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四十五章 年轻人再现【四更、求月票】

    这种又啰嗦又烦闷的战斗,易辰看来就想吐,真相一把冲上前去抽他们一人一个大嘴巴。

    “真是的,他们这么拖,对得起观众吗?虽然不用买票,但怎么说浪费的都是咱们的时间。”小魔兽嘟着嘴,道。

    “现在也只能耐心的等下去,机会合适的话咱们就出手。”易辰摇了摇头,等也是没有办法,如果他不需要荒元龙凤灵石,也就不会在这里傻等着。

    “土域来我们金域撒野,胆子挺肥。”邪剑从远处飞过来,用森冷的目光看着三位准洪荒境,道:“就你们这三个人,还是滚回去吧。”

    “哼。”听到邪剑这番话,东门长老双手掐动一个法诀,一股股魂力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在众人的注视下,只见他调动一股魂力打入储物戒当。

    “咻”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黑色的盒子从他的储物戒里面冲出来,他带着呼啸的风声冲到虚空,炸裂开来,凛冽的劲风在搅动,一股强烈的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那是信号弹。”见到这般情形,他们立刻知道东门站长老在做什么,他这是在召集四门的人。

    “轰”每一个信号弹,里面都有一个特殊的阵法,只要使用只有,便会凝聚出一个传送漩涡,并且那个传送阵,还是链接四门的传送阵,此时一道沉闷的声响,从信号弹所在的位置响起,一个黑色的传送漩涡,在这一瞬间凝聚而成。

    “四门有又有强者要来了!”见到这般情形,易辰脸上浮现出笑容,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局面,强者来越多,打得越激烈越好!

    “咻”在众人的注视下,三道身影从那个黑色的漩涡里面冲了出来,他们都身穿着东门长老的服装。

    “你们不是去追杀那个易辰了吗?怎么停留在这里?难道遇到了麻烦?”三位东门长老不解,使用传音询问道。

    闻言,那位东门长老使用传音,将这里发生的事情经过,跟他们三人都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他们三人同时抬头朝荒元龙凤灵石看去,道:“那样的神物,当然不可能跟那些普通的修者,应该归我们所有。”

    丁古家主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刚刚还说人家人少,可他们却有特殊的手段,召集来三位准洪荒境,这一下他们的情况不妙了。

    “就算来的人跟我们一样多,想要得到荒元龙凤灵石,你们也得付出代价!”天罡副门主喊出这句话,而后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不要跟他们废话了,一起动手干掉他们吧。”刚来的三位准洪荒境长老,他们都没有废话,同时调动魂力,打入自己的储物戒,纹器和纹盘,带着破空声冲了出来。

    “咻”他们六人事释放出强横的气息,而后便开始控制纹器开始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在他们的纹盘上面浮现。

    “跟他们拼了!”丁古家主他们也拿出自己的魂器,催动魂力注入其,直接发动攻击!

    “杀!”他们身体带着呼啸风声,朝六位四门长老冲了过来,他们一人对一个,在虚空上面展开非常激烈的战斗。

    同时邪剑他也参与在其,他也挑选了一位准洪荒境长老,与他战斗在一起,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他打得非常吃力。

    “邪剑他的实力很强,同境界当少有敌手,但想要越级挑战,还是差了一些,除非拥有神物傍身。”那些围观的修者,对着邪剑指指点点。

    拥有强大的至宝,修者的战力也会无限提升,这也正是为什么,众修者对易辰非常羡慕的原因,他身上的至宝数量太多了,几乎到了让人恨的地步。

    “是时候准备出手了。”见到那些强者们激战正酣,易辰脸上的笑容更甚,他们打得越激烈,对他就越有利,毕竟他现在身处在暗。

    “恩?主人我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就在这个时候,小魔兽抬头看向左边位置,同时也提醒易辰。

    “熟悉的气息,那会是谁?”易辰非常疑惑,按照小魔兽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立刻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咦?是他?”那是一道年轻的身影,当见到他的时候,易辰忍不住惊疑一声。

    那是一位年轻人,身穿着白色长衫,手还拿着一把折扇,看起来非常潇洒,易辰曾经见到过!而且就在不久之前,那次正是在万灵盛会的时候!

    没错,他就是当初比赛时,易辰遇到的神秘年轻人,当初他展现出来的实力非常凶悍,唯一让易辰感到遗憾的是,当初他直接就退赛了,并未跟易辰决一胜负。

    那个时候,易辰对他的身份非常好奇,可他又不是四门里面的人物,也没有听到关于他的事情,就好像是一个凭空出现的人一般。

    而且更加遗憾的是,自从万灵盛会之后,易辰就再也没有见到他,本来都快将他忘记了,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也是为了荒元龙凤灵石而来?”易辰的双眼眯成锋芒状,看来蚌鹤相争,不单只有他等着做渔翁。

    “咻”就在这个时候,十五道身影,带着呼啸的风声,从众多修者群腾空而起,他们快朝荒元龙凤灵石冲了过去。

    “他们都是宙魂境。”当感受到他们的气息时,易辰立刻判断出他们的修为,他们没有身穿任何一个势力的服装。

    而且他们的配合并不默契,看向对方的眼神还充满了敌意,从这里就能够看出来,他们并不是同一伙人,而是一些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闲散修者。

    他们都拥有宙魂境的修为,差一点就能够进入准洪荒境,但一直都被卡在那里,他们已经鹤发苍苍,寿元即将走到极限,这对他们来说,是唯一的机会。

    “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我们在,还轮不到你们来做黄雀!”正在战斗的丁古家主,见到他们到来,当即冷哼一声,一股庞大的能量,在他们的控制下涌出,朝那些宙魂境冲击而去。

    “凝!”他们并不是同一伙人,但面对准洪荒境的攻击,他们都知道凭借个人的实力,没有办法扛过去,十五人的喝声同时响起,魂力在他们的控制下涌出,在身前位置凝聚出一个护罩。

    “轰”他们凝聚出来的防御很强大,但丁古家主的攻击同样也不弱,在碰撞在一起的瞬间,他们凝聚出来的护罩直接就被击碎,霸道的力量将他们震退。

    “该死,就算是准洪荒境,也阻挡不了我抢夺荒元龙凤灵石的决心!”他们嘴角都溢出鲜血,同时大喝一声,再度朝荒元龙凤灵石冲了过去。

    丁古家主他们都有自己的对手,如果贸然分心攻击的话,对他们各自的战斗非常不利,所以这一次他们并未出手,而是专心自己的战斗。

    在他们看来,宙魂境就是蝼蚁,而且他们并不是同一伙人,肯定会为了荒元龙凤灵石大打出手。

    “滚开!”果不其然,就在他们都到了黄元龙凤灵石旁边的时候,一群人同时发出怒喝声,调动魂力开始打了起来。

    如果他们肯让其一个人得到荒元龙凤灵石离开,这样的话他们还有机会抢走荒元龙凤灵石,可惜他们并不是一伙人,所以不可能帮助对方。

    “那个年轻人要动手了吗?”普通宙魂境之间的战斗,易辰没有心思去看,他转头朝那位年轻人看去,他敢肯定,年轻是为了荒元龙凤灵石而来。

    “咻”易辰的想法是成立的,当他这道声音响起的时候,年轻人出手了,只见他双脚轻轻一踏地,好像苍鹰一般腾空而起,眨眼间来到虚空,双手掐动法诀,调动魂力朝荒元龙凤灵石笼罩而去。

    “又有人出手了!”那位年轻人一出现,立刻吸引来不少目光,他们都非常意外,没想到出手的是一位陌生的年轻人。

    “休想!”距离他最近的有两位宙魂境老者,他们同时发出一道怒喝声,而后调动魂力朝前方击出。

    “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他们两人往后面退了出去,以吐出一口猩红鲜血的代价,将为神秘年轻人的攻击拦截了下来。

    “好强,他到底是什么人?”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众修者一片惊叹,那年轻人实在太强了。

    “咻”年轻人的脸上浮现出笑容,他一点都不紧张,这个时候又出手了,在他的控制下,魂力带着破空声涌出,凝聚出巨手朝荒元龙凤灵石罩去。

    这一次,他释放出来的魂力,比刚才还要强大,那些宙魂境都不敢去接,因为他们害怕自己会受伤。

    “轰”可就在他的魂力,快要碰触到荒元龙凤灵石的时候,一道残影带着呼啸的风声冲出,瞬间功夫来到灵石旁边,双拳紧握,带着破空声朝那股轰击而去。

    神秘少年的攻击被拦截下来,同时易辰的声音也在虚空回荡:“你的对手,可不单只是他们,我差不多也能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