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七十章 教主出手【一更、求月票】

    就算还未晋级准洪荒境,一头王级魔兽,也不是易辰的对手,心在王级魔兽在易辰的眼看来,跟蝼蚁没有什么差别,他们想要凝聚王级魔兽来对付易辰,显然还嫩了点。

    “我还以为你们的阵法有多厉害,原来就这么点水平?”易辰目光在他们的身上扫过,说出一道带着蔑视的话,这种轻视的态度让他们非常不爽,他们身为一个超级势力,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看扁过。

    “如果你以为这个阵纹真的这么简单,那只能说明你太天真了!”其一位宙魂境长老冷哼一声,一挥手喝道:“继续使用阵法,不要给他喘气的机会!”

    “是!”众凤阳教的成员都冷笑起来,他们双手掐动法诀,再度催动魂力注入阵法当,这一次从里面涌出来的阵纹数量更多,铺天盖地非常庞大。

    “吼”一道道怒吼声在天地间回荡,那些阵纹凝聚出来的并不是一头王级魔兽,而是好几头王级魔兽,并且随着魂力注入,那些魔兽的数量还在增加。

    它们一凝聚出来,攻击目标就锁定在易辰的身上,它们纷纷冲了上来,杀意在它们的身体周围弥漫,那些凤阳教的成员都在冷笑,在他们看来易辰必死无疑。

    “滚!”易辰没有浪费时间,并未凝聚魂力,身形一闪直接冲上去发动攻击,一拳就能够干掉一头王级魔兽,它们根本就不是易辰的对手。

    但唯一不同的是,那阵纹还在不断凝聚王级魔兽,好像无法停止一般,它们源源不断朝易辰冲了过来,现在众人终于知道凤阳教会对阵法这么自信。

    “那个阵法好强大,可以源源不断的凝聚王级魔兽,它们不知疲倦对易辰发动攻击,依照他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强也耗不起。”

    众修者的眼神闪过异彩,那个阵法不愧是凤阳教强大的底蕴之一,如果是一大群修者来攻击凤阳教,他们也能够凭借那个阵法,拦截那些修者的进攻,而像易辰这种则会被他们的数量拖住。

    凤阳教的成员,看着被阵法拖住的易辰,他们都在冷笑,道:“无知小儿,一个人的力量,怎么能跟几万人同时控制的阵法相比,等到他魂力耗尽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难道你们不知道,在一位魔鉴师面前,使用强大的法阵,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事情吗?”在他们森冷目光的注视下,易辰的笑声在空气响起,在他的控制下,纹器和纹盘带着破空声冲出。

    “他想要做什么?难道以为自己是一位魔鉴师,就能使用抗衡我们的阵法?”见到易辰突然间拿出两样高级工具,在场的凤阳教成员都非常不解。

    “咻”在他们的注视下,易辰调动魂力注入纹器当,开始快刻画起来,一道道光芒从纹盘里面渗透出来,这并非斗灵之术,也并不是凝聚阵法,只是一些阵纹。

    “小魔兽,使用天书寻找那个阵法的弱点在哪里!”易辰喊出这句话,小魔兽立刻行动起来,小爪子挥舞,天书释放出微弱的能量,冲向那个阵台当。

    “那个阵台的确很强,但它的防御太差了,已经找到了!”小魔兽很快就有了反应,同时也指引易辰寻找阵台的弱点,掌握它的信息。

    “来了!”易辰脸上的笑容不减,当一道喝声响起的时候,他控制手的纹盘,带着破空声朝前方击出,庞大的阵纹汹涌而出,它们凝聚在一起朝阵台冲了过去。

    “咻”那些成员们根本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易辰的能量,冲入他们的阵台当,并且在这个时候,他们感觉自己好像跟阵台失去联系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使用阵纹改变了我们的阵法不成?”他们想到这一种可能,一众人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随后他们感觉阵法跟他们彻底失去联系了。

    “咻”进入他们兽魂里面的纹路抽了回去,没有半点能量注入,阵台彻底失去了光芒,他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们使用过阵法,知道它的强大,认为易辰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改变阵法。

    “这个阵法还不错,借给我玩玩。”在各种目光的注视下,易辰淡淡一笑,而后双手掐动法诀,霸道的魂力冲入那个阵台当,一道颤抖声立刻响起。

    “咻”本来数万凤阳教成员,一起使用魂力才能启动的阵法,这个时候被易辰一个人启动了,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庞大的阵纹从里面渗透出来。

    “什么,我们的阵纹真的被他控制了。”他们都表示难以置信,但易辰的确将他们的控制权抢走了,原来他刚才并未要使用魔鉴对抗,而是在改变他们的阵法!

    “凝!”易辰的轻喝声,在虚空响起,当即所有的阵纹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头头面目狰狞的魔兽,它们直接朝凤阳教的成员冲了过去。

    那些都是王级魔兽,兵器在易辰的控制下,王级魔兽的数量越来越多,它们虽然是阵纹所凝聚,但却有魔兽嗜杀的本性,直接就对凤阳教的普通成员发动攻击。

    “不好,快点防御!”他们反应度都很快,此时同时大喊一声,催动魂力进行防御,但他们的回击没有半点作用,王级魔兽将他们一个个碾压成碎片。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现在他们算是确确实实的感受到自家法阵的强大,当然这样的亲身体验,给他们带来的是灭顶之灾,空气弥漫起浓重的血腥味。

    “救人!”凤阳教主反应非常快,他面色阴沉喊出这句话,当即所有成员开始行动起来,那些宙魂境快冲上去对抗那些王级魔兽,想要将局面控制住。

    “让你们尝尝阵法自爆的威力!”易辰不会让他们救人,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铲除凤阳教,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双手立刻结印,喝道:“爆!”

    “不好,快点走!”他们都睁大双眼,在知道易辰的意图后,纷纷转头往城市外跑去,那个阵法非常强大,直接爆炸的话他们肯定会有危险,现在离开这里才是重之重。

    “轰”可是他们晚了一步,那个阵台开始颤抖起来,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在这一瞬间,它猛然间炸裂开来,一道狂猛的威势直接席卷所有的凤阳教成员。

    “啊!”所到之处,凤阳教的成员直接就被干掉,他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凤阳教主脸色阴沉起来,赶紧喊道:“所有一起同时凝聚魂力拦截那股能量!”

    “快!快!”那些成员终于反应过来,他们此时纷纷催动魂力,连同那些宙魂境强者,还有凤阳教主,一同在前方凝聚出一个护盾,拦截强**阵的自爆。

    他们反应相当及时,但法阵的自爆,还是带走凤阳教一半成员的性命,整座城市都被摧毁了,房屋尽数坍塌,这次凤阳教损失惨重,并且还有很多凤阳教成员受了重伤。

    “那爆炸的威势好恐怖,易辰的对待敌人的手段,果真如传说一样残忍,刚才那一次爆炸,带走的可是上万条性命!”远处观看的修者都受到影响,他们纷纷往后面退开,道。

    在对待自己敌人方面,易辰从未心慈手软过,如果今天不杀了他们,日后倒在他们手的便是自己。俗话说斩草需要除根,易辰不过是奉行这句古言罢了。

    “该死。”凤阳教主脸色阴沉无比,本来以为使用阵法,能够将易辰拖住,没想到他直接用魔鉴夺取了阵法的控制权,将那个阵法收为己用,让他们损失惨重。

    “凤阳老鬼,滚上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位所谓的教主到底有多强!”易辰目光锁定在凤阳教主的身上,在众多成员当,唯有凤阳教主的修为最强,易辰很渴望跟他一战。

    “希望你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凤阳教主喊出这句话,而后双手掐动法诀,一把魂器带着破空声,从他的储物戒当冲了出来,那是一把青色大刀!阵纹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头面目狰狞的魔兽。

    “洪级下等魂器!”感受到他手武器释放出来的威势,易辰立刻判断出它的等级,笑着道:“看来这一件是你们的镇教之宝,我很感兴趣,等灭了你们凤阳教,再拿来玩玩。”

    “魂器你别想得到,死倒是有份!”易辰那种狂傲的语气,让凤阳教主受不了,他要出手了!只见在他的控制下,一道道魂力注入手的青色大刀当,威势在天地间弥漫开来。

    “杀!”凤阳教主的喝声,在这天地间回荡,他双手持剑,直接朝前方劈出,庞大的能量凝聚成一把巨剑,斩碎前方的空间,朝易辰冲击而来。

    “来了!”劲风在前方搅动,易辰嘴角勾起凶残的弧度,双拳在此时紧握起来,魂力好像火焰一般缭绕起来,面对拥有洪级下等魂器的准洪荒境,易辰没有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