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鬼谷令【求月票】

    “区区一个小破鼎也想拦我易辰,你这是用生命在开玩笑?”

    一道傲然无比的话从鼎中传出,众修者都睁大双眼,万物鼎是一件准神器,可遇不可求,到了易辰的口中,竟然成了小破鼎?那种不屑的语气让众人抓狂。

    “你爷我出来了。”漠然的笑声响起,而后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一股霸道的能量直接从万物鼎当中冲了出来。

    易辰的身影也从那个缺口里面冲了出来,漂浮在万物鼎上空,用带着不屑的语气笑道:“还万物鼎,送给我烧水我都嫌它不够格。”、

    话是这么说,如果这个万物鼎真的给易辰,他一定会立刻收下,毕竟那是准神器。

    “哼”自己东西被贬得一文不值,妖皇岭太上长老哪里咽得下这口气,狰狞的目光闪烁,继续掐动法诀,一股更加强烈的吸力从万物鼎传出来,他想要从新将易辰吸进去。

    “还想来?”易辰不可能继续给他机会,自己刚才好不容易才从里面冲出来,而且还是在对方大意的情况下,赶紧释放出一股魂力将万物鼎笼罩。

    易辰距离万物鼎最近,出手速度最快,在妖皇岭太上长老前面将万物鼎控制住。

    “咻”身形一闪,在易辰的拉车下,万物鼎快速往后面退开。

    “还我万物鼎!”妖皇岭太上长老惊呆了,没想到易辰会抢走自己的万物鼎。

    “让你尝尝被准神器攻击的滋味。”易辰一挥手,调动魂力注入万物鼎当中,当即它快速朝妖皇岭太上长老冲击而去。

    妖皇岭太上长老还想要夺鼎,当他的手碰触到万物鼎的时候,一股霸道力量将他震飞出去。

    手脚好像游泳一般,在虚空中划动好几下,他才稳住身形,用狰狞的目光看了过来。

    “再来!”拥有准神器在手,易辰自然无所畏惧,万物鼎将前方的空间震碎,迈再度朝妖皇岭太上长老冲了过去。

    大家都没想到,万物鼎控制权会跑到易辰哪里去,妖皇岭太上长老有麻烦了。

    “别将我们当成空气。”血魔宫太上长老冷喝一声,他双手掐动法诀,一把血红色的神兵从他的储物戒里冲出来。

    太可怕了,当那把神兵释放出浓烈的煞气,空气中弥漫起浓重的血腥味。

    “那是血魔宫的准神器,血魔三叉戟!”众修者对血魔宫非常了解,在见到那把魂器的时候同时大喊一声。

    “杀!”血魔宫太上长老没有浪费时间,在他的控制下,那把准神器快速朝万物鼎冲了过来。

    “轰”两把准神器碰撞在一起,天地都快被震塌了,整座地面都在颤抖,方圆百里之外都能感应到这边传出来的威势,实在太可怕了。

    一把准神器战斗已经很恐怖,更别说现在出现两件准神器,按照这样打下去,这片地域都会沉陷。

    易辰本来想要凭借万物鼎先将妖皇岭太上长老干掉,现在看来是不能如愿了,而且万物鼎也被血魔三叉戟牢牢禁锢住。

    “回来!”妖皇岭太上长老没有浪费时间,双手掐动法诀,万物鼎在他的吸引下快速飞了回来,重新被他控制住。

    “没想到你们也将准神器带来了,看来我们不拿出点东西也不成了。”天魔门太上长老此时掐动法诀。

    “打神鞭!”当这道喝声响起的时候,一道紫色光芒从他储物戒里面冲出出来,一条紫色长鞭出现,被天魔门太上长老握在手中。

    那条打神鞭也是准神器,轻轻抽打在虚空上,都会引起大道的共鸣,天地崩裂,可怕至极。

    三件准神器,没想到各大势力竟然带来了可怕的准神器,众修者目光看向天冥族太上长老,其他三人都拿出了准神器,不知道他有没有带来。

    “龙炎天炎!”在众修者的注视下,天冥族太上长老冷笑起来,双手掐动法诀,一把燃烧着炙热火焰的大刀飞了出来,那股火焰完全是由神器本身的威势凝聚而成。

    “嘶,没想到天冥族太上长老也将天冥族最强的准神器带来了。”各种抽冷气的声音响起,水域五把准神器,现在出现了四把!

    而且它们出现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为了留住易辰,当然了,在他们使用出准神器的情况下,易辰如果不投降的话,肯定会被他他们斩杀。

    情况对易辰来说非常糟糕,但现在他们不会再给易辰任何机会,通过前面的战斗,他们都有一种领悟。

    在自己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一定要将易辰解决掉,不然哪怕有一点点机会,最终都会被易辰翻盘。

    “杀了他!不用活捉了。”他们相互间对视了眼,共同催动魂力注入准神器。

    凛冽劲风在他们身体周围搅动起来,他们这一次凝聚的威势极度恐怖,毕竟他们现在使用的是准神器,就连易辰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怎么办,怎么办。”小魔兽比易辰还要焦急,因为它知道易辰的底细,四把准神器,还有四位洪荒境,他们一起出手,除非神王钟出来帮忙,否则易辰难逃一死。

    “易辰哥哥,我来帮你。”一道光芒从储物戒里面闪烁,小娃和张清他们三人冲了出来,道。

    “在外面非常危险,你们都回到玉蟾灵石,他们交给我就行了。”易辰立刻摇头,想要将他们收回到储物戒。

    “让易辰兄一个人在外面战斗,我们却好像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这是懦夫所谓,大丈夫,死得其所,为知己而死,一点都不遗憾。”

    张清他们立刻摇头,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要跟易辰一起并肩作战,就连小娃也是如此。

    “这个时候还在上演催情戏码,都一起去死吧。”

    他们都知道张清和逸枫的身份,但对他们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四人同时控制准神器朝前方击出。

    “轰”在这一瞬间,恐怖的能量疯狂的冲出来,那四股能量太可怕了,毕竟是配合了准神器释放出来的攻击。

    “防御。”易辰顾不得那么多了,和张清三人一起出手,疯狂释放魂力抵挡在身前位置。

    “轰”下一秒,他们的能量撞击在防御护盾上面,四人同时联手的凝聚的防御,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易辰四人都被震飞出去。

    远处的地面被砸出四个深坑,均是吐出猩红的鲜血。

    准神器太可怕了,硬碰硬根本不是对手,要是继续战斗下去,大家都会被杀掉。

    “你们三个快点离开,他们的目标是我。”易辰使用一股魂力,将张清他们三人推开。

    “以前在幽冥鬼域的时候,易辰兄为了我们,自己险些陨落,这次不管怎么样,我张清都不能走,就当是还你一个人情。”

    张清没有退缩,身形一闪快速冲天而起,掐动法诀,在他的带动下,一股强烈的威势从他的体内释放出来。

    “轰”沉闷的声响传出,一个漩涡立刻形成,而后一个令牌从张清的兽魂里飞了出来。

    “鬼谷令!”四位洪荒境太上长老,在见到令牌的时候,全部都睁大双眼。

    周围那些四大势力的成员,他们在此时也都惊呆了,见到那个令牌的时候,眼神当中还有一些惧怕。

    这倒是让易辰非常好奇,张清那令牌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一出现他们会那一副表情。

    “天炎大陆鬼谷子,水域最为神秘的一位强者,他并不算在五大强者当中,因为他的辈分,比五大强者还要高,是一位带有传奇性的超级强者。”

    “当年鬼谷子叱咤风云,纵横水域无敌手,但终究难敌岁月的侵袭,最终选择了隐居,按照他的岁数算来,如果不能突破的话,应该已经陨落了。”

    那些修者都在议论,望向鬼谷令的目光也带着畏惧。

    见鬼谷令,如见鬼谷子,凡是持令之人,跟鬼谷子有着极深的渊源,要是杀了持令之人,鬼谷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四大洪荒境强者眉头一皱,他们没想到在这里会见到鬼谷令,张清他并不是妖族人,很有可能是鬼谷子的徒弟。

    鬼谷令隔了这么多年再现,看来鬼谷子多半还在世上,真是如此的话,他的修为肯定突破了。

    要真的是这样,现在的鬼谷子,他的修为连自己的门主都要忌让三分,要是将张清他们都杀掉的话,将会有大麻烦。

    “我师尊赐令,见令如见人,要杀要剐请便。”张清大喊一声,无所畏惧。

    四大洪荒境相互间对视了眼,那个令牌也有可能是张清自己捡到的,现在拿出来只是在吓唬他们。

    还有一个可能,鬼谷子真的是他的师尊。

    “哼,鬼谷子消失了这么多年,我就不信他还在世上,就算还在,那也是个老不死,我们会惧怕他不成?”血魔宫太上长老冷喝一声,释放出非常强烈的杀意。

    “动手!”听到这番话,其他三位洪荒境同时点头,就算鬼谷子真的还在世上,他们四大势力联手,也无需惧怕,继续催动魂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