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六十八章 攻打凤阳教【三更、求月票】

    易辰的飞行度非常快,途他使用变幻之术改变自己的容貌,现在他在金域和木域,就算一个三岁小孩子都能够将他认出来,如果不改变自己的容貌,恐怕还没有到凤阳教,就被人认了出来。

    一路飞行非常顺利,逸枫他们给的地图没有错,进过半天飞行之后,易辰来到凤阳教所在的位置,这里并不算偏僻,周围的还有甚多城市,而凤阳教就在最大的一座城市里面。

    他们并未像其他超级势力一样,将自己低底盘建立在偏僻的地方,因为凤阳教相对其他势力来说,它的商业更为发达,建立在城市里面,能够帮助他们更好的与商团交流。

    “那就是凤阳教吗?”当易辰来到这里的时候,双眼眯成锋芒状,目光锁定在城市间位置,那里正有一座高耸的建筑,一眼就能看出是凤阳教的总部。

    停在原地观察了下,易辰发现,普通修者无法进入凤阳教所在的城市,里面全部读都是凤阳教的人,并且还有很多凤阳教的成员在巡逻,他们好像在提防着什么东西。

    “奇怪,以前凤阳教所在的城市,会开放给我们进去,现在怎么一副戒严的模样?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有很多修者来到这个地方,他们都非常不解,询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前段时间凤阳教联合其他几大超级势力,在藏语城里面围杀易辰的事情难道你们忘记了?”一位好像是知情者走了上来,笑着说道。

    “这个我们当然记得,当时我还在场呢!易辰大展神威,实在太厉害了!杀准洪荒境,简直像切菜一样!”提到当日的事情,那些修者都非常兴奋,同时也问道:“那他们现在戒严,跟那件事情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他们要是杀掉了易辰还好,可惜易辰并没有死,而且还晋级成为准洪荒境,成功脱险,隐藏在暗。那是一头潜藏在黑暗的猛兽,你说凤阳教能不怕?”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都害怕易辰来找他们麻烦,毕竟光明正大的来,他们并不怕,但一位准洪荒境,暗给他们捣乱,他们可吃不消。

    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一是再度联合其他几大势力,将易辰这威胁拔掉,另外一个便是龟缩在家里,防止易辰来给他们捣乱,显然他们选择了后者。

    “算他们有自知之明,不然不管他们派再多的强者过来,也会被主人你像切菜一样切掉。”小魔兽用骄傲的语气道。在它看来易辰就是一个无人可敌的变态!

    “低调,低调。”易辰微微一笑,目光从四周扫过,发现凤阳教四周,还有强大的法阵保护,道:“他们这里有很多法阵,强行冲进去的话会有危险,还得做好一些准备才行。”

    并没有在这里逗留,易辰非常低调进入人群当,在城市外围游荡起来,然后便找了一个地方休息,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他才重新走了出来。

    白天这里非常热闹,但一到晚上,这里就变得非常安静,周围没有一个修者在走动,只能感应到空气魂力的流动,有一些人在休息,而另外一些人则在修炼。

    “开始动手吧!”易辰脸上浮现出笑容,一挥手,纹器和纹盘从储物戒里面冲出来,他开始小心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在纹盘上面浮现,微弱的天地之威在空气弥漫。

    “主人咱们是不是谨慎过头了,依照你的实力直接杀进去就行了,怎么还在这里布通天困神阵?”小魔兽跟随易辰非常久,从这股威势当就能感应到他布下的是什么东西。

    通天困神阵是一个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大阵,威力非常强大,易辰以前曾经使用过好几次,每每能够帮他化险为夷,而在小魔兽看来,铲除凤阳教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没想到他还是这么谨慎。

    “小心能驶万年船,不能掉以轻心。”易辰轻声一笑,继续刻画阵纹布下,他这是直接在周围的城市里面布阵,胆子非常大。

    但易辰却胸有成竹,一点都不怕被别人感应到,这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因为如果没有足够实力的话,稍微泄露出一些能量波动,都会被那些强者感应到。

    以前易辰布置通天困神阵,需要好几天的时间,现在实力提升到准洪荒境,再加上对法阵又有了新的感悟,布阵的话能够缩短一些时间,但不管怎么样都需要两天的时间。

    当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易辰就收回纹器和纹盘,右脚轻轻一踏地,他刻画出来的阵纹,全部都隐藏到地面上,这样的手段要是让普通魔鉴师看到,肯定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已经有人出来走动了,而易辰并未在外面游荡,找到一个地方藏身,直到夜幕降临,他再度出来刻画通天困神阵,动作非常快,当快要天亮的时候,他就完成了所有的阵法。

    “行了。”看着自己布下的法阵,易辰脸上浮现出笑容,此时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沸腾了,恨不得现在就冲入凤阳教当,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今晚,就是凤阳教灭教之时!”说出这句话之后,易辰心神一动,将自己布下的法阵全部都藏入地面上,而后身形一闪,快朝远处冲去。

    城市又恢复了热闹,凤阳教的人继续封锁最大的城市,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易辰没有骚扰他们的心思,所以他们这样戒严,完全就是多余的事情。

    他们更加不会知道,易辰已经将目光瞄准他们总部,真正想要的,是直接将他们总部都拔掉,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空气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息。

    凤阳教的成员,似乎受到那股气氛的影响,他们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凝重,抬头看向虚空,道:“这气氛我怎么感觉不动静,而且我的眼皮一直都在跳,该不会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你想太多了,咱们可是在总部,有谁敢来咱们这里闹事。”其一位成员笑了起来,道:“就算是那个易辰敢来咱们这里,也别想活着离开,我一定会让他看看咱们凤阳教的厉害!”

    “就是!我看教主他们担心过头了,那个易辰个人实力虽然强,但晾他也不敢来闹事,你没看到咱们这里非常平静,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吗?”

    凤阳教的成员们都在冷笑,一提起易辰,他们都来了精神,一个个口头上将易辰往死里踩,好像在他们眼里看来,易辰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失败者。

    “一群失败者,只能在口头上面过过瘾,他们现在说得这么厉害,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今晚会有怎样精彩的表现。”他们的聊天让小魔兽非常不爽,摩拳擦掌道。

    易辰倒是没有放在心上,盘坐在远处一块石头上面,闭目修炼,在大战开始之前,他要将自己的状态调到巅峰才行,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的发挥。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今晚会有大事情发生,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天空上面弥漫起片片乌云,一道道闷雷般的声响,好像擂鼓之声,从乌云当传出,让整个天空都在颤抖。

    倾盆大雨落下,啪嗒在地面上,发出一道道异响声,易辰并未躲避,那些雨水并未触碰到他的衣服,而落在距离衣服只有一毫米的位置,正有一股气息贴在他的衣服上。

    “开始吧!凤阳教,今晚让你们尝尝来自心底深处的怒火!”一道声音,从易辰的心响起,他身躯一颤,快腾空而起,缓缓朝凤阳教所在的城市飞了过去。

    “什么人?”易辰他刚刚靠近,立刻就被凤阳教的成员发现,正是早上在口头上,将易辰各种踩的凤阳教成员,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凝重。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炸响开来,闪电从乌云当钻出,银光映照在易辰的脸庞上,当望见他的模样之后,所有凤阳教成员均是抽了一口凉气。

    “什么,是易辰!不好,易辰来了!”他们脸色都被吓白了,已经没有了早上的神气,转头就往城市里面冲去,似乎想要通知其他成员,也好像是想躲避易辰。

    “早上的时候嘴巴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逃跑了?”易辰嘴角勾起一抹凶残的弧度,双手朝两边张开,魂力好像火焰一般缭绕而起,周围的空间扭曲起来。

    “杀!”一道怒喝声在天地间回荡,易辰双手合十朝前方劈出,魂力凝聚成一把巨剑,斩碎虚空朝那些凤阳教的成员劈去,他们在此时都睁大双眼。

    他们原来是对易辰不屑一顾,但此时面对易辰的能量,他们提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一道震耳的声响传出,几位凤阳教的成员,直接就被笼罩在其,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