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三十四章 猴子离开【一更、求月票】

    因为荒元龙凤灵石的消息传开,藏语城聚集很多修者,并且各大超级势力也都到来,如果天陨重剑弄出来的威势太大,肯定会将他们吸引过来,到时易辰就会暴露。

    所幸天陨重剑的威势并不强,没有被外人察觉,望着漂浮在虚空的天陨重剑,易辰脸上浮现出笑容,以后使用天陨重剑,魂技的威力将会更强!

    “主人,你身上还有一个丁古巨鼎,要不要将它也吸收掉?”小魔兽开口询问道。

    丁古巨鼎是一个洪级下等魂器,对别人来说也算得上难得的超级至宝,但对易辰来说,已经显得鸡肋,使用天陨重剑,能够发挥出更强的威力。

    “还是先放在那里吧,就算吸收了,天陨重剑也不一定能晋级。”易辰微微摇头,道:“等用丁古巨鼎,将丁古家的人全都解决掉,再将它吸收掉。”

    “嘻嘻,他们死在自己家族的巨鼎下,也算是死而无憾勒,好期待他们到时的表情会是怎样。”小魔兽摩拳擦掌道。

    “没想到那把剑还能吸收器灵。”猴子的惊疑声,在易辰的兽魂响起,他身形一闪立刻来到外面,用炙热的目光看着天陨重剑。

    “猴子你又在打什么主意?”见到他两眼放光的模样,易辰做出防备的姿态。

    “没什么,只是想跟你借这把魂器玩玩。”猴子直接朝天陨重剑扑过去,在万魔巢的时候,他就在打天陨重剑的主意,现在直接就动手了。

    “重剑,过来!”易辰的反应也很快,没有半点紧张,一挥手,天陨重剑似乎有了感应,朝易辰飞了过来,被他收回到储物戒当。

    猴子本来想突然出手,在易辰反应不及的情况下夺走天陨重剑,可惜易辰反应非常快,让他扑了个空,当即他龇牙咧嘴看向易辰,道:“你这小鬼怎么这么小气,让我看下都不行?”

    “给你看了,你觉得有多大几率回到我手?”易辰耸了耸肩,这只死猴子一点都不靠谱,一天到晚都在打他身上至宝的主意。

    要不是自己防范工作做得不错,至宝早就被它夺走,留着它在身边,根本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做出一些不利于自己的事情出来。

    “算了,猴爷我不跟你计较那么多,你想要抢夺荒元龙凤灵石,自己动手吧,猴爷我不奉陪了。”猴子眼睛里的贪婪逐渐收敛,好像在赌气一般。

    “哦?难道你要走了吗?”从他这句话当,易辰得到了一些信息,不过猴子要离开也很正常,就算他自己不提出来,易辰迟早会跟他分道扬镳。

    他是远古生灵,知道很多东西,要是肯说的话,能给易辰带来很多好处。可依照猴子贪婪的本性,要他说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正因为他知道的事情太多,易辰随时要小心被他算计,他早就想要甩掉猴子,没想到不用他开口,猴子倒是表露出想要离开的想法。

    “猴爷我不像你这个小鬼,要做的事情多了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猴子话说得非常痛快,直接朝大门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真是舍不得啊!毕竟咱们共患难这么久。”猴子转头说出一道伤感的话,不过他的目光却是在易辰储物戒上面,他舍不得的不是易辰,而是他戒指里面的至宝。

    “保重。”易辰倒是没有挽留,心也没有太多的感触,这些日子也多亏了他,自己才能得到阴阳石,还有一个就是得到五大神诀之一。

    “猴爷走了。”猴子只是一挥手,身形一闪朝外面冲去,最终消失在易辰眼前,隐入漆黑的夜色当。

    “猴子现在才离开,实在可疑。”易辰眉头微微一挑,其实他现在非常不解,为什么猴子要告诉他荒元龙凤灵石的消息,引诱他来藏语城。

    而且来到这里之后,他又不跟易辰在一起,而是选择离开,如果他另有图谋,应该会跟易辰在一起,而不是自己独自离开才对。

    “说来还真是奇怪呢,主人咱们还是小心点为妙。”小魔兽对猴子的猴品也很怀疑,提醒道。

    不用小魔兽提醒,易辰都知道怎么做。猴子有什么计划,易辰并不知道,唯一能做的便是小心一点,其他的想太多,只会平添烦恼。

    “主人我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正在靠近。”便在这个时候,小魔兽似乎有所发现,使用传音道。

    “熟悉的气息,会是谁?”易辰非常奇怪,按照小魔兽指引的方向望去,在窗户位置,他的确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并且她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朝易辰这边走来。

    “那么多超级势力前来,公子还敢在这里住下,这份勇气着实令人佩服。”对方似乎知道易辰住在里面,使用传音道。

    “韩敏!”从这道声音,易辰判断出来人的身份,他非常的惊奇,自己使用了变幻之术,完全收敛了气息,韩敏是怎么知道他来到这里。

    表面上易辰还是很平静,迈开脚步走到窗户位置,当推窗而出的瞬间,望见一道妖媚的身影漂浮在不远处,四周静寂无声,夜幕下只有韩敏一人。

    银月挂在高空上,一缕柔和的月光倾洒在韩敏脸庞上,肤色如玉,更添几分诱惑,要是有修者见到她这般模样,定然会被迷得神魂颠倒。

    “原来是韩敏仙子,半夜来阁下这里,所为何事?”易辰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这一次也没有被韩敏的魅惑之术所诱惑,一副非常自然的模样。

    见到他一副认真又谨慎的模样,韩敏噗嗤一笑,道:“现在没有外人,公子不用继续伪装,我修炼的秘术,能够看出别人的真实面目。”

    “这韩敏果然不简单。”易辰双眼眯成锋芒状,他的拳头紧握起来,随时准备发动攻击,各种想法在他脑海浮现。

    一开始遇到韩敏时候,她的目光就放在自己身上,并且对易辰使用魅惑之术,可惜没有成功,看来她真的修炼了特殊秘技。

    要是身份被他暴露出去,易辰的处境会非常不妙,首先会成为各大势力攻击的目标,在等待抢夺荒元龙凤灵石期间,他不想发生任何意外。

    “若是想暴露公子的行踪,我也就不会来这里,外面说话不方便,是否可以里面说话?”韩敏从易辰的反应,知道他心在想些什么,赶紧说道。

    “韩敏她的实力不弱,要是打起来,肯定会被其他人知道,对咱们的计划会有影响呢。”小魔兽使用传音道。的确,易辰也是想到这一点,才没有立刻动手。

    “里面请。”易辰不知道韩敏来找他所为何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当即韩敏身形一闪,飞入房间当,观望了下房间里面的环境,然后不紧不慢走到一张大床上,坐了下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影响不是很好,我无所谓,但韩敏仙子乃是万花楼的花魁,传出去就不怕毁了名声?”易辰目光从韩敏身上扫过,他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似乎放韩敏进来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上次你来龙渊大陆,那时我便当着众修者的面,选择了你,整个金域的修者都知道,所以我倒是无所谓。”韩敏用幽怨的目光看向易辰,道。

    身为万花楼的花魁,金域第一美人,拜在她石榴裙下的男子无数,就连那些超级势力里的超级妖孽,也都为她倾倒,可惜她偏偏选择了易辰。

    但让所有修者没有想到的是,易辰竟然公然拒绝了,而且没有丝毫留恋的离开,连看都没看韩敏一眼,当初这件事情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

    花魁只能做一次选择,在万花楼看来,在韩敏做出选择的时候,便决定了一切,毕竟是花魁自己所选,他们没有办法改变。

    “当年做出选择的是韩敏仙子,而不是我易辰,说起来咱们其实没有任何的关系,倒是你让我遭到了不少超级妖孽的嫉妒。”易辰摇头道。

    “真是个异类。”见到他这般模样,韩敏心忍不住响起这句话,其他修者见到她,哪一个不是被迷得神魂颠倒,可偏偏易辰就是不着道,完全将她当成透明。

    她哪里知道,易辰现在是凭借魂力才稳住心绪,韩敏的魅惑之术的确强大,只要跟她在一起,易辰感觉自己无时无刻在受到侵扰。

    当然了,能够顺利抵挡魅惑之力,也跟易辰本身有关系,像艾薇、香蝶、微娜、安若,她们每一个都有绝美的容颜,所以在这方面他的抵抗力提升了很多。

    “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韩敏看的就是你。”韩敏站起身来,踩着莲步来到易辰身前,身体直接朝他的肩膀靠去。

    易辰呼吸一滞,他感觉自己的心神震荡了下,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并且在韩敏靠近的时候,他感觉空气弥漫的魅惑之力更强烈,他的心神受到了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