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邪剑【七更】

    “破!”一道森冷的喝声在周围回荡开来,易辰腰间猛然一扭,在转身的转瞬,双掌缭绕起强横的魂力,带着破空声朝前方击出。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只见那位准宙魂境释放出来的能量攻击,直接就被易辰击散,化为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消散在空气。

    这个可是央广场所在的位置,此时在这里的修者数量非常庞大,他们立刻就被这边的战斗吸引,脸上全部都浮现出惊疑之色,竟然有人敢在这里跟神剑殿的人对抗。

    “竟然一招就击散了我的攻击。”而当那位准宙魂境神剑殿长老,见到自己的魂力被易辰轻而易举的击散后,当即便睁大了双眼。

    “给我下来!”易辰的目光瞬间将他锁定,要是不将他干掉的话,肯定会让小娃她们也陷入危险,当即一声怒喝,双手掐动法诀,魂力带着破空声从他的体内汹涌而出。

    “轰”当一道沉闷声响传出的瞬间,那些魂力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条巨大的锁链,带着破空声朝虚空那位准宙魂境长老冲了过去,将他的双脚缠住。

    对方没有想到易辰的反击这么快到达,在想要挣开的时候,易辰双臂猛然一用力,当即那位准宙魂境长老便被他从虚空上面拖了下来,重重的砸在地面上,轰出一个深坑。

    “咻”并未就此停止,在这一瞬间,易辰身躯一颤,快腾空而起,随后带着破空声从虚空俯冲而下,好像流星一般朝那位准宙魂境冲击而去。

    “轰”那位神剑殿长老刚想要站起来,可在那一瞬间,易辰带着破空声撞击在他的身上,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他再度被踩回到深坑里面去。

    身为一位准宙魂境,在易辰的面前竟然连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一次直接就被打成重伤,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周围那些围观的修者都倒抽一口凉气,这样的实力实在太恐怖了,而当家让他们震惊的是,易辰的年纪看起来太年轻了,难道说他也是一位准宙魂境?

    “这么年轻的准宙魂境,就算丁古四杰在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没有办法比拟,他到底是什么人?”

    那些修者们都非常的好奇,而易辰可没有时间在这里逗留下去,身形一闪快冲到艾薇她们那边,道:“快点使用那个传送阵离开。”

    此时那个传送阵已经快要凝聚完成,艾薇和小娃两人此时都没有怠慢,飞朝那个传送阵所在的位置冲去。

    “这么着急着走?”一道桀桀的冷笑声,此时在虚空响彻开来,周围的空间在此时好像是凝固了一般,那笑声给人一种森寒的感觉。

    “又有人来了。”易辰在听见那道笑声的时候,脸色当即凝重起来,他用警惕的目打量周围的空间,可并没有丝毫的发现,来着到底是什么人。

    “臭流氓小心。”便在这个时候,艾薇大喊一声,同时易辰感觉左边传来了一道沉闷的声响,一个漩涡在此时瞬间形成。

    “轰”一股恐怖的能量带着破空声从那漩涡当冲了出来,凝聚出一把巨剑,斩碎虚空朝易辰轰击而来。

    那攻击来得非常突然,当易辰转头看去的时候,攻击已经来到身前,此时他没有丝毫的怠慢,双手掐动法诀,魂力汹涌而出,在他身前的位置凝聚出一个盾牌。

    “轰”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那股能量直接击碎易辰的盾牌,当即沉闷的声响传出,易辰感觉前方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他立刻就被震退出去。

    双脚在地面上勾出长长的沟壑,等待稳住身形后,易辰感觉双臂传来发麻的感觉,当即抬头朝那个漩涡看去,不知道前来这里的是什么人。

    “桀桀。”阴邪的笑声再度从那个漩涡当传出,随后便见一道身影从那个漩涡当飞出来,他身穿着神剑殿的长衫,一半的脸庞隐藏在那衣领当,背后背着一把黑色渗透着死气的长剑,眼神带着阴邪之气。

    那是一位年纪约莫在二十**岁之间的年轻人,当易辰看到他的时候,当即拳头紧握起来,从他释放出来的气息可以判断出,刚才的攻击就是他所发。

    “见过邪剑少主!”当那些神剑殿的成员,望见那位年轻人的时候,所有的成员都用恭敬的语气,同时也行礼,他们的身躯在微微颤抖,似乎在惧怕着那位年轻人一般。

    “他就是邪剑?”从那些成员的话,知道来着的身份,易辰忍不住惊疑,眼前之人就是被他们自己门派封印的邪剑,不知道神剑殿为什么要将他封印,但看到他的时候,易辰不知道为何会有一种厌恶的感觉。

    “没用的东西。”邪剑一挥手,一股能量带着破空声冲出,击那些朝他行礼的神剑殿成员,霸道的力量将他们击飞,全部都被他干掉。

    竟然杀害自己人,并且从对方的眼神,看到的并没有半点痛苦和悔恨,而是一股非常浓烈的快感,如此变态的行径让易辰心头一紧,看了来对方绝对是那种嗜杀成性的人物。

    “不用隐藏身份了,你就是姓易的对吧?”邪剑目光锁定在易辰的身上,桀桀冷笑道。

    恐怕在他刚才动手的时候,对方就已经看穿了他的身份,易辰也觉得现在已经没有隐藏的必要,当即使用变幻之术,改变回自己原来的容貌。

    “他竟然是易辰。”围观的修者此时在见到易辰的真实面貌后,全部都倒抽一口凉气,他们刚才都在猜测他的身份,可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会是怎么怎么想都没有想到的一个人。

    同时在知道他的身份后,那些围观的修者也都好奇起来,当初易辰曾经杀了邪剑的弟弟剑痕,两人可以说是冤家路窄,如今相遇不知道会不会爆发一场惊天之战,此时他们都非常的期待!

    “当就是你杀了我的弟弟吧?”邪剑桀桀冷笑,道:“其实真应该多谢你,要不是你杀了我,我又岂能尝到他的鲜血,他的**,他的兽魂,更不会被他们从封印放出来。”

    难道对方吃掉了自己的弟弟不成?这番话让易辰愣然,随后心便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此时他感觉眼前这个邪剑,根本就是一个变态,竟然将自己弟弟的**吃掉了。

    “吃自己亲人的血肉,那是多么痛快的一件事情,在那种美妙的快感,阻碍多年无法提升的修为终于有了提升。”邪剑似乎自说自话,随后好像癫狂一般狞笑起来,道:“为了报答你,今天我决定在这里杀了你,然后生吃了你,看看来自龙渊大陆的人,**到底有何不同。”

    “你这个变态。”听到他的话,艾薇当即便大喊一声。

    “对了,还有你这细皮嫩肉的女人,爽滑的肌肤一定非常的可口。”邪剑目光放在艾薇的身上,一条猩红的舌头好像魔鬼一般探出,在嘴唇边上舔了舔。

    “自说自话表演够了吗?”易辰耸了耸肩,此时说出一道平静的话,似乎对对方的话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一般,道:“要战,放马过来便是。”

    那个传送阵暂时没有凝聚出来,易辰他们现在没有办法离开,所以只能硬拼到底。身为神剑殿最恐怖的超级妖孽,易辰倒是想要知道他的修为到底有多强。

    “有意思。”猩红的舌头舔了下嘴唇,邪剑他桀桀冷笑,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当即一股阴寒的气息朝四周蔓延开来,当即周围的空间都凝固了一般,阴寒蚀骨。

    死亡的气息在天地间弥漫,从这股气息当就能看出邪剑的恐怖,那些修者们此时纷纷调动出魂力,快往后面退开。

    “轰”下一秒,邪剑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当即那些死亡的气息凝聚在一起,带着恐怖的威势朝易辰冲击而来,度非常的快,所到之处空间都扭曲起来。

    “主人那是准宙魂境的气息。”小魔兽在感应到那股气息的时候,当即便大喊一声。

    “难道就只有准宙魂境吗?他给我的感觉,远远不止准宙魂境这么简单。”易辰眉头微微一皱,但现在想太多也没有用,双手掐动法诀,气息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

    “杀!”喝声响起,易辰的气息疯狂的搅动起来,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把锐利的长剑,带着破空声朝邪剑的气息冲击而去。

    “轰”两股气息撞击在一起,凛冽的杀意让空气凝聚出了冰花,劲风在周围搅动起来,将两人身上的长衫吹得啪啪作响。

    易辰将对方的气息拦截了下来,而当他接触到邪剑释放出来的气息后,有一种背后发寒的感觉,别人的气息和杀意是冷,而他的气息却是阴邪。

    “能够拦下我的气息,桀桀,不错。”邪剑眼眸间闪过森寒,双手瞬间结印,当即在易辰前方的气息炸裂开来。

    Ps:今天先更到这里,明天继续,本来承诺十章还欠三章,算到明天的吧,明天再更七章就完成任务了。每次更新在标题后面都有章节数,要看多少章一目了然。

    ps:铁手先去构思下后面的布局,月票即动力,兄弟们一起发力,将前面几个刷子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