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可怕的阵法气息【求月票】

    神王身处金字塔的顶端,大陆每一个地方都有关于他们的传说,可以说是大陆修者最为敬畏的存在。

    让易辰吃惊的是,这座村庄的先祖,竟然是一位神王的护法,这个易辰万万没有想到。

    “你们的先祖还在吗?他以前侍奉的神王又叫什么?”易辰眼神中闪过异色,继续询问道。

    “我们村庄虽小,但却有数千年的时间,因为每代单传,所以人数不多,都这么长岁月了,我们的先祖恐怕早不在世上,而根据先祖留下来的记载,当年他侍奉的是六大神王之一洪荒神王。”

    老人养子倒是没有隐瞒,在他看来这也不是什么机密,只要是村里的人都知道,也没有必要瞒着易辰。

    “洪荒神王,这又是一位神王。”易辰眼神中闪过异色,目前他只听说过一个神王,那就是圣灵神王。

    这神王的名字,一般都是依照他们各自的族群来命名,而洪荒神王,很有可能是洪荒古族里的神王。

    易辰对那些远古族并不是非常了解,洪荒古族到底是什么样的族群,他也不知道,对他来说天炎大陆还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转头仔细观察那个法阵,易辰双眼一眯,这个法阵肯定是他们的先祖留下,只是易辰非常奇怪,这个阵法跟那座城市里面的东西,到底有什么联系。

    “如果是其他东西的话,咱们可以直接忽略,但这个东西是法阵,该不会可以传送到那座城市地底吧?”小魔兽猜测道。

    当初在龙渊大陆的时候,易辰曾经进过一些地方,有强大的魔鉴师在底下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就好像当年的妖族遗迹一般。

    表面上看没有什么不妥,唯有进入里面,才知道那里是另外一个世界。

    易辰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当他进入那个阵法的时候,感应到一股非常特殊的气息。

    伸出手朝其中一根柱子摸去,易辰想要观察下柱子上面的纹路。

    “轰”就在易辰的右手接触到柱子的时候,一道颤抖声响起,柱子上面的纹路在这一刻好像被激活了一般。

    这一刻,一股极度恐怖的气息,从柱子当中释放出来,易辰遂不提防之下,被那股气息笼罩在其中。

    那股气息实在太可怕了,易辰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座大山压住,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额头上面瞬间冒出了冷汗。

    太可怕了,在那股气息的压制下,易辰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膝盖承受不住那股气息,也逐渐弯曲下去。

    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易辰心神一动,立刻调动魂力抵挡那股气息。

    依旧无用,就算易辰调动魂力来保护自己,也只能稍微的减少一些压力而已,并不能帮助他脱困。

    “易辰大人你怎么了?”老人大儿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刻走上前来,朝易辰摸去。

    “不要过来。”易辰大声提醒,但还是晚了一步。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老人的大儿子感觉到前方传来霸道的力量,直接被震飞出去,重重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

    “噗”他没有易辰那么强悍的修为,自然无法抵挡那股气息,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脸色变得苍白。

    “这是怎么回事?”当他抬头朝这边看来的时候,眼神中已经充满了骇然之色。

    这些气息,是当初布下这个阵法之人的气息,在易辰碰触他的时候,它便直接渗透出来。

    这个阵法存在的时间,最少都有数千年,经过这么长的时间,那些气息已经减弱不少,但依旧将易辰逼到这种地步,可见当初布下这个阵法之人有多强。

    “难道这个阵法是神王布下的不成?”易辰心中有这样的猜测,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脱身,否则的话肯定会被那股气息碾压成肉泥。

    “主人我来帮你。”储物戒里面的小魔兽,终于反应过来,它挥动着小爪子,一股魂力从天书当中渗透出来,直接朝那股气息冲撞而去。

    “轰”天书的能量跟那股气息碰撞在一起,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易辰感觉前方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整个人被退开出去。

    双臂传来麻木的感觉,易辰紧咬着牙根,腰间在虚空中一扭,飞速旋转两圈,落地之后又往后面退开十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那股气息竟然可怕到这种地步。”易辰望向法阵的目光中闪过凝重,同时心中也非常兴奋。

    从刚才的气息当中可以判断出,布下法阵的那个人,修为不弱,甚至有可能是神王里下来的法阵,一位强者不会无缘无故留下一个传送阵,里面肯定别有乾坤。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边弄出来的动静非常大,惊动了村长和那些村民,他们都往这边走过来。

    “没什么事情,只是不小心触动了那个法阵。”易辰轻声一笑,道。

    “原来是这样,我们还以为圣灵宫的人已经来了。”听到这话的时候,村长他们都松了口气,道:“那个东西,我们祖祖辈辈都不敢碰触,否则的话将会有大难,易辰小哥你还是小心点。”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越是有挑战的东西他就越喜欢,刚才那个法阵释放出来那么强的气息,已经深深吸引了他的注意。

    “村庄,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咱们的时间可不多。”探索肯定会有,但是得先将正事办完再说。

    “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对我们没有益处,独自离开的话,在这乱世我们也无法保全自己,经过决定,以后我们就跟着易辰大人。”村长没有任何的犹豫道。

    “答应了!”这一刻,不单只是易辰,就连小魔兽也非常兴奋,将他们都收为自己的手下,以后为自己培养天灵珠,这可是一件大大的美事。

    当然了,易辰也没有白拿他们的东西,得为他们提供保护,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村长放心,跟着我易辰,以后没人伤得了你们。”易辰用坚定的语气道。

    他不是那种拿了东西不干活的人,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信守承诺是他为人处世的准则。

    村长阅人无数,从刚刚见到易辰的时候,便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爱恨分明,是个可以托付的人,因此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他重重点了点头。

    “轰”事情已经圆满解决,现在只要对带着他们离开即可,可是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一道震耳的声响在村庄不远处传来。

    “怎么回事?”那些村民这段时间受到无数的骚扰,神经变得非常脆弱,这一刻转头朝村庄外面看去。

    “前来这里布下的法阵被引爆了,看来圣灵宫的人来了。”易辰轻声一笑,道。

    在园林那个地方,易辰布下了法阵,只要触及就会引爆。

    刚刚来这里的时候,就有人引爆了法阵,按照时间来推断的话,起码需要一些时间他们才会来这里。

    可惜他们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看来他们的队伍当中有一位修为在准宙魂境之上的成员。

    “咻”在一众村民凝重目光的注视下,二十多道身影同时在远处飞了过来,他们的眼神中带着阴冷,领头之人释放出强烈的杀意。

    他们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间来到村庄外面,目光全部都停滞在村民的身。

    “圣灵宫的人来了,咱们怎么办?”村民的脸上浮现出惊惧之色,他们纷纷往后面退开,躲在易辰的身体后面。

    这一刻,易辰的身影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领头之人当即喝道:“果然是你,易辰。”

    后面二十多位成员,正是刚才被易辰打成重伤的成员,他们都没有想到,出手之人竟然真的是易辰。

    “菱花姑娘,咱们又见面了。”看到领头之人,易辰轻声一笑,没有任何的紧张。

    一见到他的笑容,菱花又想起被易辰当中调戏的场景,脸上的冷色更甚,不过心中却是不自觉的颤抖了下。

    “在那边是你跑得快,现在看我怎么收拾你。”菱花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身形一闪直接冲了过来,芊芊玉指朝前方点出。

    “咻”一股强横的魂力,顺着菱花的经脉冲了出来,带着呼啸风声冲击而来。

    “你不是我的对手,却这样送上门来,我看你是对小爷我念念不忘吧?”易辰只是一挥手,菱花的能量攻击被击散,消散在空气中。

    “不要脸。”菱花知道易辰的实力非常强,不敢有半点怠慢,召唤出自己的纹盘和纹器,开始快速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迅速形成,带着凛冽劲风朝易辰冲击而来。

    “咻”易辰躲避,反而朝那股能量冲击而去,当碰撞在一起的瞬间,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易辰单凭自己的**力量,将菱花的魂力攻击破开。

    “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你的未婚夫生气?”残影闪过,易辰来到菱花身旁,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