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凶狠的妖狐【求月票】

    易辰现在的魔鉴水准,已经可以媲美那些大师级人物,但就算让他来看这些阵纹,有一些也有捉摸不透。

    从这里可以看出,布下这个法阵的人,肯定是一位更加强大的魔鉴师,还有一种可能,布下阵法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神王本人。

    因为易辰通过仔细观察发现,这里的阵纹构造,跟外面那个传送阵的阵纹构造非常相似,肯定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其实魔鉴师的刻画手法都不一样,每个人养成的习惯,注定他们自己的刻画风格,所以易辰能够在这里的阵纹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里的地域非常辽阔,不知道菱花所说神钟在什么地方。”小魔兽非常好奇说出这句话。

    其实不要说小魔兽,易辰同样如此,如果能够找到神钟的话,就算让自己折寿几十年都愿意,毕竟那可是神王曾经使用过的神器。

    当然了,易辰也只是想想罢了,圣灵宫里面有很多强者,他们发现这里也有很长时间,可还是没有将传说中的神钟拿下,可见困难程度到底有多高。

    “主人你看那边有东西哦!”小魔兽似乎发现了什么,立刻说道。

    闻言,易辰转头朝小魔兽所指的方向看去,在一处魔兽的巢穴旁,易辰发现了一座石碑,上面刻画着很多纹路。

    “我能够感觉到,那是石碑里面好像有一股能量。”易辰双眼微微眯起,已经有了这样的判断。

    传承!肯定没有错,石碑里面的东西就是传承,易辰非常相信自己的判断能力。

    竟然有人在这里留下传承,这倒是很奇怪,毕竟这里是神王的遗迹,有谁那么无聊,将传承放在这里。

    难道是圣灵宫那边的人留下?易辰忍不住惊疑一声,但他仔细观察了下,很快就否定了这样的判断。

    因为石碑上面的纹路蕴含的能量,已经变得非常微弱,似乎经历了很长的岁月洗礼,并且那石碑看起来也非常古老。

    从这里就能够判断出,那石碑里面的能量传承,并不是圣灵宫的人所刻画。

    “那边还有一片空地呢。”小魔兽抬手指向前方,在那个位置果真看到一片空地,并且还有木头制成的小场所,形成一个圆形的比武场。

    在那正中间位置,刻画着圣灵宫的徽章,从这里可以判断出是他们所留下。

    “能那个地方能够看出来,经常有圣灵宫的人来这里参悟,看来他们都打不开石碑里面的传承。”小魔兽道。

    石碑里面的那股传承能量非常庞大,不管是哪一个修者,在感应到那股能量的时候,都会跟强大的魂术和魂技挂钩。

    更加重要的是,这里是神王遗迹,如果那是曾经神王遗留下来的传承,如果能够开启的话,那可是天大的机缘。

    “嗡”一道颤抖声在纹盘当中响起,天书在此时有了反应,它开始颤抖起来,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东西。

    “怎么回事?”易辰立刻观察天书,当即发现它释放出了刺眼的光芒,同时纹盘上面还出现了一道道纹路,它们相互间交织在一起,凝聚出一个小金人。

    “轰”在易辰的注视下,那个小金人开始动了起来,并且按照原来规划好的招式舞动起来,储物戒里面的空间都在颤抖。

    “从这架势来看,是咱们当初在神殿那边得到的那一套魂技。”从小金人的招式当中,易辰可以看出它打的是什么东西,眼神中闪过异色。

    小金人现在展现出来的招式,正是易辰当初在神殿时得到的神武斩月诀!

    这是一套宙级上等魂技,更加重要的是,它只是上半部分,下半部分还有几式,通过易辰的判断,这套神武斩月诀,最高等级是荒级上等。

    但不管怎么说这只是易辰的判断,到底是不是他也不确定,只有得到下半册才知道。

    只是天炎大陆这么辽阔,下半册在什么地方易辰他也不知道,想要得到难如登天,所以也只是想想而已。

    并未想太多,易辰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天书上面,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期然间有动静,而且还演练起神武斩月诀。

    “难道跟那个石碑有关系吗?”转头朝石碑看去,易辰忍不住惊疑。

    天书刚开始没有任何反应,为什么见到石碑就释放出强烈的光芒,所以易辰有这样的怀疑,但更加让人不解的是,石碑里面的传承到底是什么,难道跟神武斩月诀有关系?

    那石碑里面的传承并不是易辰所留,无法具体判断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想要知道的话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石碑彻底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要看的话得快点呢,晚上就要到了,相信圣灵宫的成员还会到来,等到那时候咱们想要观察可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小魔兽提醒道。

    易辰点了点头,准备上前去查看那块石碑。

    “吼”便在这个时候,一头魔兽的吼声在远处传来,一头体型庞大的飞行魔兽朝这边飞了过来,速度非常快。

    “准圣级魔兽。”易辰转头朝声源处看去,在判断出它是几级魔兽的同时,身形一闪快速避开,藏入一块大石头当中。

    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头体型庞大,模样好似苍鹰般的魔兽来到巢穴上,它每一根羽毛上面都闪烁着紫色的电弧,周围的空间都受到了影响。

    那巢穴上面还有一个蓝色的蛋,足有两米高,看来是那头魔兽的魔兽蛋。

    它刚刚在外面觅食回来,并没有继续外出的迹象,这让易辰眉头一皱,要是它不走的话,自己怎么观察那块石碑。

    “不能让它继续呆在那里,最好的办法是将它引开。”易辰很快便想到了想法,使用传音道:“妖狐,将它引走。”

    妖狐是一头准圣级魔兽,让它来引那头准圣级魔兽非常合适。

    “吼”听到易辰的命令,妖狐似乎非常不情愿,发出一道低沉的吼声,慢吞吞从兽魂当中飞了出来。

    它还是保持着很小的体型,到外面来的时候,伸了一个慵懒的懒腰,然后才转头朝那头准圣级魔兽看去。

    “叽”妖狐血红色的眸子转动,在发出一道怪叫声的同时,快速冲了上去。

    妖狐的速度很快,而且还是凭空出现,那头准圣级魔兽没想到有魔兽来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彭”妖狐来到它的巢穴,但却没有停下来,而是朝它的魔兽蛋撞击而去,只听得一道异响声传出,那个魔兽蛋瞬间碎裂。

    “叽”在做完这些的时候,妖狐发出一道得意到极点的声音,然后转身朝远处飞去。

    “吼!”那头准圣级魔兽终于反应过来了,发出一道凄厉的吼声,它没有想到有人敢来破坏自己的魔兽蛋,易辰感觉那边的空气都凝固了。

    它将目标锁定在妖狐的身上,拍打着翅膀快速追了上去,非常成功的被妖狐引走。

    只是易辰的眉头却皱起来,妖狐这样的手段非常凶狠,那头准圣级魔兽跟它无冤无仇,竟然绝了人家的子孙,易辰可没有吩咐它这么做。

    再联想起妖狐刚才对他展现出来的不满,易辰拳头虚握起来。

    “要是一头被驯服的魔兽,戾气会收敛很多,但那只妖狐我总是有一种危险的感觉,好像没有太大的变换,更重要的是,它竟然敢对主人展现敌意。”小魔兽非常的不满,道。

    易辰点了点头,早在之前他就已经开始注意妖狐,它刚才的表现自然看在眼中。

    这里面很不寻常,只是易辰现在也没有多想,因为他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先去看看那个石碑再说。”易辰没有多想,朝那巢穴冲了过去,来到石碑旁边。

    当靠近石碑的时候,他感觉到从里面释放出来的气息更加强烈,四周的天地魂力也比其他地方更加强烈。

    难道准圣级魔兽会来这里筑巢,居住在这个地方对它的帮助非常大。

    “看看能不能将这个石碑破开。”想要得到里面的传承,必须先调动魂力感应,如果有那个机缘的话,就能得到里面的东西,当然如果没有机缘的话,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都无法得到。

    “咻”易辰心神一动,在他的控制下,魂力顺着经脉汹涌而出,直接注入石碑当中。

    石碑上面有很多神秘的纹路,就在易辰魂力注入的时候,那些纹路闪烁其一阵光芒,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嗡”

    本来易辰想要使用魂力碰触石碑里面的东西,可就在他的魂力进入里面的时候,藏在戒指当中的天书,开始轻轻颤抖起来,似乎也有了感应,小金人舞动的速度也在加快。

    它打出来的招式,还是神武斩月诀,这无疑让易辰更加奇怪,莫非里面的东西真的跟神武斩月诀有关系?

    “嗡”当易辰疑惑的时候,蕴含在石碑里面的那一股能量,好像受到牵引,也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