生的时候,他才听到这个亲切的呼唤。

    “你,你真的是她吗?”易辰努力的想要自己平静下来,但现在他感觉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是我。”端庄典雅的身影目光依旧慈祥,泛起阵阵泪光,同时还带着愧疚,缓缓摘下面纱,一张能让天下间所有男人疯狂的面容暴露在易辰眼前。

    刚开始只是猜测,但当他看到那张脸庞的时候,就已经能够确定,眼前这个女子,就是自己苦苦寻找了十几年的那个人。

    一丝泪光在眼中闪烁,易辰现在不知道是喜还是悲,这么多年来的苦苦追寻,自己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相见时会有怎么样的情形,或许是激动,或许是伤悲。

    但只有此刻相见,他才知道,那种感觉是茫然,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你好狠,一走就是二十几年。”仰起头,易辰从喉咙间挤出这段话。

    说不怨,这不可能,苦寻多年无果,突然间又安然无恙出现,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易辰现在是什么心情。

    看着易辰百感交集的样子,女子脸上的愧疚之色更甚,道:“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你们,这些年让你们这么牵挂,我真的很自责。”

    “当年不管你是什么原因离开,都得告知我们一声,而不是让我们苦苦的等待,为你担心。”易辰近乎咆哮,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