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绝情的安若【求若月票】

    凤凰族族长想要杀易辰已久,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迈开脚步,缓缓朝易辰走了过来

    “要是你生在我凤凰族,保证你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下超只能怪你生错了地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下辈子放聪明点”

    话音落下,凤凰族族长双掌朝易辰的脑袋拍来,一道道宛若惊雷般的声响传出,要是被击中的话,易辰肯定会被秒杀

    “真以为我易辰那么好杀?就散死,也得跟你同归于尽”狰狞的目光在易辰眸间闪过,他的身体颤抖了下

    “蓬”在这一瞬间,一股炙热的七彩火焰,从易辰的丹田中汹涌而出,将他和凤凰族长笼罩在一起

    “什么”凤凰族族长睁大双眼,在那股可怕的火焰面前,他竟然有一种绝望的感觉,实在没有想到,易辰会在这个时候使用岩浆之精

    因为易辰魂力已经不受控制,岩浆之精会进入本能状态,易辰他本人也会受到岩浆之精炙热高温的影响

    “啊”凤凰族族长惨叫声响起,他不断催动自己的魂力,凝聚出护罩将自己保护起来,但却没有丝毫作用,岩浆之精太可怕了,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快被蒸干了

    不单只是凤凰族族长,易辰同样如此,他还是第一次尝到被岩浆之精焚烧的滋味

    “能够死在自己至宝的手里,也是一件好事”易辰的叹息声,在空气中回荡,深邃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甘

    “使者,快点救救族长”凤凰圣女见到这样的情况,大声喊道

    “没用的东西”他冷哼一声,立刻一挥手,强横的魂力汹涌而出,将凤凰族长包裹赚将他拉了出来

    “阴险的小鬼,我一定要亲手杀你”凤凰族长终于脱险,头发凌乱,一副焦黑,在大喊一声后,控制魂力开始凝聚起来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在易辰身后响起,一个漩涡立刻凝聚而成,释放出强烈的吸力

    易辰距离那个漩涡非常近,立刻被吸了进去,他本人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了知觉,因为那已经是他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有人救他,拦住他”黑袍怒喝一声,调动魂力快速朝那个漩涡冲去,想要拦截

    “咻”一股不弱的能量冲了出来,跟他的能量碰撞在一起,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他释放出来的能量,就这样被拦截下来,太让人吃惊了,看得出来,出手救助易辰的人,修为方面并不比他弱多少

    “是什么人?”黑袍也非常意外,但那个漩涡来得快,去得也非常快,消散在空气中,无影无踪

    “竟然被人救走了,使者咱们现在怎么办?”凤凰圣女询问道

    “能拥有准元古境的修为,只有那些远古势力才拥有这样的强者,想要再次找到那个小鬼,很难”黑袍语气中带着不甘

    “那现在怎么办?就这样放弃追杀?”凤凰圣女询问道

    “龙渊大陆那边,或许还有他的亲人,回白袍那边怎么样了,要是能抓到他的亲人,不管他到天涯海角,也得乖乖送上门来”

    黑袍森冷一笑,而后转头朝圣山传送阵飞了过去

    终于能够进入龙渊大陆了,对于天炎大陆的修者来说,这是一个非绸奋的消息

    现在知道这个消息修者,只是非迟的一部分,但很快就会人尽皆知,进入龙渊学院的修者更多,他们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龙渊大陆里面的情况

    只是那个场面会有多震撼,易辰并不知道,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传来剧烈的疼痛,就好像被针扎了一样,意识也非常模糊,似乎要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自己的**

    “辰儿,救我,救我”易斯庆和易魁两人满脸鲜血看着易辰

    “易辰哥哥”香蝶和易星等人抱成一团看着易辰,地面上还有很多尸体,其中就有印巍和飞羽他们的尸体

    “不!”这样的画面,立刻让易辰惊醒过来,条件反射一般起身

    不起来不打紧,这一刻他感觉眼前一黑,剧烈的疼痛好像万千根针一样,刺入他的神经

    “哼”易辰并未喊出声来,脖子憋得涨红起来

    “主人您终于醒来了”下一秒,易辰听到小魔兽带着哭腔的声音

    易辰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当即愣然,自己竟然在一片竹林里面,绿色一片,薄雾在竹林中弥漫,好似险境一般,非常迷人

    “这是什么地方?”当见到这个场景的时候,易辰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

    自己不是被黑袍他们包围,最后使用岩浆之精,要跟他们同归于尽的吗?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而且他没有死,身上还绑着绷带

    “我也不清楚呢,当日那个黑色漩涡能量太强了,我直接被震晕过去了”小魔兽也摇头道但很快,它感应到有东西靠近,道:“主人有人来了”

    闻言,易辰立刻躺回到竹床,闭上双眼,好像并未醒来一般

    “圣女,你说他还真奇怪呢,受那么重的伤还能生还过来,也不知道是咱们治得好,还是他的**力量太强”

    脚步声越来越近,同时也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不过那男人的**还真饱满,人也非常酷,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都快脸红了呢”那道声音再度响起

    “我看你是发春心了吧?我可郑重说一句哦,那个男人你只能看不能吃”一道非常美的声音传来,这道声音让易辰有一种非踌悉的感觉

    “为什么?圣女该不会看上他了吧?这怎么可以,要是让婆婆知道,你肯定会被责范”那清脆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话让那道身影停顿了下

    “圣女你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她们两人跟易辰的距离越来越近,最终来到竹床旁边

    “是两个女人”易辰心头响起这道声音,他很好奇,救他的到底是谁

    而就在这个时候,易辰感觉有一对手,正朝他慢慢的靠近

    “啪”猛然间,易辰睁开双眼,一把将对方的手抓住

    “啊”旁边那位女子吓了一跳,伸出手的那个人也非常吃惊,万万没有想到易竟然醒来了

    “咻”易辰心神一动,直接释放出一股魂力,将身上的绷带震碎,身形一闪往后面退开

    “你们是什么人”目光锁定两人,终于能看清她们的涅

    其中一人丫鬟打扮,但释放出来的气息却不弱,那是一位准宙魂境

    另外一位身穿着白色长裙,戴着斗笠,但却给易辰一种极度熟悉的感觉,那神韵,让他脑袋浮现出一道久违的身影

    “你是安若?”易辰有些不确定,询问道

    “咦,圣女,他竟然知道你的名字哦,难道你们两人见过?”旁边那位女子询问道

    “你先下去”安若玉指轻轻一动,那女子没有多说什么,转头便离开,她知道自己的圣女要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

    “你真的是安若?”从她的反应,易辰觉得能够肯定自己的相反,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既然猜到了,我就没有什么好隐瞒”对方将斗笠摘下来,一张倾国倾城,美到极致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不足以来形容她

    果然是安若!只是比起几年前,现在的安若看起来更加成熟,也更加的美丽,要是这样走出去,肯定会有无数男人为她疯狂

    “是你救了我?”以前他无时无刻在想着安若,现在终于见到了,心情反而多出几分平静

    “上次你救了我一次,这次救你,就当扯平了”安若脸色很平静,没有丝毫波动

    “扯平?”易辰愣然,这句话其实看起来未免有些绝情,难道她救自己,只是为了还一个人情吗?

    “如果是为了还人情,你倒不如不救我”易辰牙根轻轻一咬

    “我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安若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你还在为那件事情恨我吗?”易辰道他实在不明白安若究竟在想些什么

    如果她真的记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给他灵石,帮他走出困境但如果真的接受他,为什么此刻又有说出这种不近人情的话

    “那件事情因灵石而起,完全是因为灵石的原因,与你无关,凡是讲究两情相悦,请你自重将那件事情忘却,对你来说有好处”安若语气还是冷冰冰

    易辰双眼紧盯着安若,此刻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几年时间了,原来自己的牵挂,换来的却是请你自重这四个字

    “顺着竹林这条小路,能够离开,如果你的伤好了,可以离开,要是还没好,可以留在这里养铂我不会再来看你”

    安若一甩袖子,转头望刚才前来的方向走去,没有半点犹豫

    易辰站在原地,要是以前的话,他肯定会去追,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做,看着安若款款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