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葬神之地的神秘强者【一更】

    太古神剑的器灵,已经被易辰打残,因此它的威势此时已经弱到极点,但依旧非常的顽强,不管易辰使用什么办法,就是不肯吸收他的鲜血认主。

    “我就不信你不就范!”眼神闪过锐利的光芒,在易辰的控制下,岩浆之精直接就将太古神剑包裹住,炙热的火焰在此时开始燃烧起来。

    太古神剑等级明显就岩浆之精还要高,但它现在已经是最虚弱的状态,因此岩浆之精的高温让它颤抖起来,一股股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剑身并未受到岩浆之精的影响,但藏在太古神剑的器灵,却是没有办法撑下去,此时一道道虚弱的龙吟声从太古神剑当朝四周响彻开来。

    已经非常虚弱的器灵,要是继续这样被焚烧下去的话,肯定会直接化为粉末,它并不想认主,但若是继续坚持下去的话,肯定会被干掉。

    “看来你还是不肯就范。”易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身躯一颤,体内释放出来滴温度猛然间提升,岩浆之精的温度在此时也瞬间提高。

    “吼”神剑它并不笨,自然知道这样下去的话会被易辰干掉,当一道怒吼声响起的瞬间,太古神剑上面的纹路就好像都复活了一般,释放出了刺眼的光芒。

    “咻”同时也就在这一刻,一股吸力从太古神剑当传出,易辰他滴在太古神剑上面的鲜血,直接就被他吸收,鲜血从那些纹路当流动,血色的光芒闪烁。

    并且也就在这一瞬间,易辰他感觉太古神剑与自己建立起了联系,一股非常特殊的血肉相连感觉传来,他的脸上当即便浮现出了一抹笑容,心狂喜!

    “成功了!”易辰非常的兴奋,太古神剑可是非常难得的至宝,所有人都想要得到它,可却没有成功,如今终于被他在葬神之地里面收服。

    “轰”一道沉闷的声响在天地间回荡,易辰猛然间挥动手的太古神剑,周围的空间直接就被震碎,神剑的威势在天地间弥漫,让周围的空间都扭曲起来。

    “太好了,拥有太古神剑,主人的实力将会提升数倍!”小魔兽它也非常的兴奋,为易辰感到高兴。

    “这样的话前去天炎大陆,底气也更足一些。”易辰轻轻抚摸太古神剑,认主之后太古神剑对易辰一点都不排斥,似乎在示好一般轻轻颤抖起来。

    神剑便是如此,在还未认主之前桀骜不羁,但认主之后便会对主人效忠,不会有叛变的事情发生。

    “跟着我易辰,绝对不会辱没了你的神剑之名,与我一同征战于天下!”易辰非常的高兴,但很快便从兴奋当恢复过来。

    “咻”一挥手,神剑被他收到储物戒当,他可是非常清楚的明白,自己身处的地方是在葬神之地,这里可是非常的危险,得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还好没有惊动里面可怕的存在,咱们还是走吧!”如今已经将神剑收服,小魔兽它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道。

    “现在想要走,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易辰没有动,眉头在此时皱了起来,他的感知能力非常敏锐,此时他感应到了异常,背后发寒,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一般。

    缓缓回头朝身后看去,在这一瞬间,易辰睁大了双眼,拳头在此时也紧握起来,凝重到了极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后多出了一道苍老的身影,他手持着一根拐杖,身躯佝偻,身穿着一身白衣,白发白须,看不到他的脸庞轮廓,只能望见他那对浑浊的双眼,虽然浑浊,但却炯炯有神,被他看着,易辰有一种非常强的压力。

    首先不要管对方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光只是他来到之后,易辰没有感应到他的气息,便足以说明他的实力非常的可怕。

    易辰的额头在此时也流出了冷汗,要是刚才这位老者对他出手的话,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在一瞬间被干掉。

    “敢问前辈是?”心虽然很是吃惊,但易辰很快便恢复过来,脸上并未有丝毫的惧怕,双手抱拳询问道。

    对方并未释放出半点气息,但从他的身上,易辰感应到了危险,从这里就能够判断出,他的实力恐怕并不比印巍他们若,甚至易辰还有一种感觉,就算是自己的老师来到这里,都不一定能够赢他。

    “咻”便在易辰他开口询问的时候,那位老者突然间就出手了,枯瘦的双手释放出了一股无形的能量,直接就将易辰笼罩住。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当易辰感应过来后已经为时已晚,那位老者的魂力非常的恐怖,易辰调动魂力想要挣扎开来,但不管他怎么努力依旧是动弹不得。这让易辰非常的震惊,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位老者的修为竟然这么恐怖。

    “开!”依照现在的情况,要是那位老者要杀了他的话,易辰的处境将会非常的危险,当即他不断的催动魂力,身体开始颤动起来。

    没想到被自己的魂力压制,易辰竟还能动,那位老者的脸上闪过异色,但并未有丝毫的怠慢,一挥手,一股能量打入易辰的储物戒当。

    “你想要做什么。”除污机诶里面可是有自己的秘密,要是被老者查探的话,那他的秘密岂不是要暴露,易辰当即便着急起来。

    “咻”但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有用,那位老者直接在易辰的储物戒当拿出一件物品,带着破空声朝他飞来,被他拿在手。

    “那是。”见到老者拿出来的物品之后,易辰眉头皱了起来,那个并不是天书,也不是他的至宝,而是一块令牌,上面布满了神秘纹路,交织在一起形成三个字:“圣灵令!”

    那个令牌是易辰当初在元玄帝国当所得的东西,那几个字给他一种很神秘的感觉,并且玉石也是非常的坚硬,因此倒是将它收藏了起来,看看以后有没有其他的作用。

    这件物品对于易辰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可那位老者看到之后却是非常的震惊,身躯轻轻一颤,脸色也是愕然。

    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和年纪,对自己的情绪已经能够非常完美的控制,此次表露出了他内心的想法,从这里可以看出他有多么吃惊。

    “难道那个令牌还有来历不成?”这倒是让易辰很吃惊,心也忍不住惊疑起来。

    “你哪来的这块令牌?”那位老者此时开口说话了,语气当带着询问,并未释放出半点威势,非常的平和,似乎没有将易辰当成是敌人一般。

    如果对方杀机毕露,那易辰就要小心了,当即道:“前辈可否先将这魂力撤去?”

    “我也是感应到这令牌的气息,才会如此着急,勿怪。”老者说出一道这样的话,猛然间挥手,将易辰笼罩的魂力在这个时候全部都撤了回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老者并没有恶意,易辰说话的脸色倒也平和了不少,道:“这块令牌是我在元玄帝国那边捡到的物品,莫非前辈知道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一直以来易辰都感觉那块令牌来路不同寻常,只是没有办法求证,如今终于遇到一位似乎知道它来历的人,他当即便询问起来,同时也没有隐瞒得到圣灵令的时间和地点。

    “这件物品我已寻了数千年,可惜却没有丝毫的进展,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在这里遇到。”那位老者忍不住感慨一声,道。

    他根本不知道,这句感慨的话,给易辰带来了多大的冲击,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老者说他已经寻找了数千年!难道说他活了数千年时间不成?

    易辰他的老师现在是一位准洪荒境强者,但也只不过活了数百年而已,修者的寿命毕竟有限,活数千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而如果眼前这位老者真的已经活了数千年,那他现在又是什么修为?

    葬神之地一直以来都非常的神秘,印巍他们对这个地方都非常的忌惮,从这位老者的话,易辰也有一种极度不同寻常的感觉。

    “许多话都不宜多说。”并未回应易辰,那位老者一副非常神秘的模样,道:“几年前你曾来过这里,东域狂魔易辰,你很有潜力。”

    对方虽然在葬神之地里面,但对于外面的事情,却是非常的了解,易辰没有想到他知道自己的是谁,道:“前辈廖赞了,与天炎大陆的超级妖孽比起来,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这样的回答让老者颇为意外,浑浊的双眼闪烁起异彩,道:“既然你得到了这块令牌,那便是缘分,冥冥之似乎有那一番注定,你拿去。”

    从刚才老者的话,便知道圣灵令是他是的东西,但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将东西给自己,这倒是让人非常的不解。

    “你储物戒那本书籍,前去天炎大陆,切记不要被第二个人知道,圣灵令也不要轻易暴露,否则定然会惹来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