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战天妖王【求月票】

    此刻,他们想起易辰以前凶悍的战绩,在他很多战斗的记录当中,就有越级挑战的记录,并且还不少。

    以前就有一个易辰同境界无敌的说法,一想到这里,他们都瞪大了双眼,因为从易辰刚才的战斗就能看出来,同境界的人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也就是说,依照现在易辰准洪荒境的修为,可以跟洪荒境一战!

    “太可怕了,按照这样来推断的话,咱们现在面对的并不是准洪荒境强者,而是一位真正的洪荒境强者。”那些妖族修者骇然道。

    跟他们不同的是,人族修者非常振奋,因为易辰就是人族的人,大喊道:“易辰尊者加油,将他们都干掉,这段时间,死在他们的手中的人族修者不计其数,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那些喊话全部都被易辰无视,要不是为了香蝶,易辰不会这么早来这里。

    “将我老婆还回来,我可以让你们多活几天。”一想到香蝶,易辰拳头紧握,浓重的杀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起来。

    “原来你这么急来这里,是为了那个小姑娘。”其中一位准洪荒境冷笑起来,易辰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非常震撼和忌惮,但一听到他提起香蝶,他就放心不少。

    “咻”双手掐动法诀,一股魂力从他体内冲了出来,进入大海当中。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一个囚笼从水底升起来,那个囚笼被一个法阵保护起来,里面有一张冰床,一道非常美艳的女子躺在上面。

    “好美。”在场的修者都被她惊艳到了,情不自禁喊出这句话。

    “香蝶。”望见那道身影的时候,易辰拳头紧握起来,正是香蝶,那沉睡的模样,让他非常心疼。

    即便在沉睡也不得安宁,这让易辰非常愤怒,释放出来的杀意更加强烈,他现在恨不得将所有的妖族修者都杀光,只有这样才能平他的心头之恨。

    “易辰。”一道声音在囚笼中传来,易辰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道身影正坐在囚笼的角落,仔细一看的话正是易宏。

    “易宏老祖。”易辰眼神中闪过异色。

    “抱歉,是我没有保护好香蝶,让她受这样的罪,本来想要亲自前来救她,没想到自己却陷了进来。”易宏的语气当中带着自责。

    “老祖不要这么说,你已经尽力了。”易辰深吸一口气,四位准洪荒境强者来抢人,他们无法抵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在知道会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易宏还是前来救人,这让易辰非常感动,哪里会责备。

    “易辰,你挺好了,现在上前来乖乖受死,否则我掐动一个法诀,那个护罩就会爆炸,到那个时候,你的女人还有你所谓的先祖,都会死无之葬身之地!”那位准洪荒境狰狞道。

    “用一个女人来威胁我,你不觉得这样很卑鄙吗?传出去就不怕被人笑话?”易辰狰狞道。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能将你杀掉,没有人会在乎我们使用了什么手段获胜。”他的脸色很平静,似乎并不在乎使用这样的手段,同时也狰狞道:“没想到你还能在那边活着回来。”

    “你以为单凭血魔宫那些不入流的喽啰能杀得了我?”易辰说出一道让他非常意外的话。

    “什么,你竟然知道血魔宫。”一提到这个势力的名字,他的脸上浮现出惊疑之色。

    “看来,你们真的是血魔宫的人。”易辰漠然一笑,道:“看来你们血魔宫的人没来得及告诉你,你们一位洪荒境差点死在我手里,那把镇族的准神器,也差一点被我震碎,对了,最后离开的时候,我还一招杀掉了你们数十位准洪荒境,那感觉太棒了。”

    这句话,易辰并不是使用传音,也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在场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他们都惊呆了。

    没想到易辰在天炎大陆那边还有这样的战绩,当然他们也都非常怀疑,易辰真的能打赢那么多强者吗?

    而且还一招杀掉几十位准洪荒境,这根本不可能。

    要是他们知道真相的话会更加震惊,因为那个时候易辰是在受伤和虚弱状态下发动的攻击,而且当时还是匆忙出手。

    “不管你在那边有多么厉害,现在都给我老实点,不然你的妻子和老祖,将会死在你的面前。”那位准洪荒境沉声道。

    “大道之力!”他的话音刚落,易宏眼神爆闪出两道精芒,他双手快速掐动起来。

    “嗡”周围的空间颤抖了下,四周的天地法则被带动起来,直接冲出囚笼当中,将他和香蝶包裹起来,然后朝易辰冲了过来。

    “不好。”那位准洪荒境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易宏会突然间出手,身形一闪冲了上来,想要阻拦。

    “哼”易辰一直紧盯着他,身形一闪朝他冲了过去,一拳带着凛冽劲风朝他轰击而去。

    “滚!”那位准洪荒境反应非常快,一拳迎了上来,顺便还吐出一个霸道的字符。

    他这喊声倒是很霸气,可惜最终滚的却是他自己,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但却是他本人被震飞出去。

    “该死。”被拦击下来他感觉面上无光,大喊道:“爆!”

    “轰”将香蝶她们包裹起来的能量,在这一瞬间炸裂开来,刺眼的光芒闪烁。

    那股冲击的能量非常恐怖,易辰他都被余波推开出去。

    “老祖,香蝶。”易辰大喊一声,不知道他们在里面怎么样了。

    “咻”下一秒,一道苍老的身影带着冰床飞了出来,正是狼狈的易宏还有沉睡中的香蝶。

    见到他们平安无事,易辰松了口气,道:“易宏老祖,你刚才那样做太危险了。”

    易宏只是一笑,道:“依照我的修为,他们想要将我制服,哪有那么容易,这些都是我跟修罗的计划。”

    “计划?”易辰转头看向修罗。

    “嘿嘿,其实易宏他不在法阵里面,我早就知道了,这些不过我们商量好的,他潜入妖族假装救香蝶,然后假装被擒获,这样的话就能跟香蝶在一起,顺便也有个照应。”修罗笑着道。

    “没错,而且这里的天地法则并未崩散,我还能够控制,这样的话只要你一回来,我就能控制天地法则,将香蝶救出来。”易宏道。

    不过,他的样子看起来很虚弱,道:“要不是现在天地法则的能量已经不足,哪有他们横行的份。”

    “原来是这样。”当知道事情的经过后,易辰忍不住笑起来,转头看向香蝶,她还在熟睡中,苍白的脸色让易辰有些心酸。

    “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我吧,人族和妖族的恩怨,还有我个人跟他们的恩怨,得彻底算一算了。”

    转头看向天妖王三人,易辰身躯一颤,飞到虚空中,喝道:“都滚上来一战。”

    此时没有了顾虑,易辰释放出来的战意更加高傲,隐约中带着霸者的气息。

    如今的易辰,已经不是当年那位任人欺负的稚嫩少年,一颗霸者之心正在心中渐渐生根发芽。

    “咻”天妖王他们三人对视了眼,没有丝毫怠慢,身形一闪快速冲天而起。

    他们见到易辰的出手后,心中已经没有半点轻视,刚才傀儡妖师族族长,就是因为看轻易辰,大意之下被他干掉。

    “咱们三人一起联手,看看能不能将他拿下。”天妖王脸色很平静,似乎看破了一切。

    “三人联手,肯定能杀他。”另外两位准洪荒境,他们倒是非常自信。

    “天妖王,没想到我还能跟你战一场,虽然当年接受了你的传承,你算有恩于我,但大家在对立面,我不可能手下留情,我会倾尽全力,送给你最完美的谢幕。”易辰大声喊道。

    如果双方是对手的话,只有倾尽全力发动攻击,才是对对方最好的尊重,如果保存实力的话,那绝对是侮辱。

    “我很欣赏你,如果你是妖族的人,相信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可惜。”天妖王轻声一笑,双手掐动一个法诀。

    “咻”一把释放出宇级上等气息的魂器冲了出来,煞气在空气中弥漫。

    “那样的魂器,怎么配得你的身份。”易辰微微摇头,双手掐动一个法诀。

    就在这一瞬间,一把释放出金色光芒的至宝从储物戒里面冲了出来,正是太古神剑。

    “那是当年天妖王使用的神剑,可惜后来落入易辰的手中。”见到神剑出现,在场的修者眼神中浮现出贪婪之色。

    “这把是你当年使用的神器,我想要感受感受你当年的实力,看看现在的我,跟你当年的差距有多大。”

    易辰说出这句话,然后一挥手,太古神剑直接朝天妖王飞了过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易辰竟然会将太古神剑给天妖王使用。

    “咻”天妖王本人也是如此,出手握住太古神剑,一股熟悉的气息让他非常振奋。

    但现在的太古神剑,对天妖王似乎非常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