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章 前往水域【一更、求月票】

    易辰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将凤阳教除去,掀起一阵风暴,像天罡门他们都非常紧张,毕竟那天围杀易辰的时候,他们也在场。

    他们的底蕴和实力,跟凤阳教差不多,如果易辰出手对付他们的话,恐怕也是在劫难逃,所以他们几大势力都相互联合起来,只要易辰敢出现,他们就会立刻通知对方。

    并且那些修者能够发现,这金域和木域,突然间多出很多三门的人,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易辰的踪迹,因为现在后者已经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威胁。

    原来他们追杀易辰,目的只是想得到神诀和圣灵令,但现在他们追杀易辰,更多是想将早点将他扼杀,否则再让他成长一步的话,将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同境界无敌,这是他们忌惮易辰最重要的一点,现在他就能越级挑战洪荒境,那如果等到他的修为提升到洪荒境,东门几个势力,将无法阻止他。

    “易辰,希望你能够快点成长起来。”在土域南门当,南炎双手负在身后,他漂浮在虚空,抬头看向金域所在的方向,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爷爷,为什么要我离开南门?”一道身影从南门里飞了出来,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南炎,正是艾薇!此时她释放出来的气息比几个月前更强烈。

    “经过上次的事情后,其他三门对咱们虎视眈眈,如果对咱们动手的话,三门联手会给咱们带来很大的威胁,所以你最好还是外出历练。”南炎叹了口气,道:“其实说实话,爷爷也不想你离开,只是现在也没有办法。”

    “爷爷我不想走,他们如果来了,咱们就跟他们拼了,只要能跟爷爷在一起艾薇就很满足了。”艾薇摇了摇头,道:“而且在外无依无靠,爷爷要让艾薇去哪里?”

    “去找易辰。”南炎深吸口气,道:“依照他的实力,还不能对抗三门,但如果小心点的话,自保没有天大的问题,你跟着他我很放心。”

    “易辰。”当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艾薇心升起特殊的情愫,支支吾吾道:“可是这样合适吗?跟他在一起,难道爷爷就不担心他对你疼爱的孙女图谋不轨?”

    “别人我会担心,但易辰他的为人我很放心。”南炎捋了捋胡须,道:“恐怕在他刚刚离开南门的时候,你就想跟他一起离开了吧?”

    “我哪有。”艾薇回答得非常干脆,但见到南炎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是有那么一点点,但我只是不想他离开南门而已。”

    “你那点小心思,我哪里会不知道,走吧,如果你能早点晋级成为洪荒境,说不定还能够帮上忙,否则你留在南门没有什么作用。”南炎用非常坚定的语气道。

    “爷爷你们一定要保重,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修炼,等下次我回来的时候,那三门绝对不敢看轻咱们南门!”艾薇思索了下,而后身形一闪,朝其一个方向飞去。

    那些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易辰一点都不知道,现在他正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修炼,那场战斗他的消耗非常大,得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让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

    “咻”在易辰的吸收下,天地间的魂力,源源不断进入兽魂当,约莫吸收了三个小时之后,天地间的魂力这才退去,易辰他兽魂也恢复了平静。

    “在凤阳教那边的消耗太大了,总算彻底恢复了。”易辰睁开双眼,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那天的战斗只能用惊险来形容,要不是使用神技,恐怕真的会当场陨落。

    最终他还是胜利了,但也付出了重伤的代价,唯一得到的好处,就是在经过那场畅快淋漓的战斗之后,他已经能够百分百掌握准洪荒境的实力,并且体内的魂力也精纯到了极致。

    总的来说,那一场战斗对易辰帮助极大,拳头紧握,爆炸性的力量让他非常的兴奋,道:“果然只有不断经历生死磨练,才能以最快的度成长起来。”

    “主人选择走这条路,可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哦,稍不小心就会陨落。”小魔兽忍不住说道。的确,易辰自从踏入修炼之道以来,所经历过的危险实在太多了,好多次都险些陨落。

    如果身上没有强大的至宝傍身,换做是普通修者来的话,早就在这种危险陨落,恐怕只有易辰才能够从那些威胁过去来,所受到的磕磕碰碰,最终都化为了回报和收获。

    “对了,在主人你修炼的时候,我听到一个消息。”小魔兽使用传音道:“听很多修者说,神剑殿所有的人一夜之间陨落了,并且他们被啃噬得只剩下骸骨。”

    “还有这样的事情?”易辰非常意外,毕竟神剑殿是一个超级势力,怎么可能说陨落就陨落,道:“这个消息会不会有误?”

    “我的耳朵可是很灵敏呢,绝对不会听错。”小魔兽用肯定的语气道,这让易辰更加疑惑,道:“到底是什么人杀了他们,难道是魔兽不成?”

    如果不是听到他们的**被啃噬,易辰绝对不会想到魔兽上面去,因为只有魔兽杀了修者之后,才会将他们吃掉,但小魔兽接下来的说法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我听那些修者说,好像杀掉神剑殿成员的并不是魔兽,而是邪剑!”当听到小魔兽这句话的时候,易辰立刻有一种反胃的感觉。

    不管吃什么东西,易辰都能够接受,可吃人他可接受不了,道:“邪剑曾经将自己亲弟弟的尸体都吃掉了,如果说是他做的,也很有这个可能,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易辰看来,这样对邪剑没有任何好处,没有神剑殿的庇护,他在修者世界地位将低不少,小魔兽道:“他原来是吃掉自己弟弟,而触摸到晋级机缘,这样做会不会是为了修为?”

    “有这个可能。”易辰点了点头,道:“邪剑这个人果真阴邪至极,连吃人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看来也是一个为了修为而不择手段的人,现在我倒是期待能够跟他战上一场。”

    “就算主人不找他,将来有一天他也会找上门来。对了,三门现在都在找我们呢,咱们现在怎么办?”小魔兽的语气里面带着担忧,易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这些天来他遇到三门的人太多了,要躲避他们非常不容易。

    “准备出发去水域吧,木域和金域不能继续呆下去了,如果他们再次用强大的法阵笼罩金域和木域,咱们无处遁形。”易辰站起身来,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星相城主跟他说过水域那边的事情,一个极其混乱的地方,自然隐藏着很多不愿被束缚的强者,那边对于嗜杀之人来说,无异于一个乐园。

    易辰也想要去那个地方,挑战更多的强者,让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而且他也想要调查下,那边的妖族,是不是真的跟龙渊大陆的妖族有关系,跟他们联系的人,会不会是水域那边的人。

    “走吧!”易辰站起身来,快腾空而起,朝水域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他没有那边的坐标,所以不能直接使用传送阵飞过去。但有很多修者知道水域怎么走,易辰早在之前,就已经打听到。

    一路快飞行,没有修者能够捕捉到易辰的身影,他们只感觉一道残影在他们身前闪过,然后就直接消失不见,他们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

    正因为有这样的度,易辰才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而且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金域的边缘地带,距离水域并不是特别远。

    当然,这个并不是特别远,是那些知道水域在什么地方的修者所说,易辰从来都没有去过,所以这一番飞行就吃了亏,足足飞了一个多月时间,可并未看到水域。

    “咱们该不会飞错方向了吧?不然怎么还是没到水域?”小魔兽非常不解,忍不住怀疑起来。

    “方向错不了,只是金域和水域的地域非常辽阔,所以才会飞这么久没有到达。”易辰抬头看向前方,现在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片翠绿的平原。

    金木水火土五大域,地域辽阔无垠,如果想要依靠飞行,一位修者穷极一生也只能走遍两大域,易辰虽然在金域的边缘位置,但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飞行才能到达。

    “是需要飞一段时间没错,但主人有没有发现,咱们在这平原已经飞行几个时辰了,但还是没飞出去,而且好像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了。”小魔兽道。

    “难道说咱们了幻阵不成?”易辰也有这种感觉,环顾了下四周,脸上当即浮现出一抹笑容,道:“看来有人对咱们出手。”

    “还敢在主人面前使用阵法,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定要狠狠教训对咱们出手的人!”小魔兽张牙舞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