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莫名奇妙的爷俩【二更】

    印巍的话让易辰非常的吃惊,难道说那极阴圣殿当,有两位准洪荒境不成?

    “晋级准洪荒境,我的感知能力比以前强数百倍,所以绝对错不了。”印巍非常肯定的点头,说到这里,他们两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这的确不是一个好消息,极阴圣殿里面如果只有一位妖祖的话,印巍现在晋级准洪荒境,那龙渊学院便已经能够跟他们对抗。

    可现在极阴圣殿里面还有一位妖祖,如果它们都恢复到巅峰状态的话,那彼此间的差距又要回到原来的起点上面,对于龙渊学院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那现在怎么办?”易辰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道。

    “根据我的感应,它们现在的气息并不是非常强烈,看来他们都还处于虚弱状态,没有完全从沉睡的状态醒来,咱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印巍轻声道。

    人族和妖族之间的恩怨非常的深,和解的话根本不可能,极阴圣殿经历了这次的失败后,肯定还会继续对人族发动进攻,所以易辰他们要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你身上的伤很重,若是不及时治疗的话,会留下非常严重的后遗症。”印巍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做过多的讨论,目光从易辰的全身扫过,用充满了凝重的语气道。

    “没事都已经习惯了。”易辰只是耸了耸肩,这句简单的话让印巍非常的心疼,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到底受了多少苦。

    其实对于易辰来说,这点伤还真的不算什么,在天炎大陆的时候,就有一次差点没了性命,后来是在幽冥鬼城里面,不知道被什么救了。

    “我给你治疗下吧。”印巍在心叹了口气,一挥手,当即一股带着强横生命波动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直接将易辰笼罩在其。

    准洪荒境的魂力,已经不单只是魂力那么简单,经历了生死劫,让他们的魂力多了生命的气息,这让易辰感到非常的神奇。

    在印巍魂力的治疗下,易辰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沸腾了,血液的流动的度开始加快,全身的皮肤血红起来,麻麻痒痒的感觉从他们的全身传来。

    刚才所受的伤,在那魂力的修复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以前受的伤,留下的暗疾,也都在那股魂力的修复下恢复。

    “咻”修复的度非常的快,当印巍他收回魂力的时候,时间只用了三分钟,但他身上的伤已经全部都复原。

    “准洪荒境实在太强大了!”感受到身体的情况,易辰他忍不住惊叹一声,同时心也是无比的渴望,希望自己能够早点晋级那个境界。

    “准洪荒境可不单只是魂力的变化,等你晋级这个境界之后,便能够发现自己的兽魂也跟以前不一样了。”印巍大笑一声,用充满了神秘的语气道。

    这让易辰对准洪荒境更加的好奇和向往,到底晋级准洪荒境之后,会有那些特殊的能力。不过印巍却一点都不肯透露,只能等到易辰晋级准洪荒境后才知道。

    “印巍院长。”太虚游龙和杜蒙两人快从远处飞来,来到了印巍的身旁,双手抱拳,用非常恭敬的语态道。

    当初印巍还没有晋级准洪荒境的时候,他们两人都不是对手,如今晋级了,他们更加不够看,并且龙渊学院的话事人就是他,此时他们一点都不敢放肆。

    “以前的事情就过去了,在我闭关期间,你们追杀我徒弟,期间你们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以后只要你们不搞什么花样,我印巍可以一直当你们是盟友,但若是你们搞小动作的话,相信我,你们看不到明日的太阳。”印巍的话几乎跟易辰刚才所说的一模一样,看来不是一类人,根本不会凑到一起。

    “是印巍院长。”这句话虽然非常的轻松,但他们两人此时却是有一种非常大的压力,手心都已经冒出了冷汗。

    这里的战场很快便打扫完,那些受伤的学员们也都治疗完毕,而战死的学员们,则埋在了龙渊学院里面,立一个大碑。

    在这充满了危险的世界,死亡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只是这么多兄弟死去,大家的心都是非常的悲伤,不过生活终将继续,大家都选择了遗忘这些伤痛。

    印巍出关是一件喜事,打退了妖族的进攻,这对大家来说也都是一件喜事,印巍宣布在龙渊学院里面摆宴席,学院每一个角落都摆满了桌子,酒肉的香味在学院每一个角落弥漫。

    太虚门和杜家的高层,也都来到了龙渊学院,参加这一次庆祝胜利的宴会,里面灯火通明,非常的热闹。

    那些学员们都在忘情的吃喝,打闹声在每一个角落回荡,似乎都想要一醉方休,等醒来后将许多悲伤的事情忘却一般。

    “没有找到傲天吗?”拿着一瓶酒坐在屋顶上,易辰抬头看向星空,同时也开口询问道。

    “那天傲天跑出去了,然后就再也没有找到他,也没有他的消息。”钟毅他们也都在旁边,此时都是非常无奈的摇头。

    魔蜥族暴露,导致易斯庆他们都被抓住,这件事情让傲天他非常的自责,选择了离开了,不敢面对所有人,现在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件事情其实不怪他,不过还是给他一段时间去冷静冷静吧,依照他天魂境的实力,在龙渊大陆这边,不会有危险。”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他对傲天还是非常的有信心。

    本来非常担心的钟毅他们,在听到这番话之后,俱是点了点头,一群人在屋顶上面畅饮,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在学院当打闹的晨光。

    “易辰哥,阿爷找你呢!”一道声音在下方响起,微娜她走了过来。

    “该来的还是来了,看来得挨骂了。”当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道。

    “相信老爷子是开明的人,不会怪罪你。”说到这里,飞羽他们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易辰。

    “得了吧,表面安慰,一群贱人心里肯定乐开了花,回头在收拾你们。”易辰摇了摇头,而后便从屋顶上面跳下。

    “易辰兄,记得在屁股里塞几块木板,不然的话肯定开花!”诺蒂秦天一群人的调笑声从后面传来。

    与一群兄弟打闹,易辰登时心情好了不少,快步朝易斯庆他们安排的房屋走去。

    这个地方非常的僻静,来到房屋外面的时候,易辰便听到里面传出了小孩的哭闹声,伴随着易斯庆和易魁两人哄孩子的声音。

    “我的小孙孙,可别哭了,你要再不停,爷爷我都快哭了。”易魁充满了无奈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出来。

    “我说你当初不也带过小孩子吗?怎么哄个小孩都不会。”易斯庆非常着急的声音响起。

    “虽然以前带过了易辰,但你也知道,易辰从小就是个异类,从来不哭不闹。”易魁非常无奈的声音响起,似乎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够想到易辰以前小时候真的很好带。

    这个自然,易辰怎么说也是带着记忆重生,那种幼稚的苦恼,他才不会去做。

    “父亲你以前不是带过孩子吗?以前易辰刚出生的时候,我可记得你说过,你带小孩很有经验来着。”易魁此时询问道。

    这句话让易斯庆的冷汗都飚出来了,忙说道:“有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你该不会记错了吧?”

    这句话自然是让他易斯庆暴露了,易魁当即便朝他偷去一个鄙夷的眼神。

    “咳咳,父亲,阿爷我来了。”他们两人的对话,让易辰有一种狂汗的感觉,推门而入,道。

    “好小子,你终于来了。”见到易辰进来的时候,易斯庆他们两人都转头看了过来,那眼神带着逼视,似乎要他一个解释一般,道:“这一年多的时间,你小子倒是出息了啊!”

    “阿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易辰他感觉自己的冷汗都下来了。

    “装疯卖傻是吧,孩子都有了,你还怎么装。”易斯庆眉头一挑,道。

    “这个。”这话让易辰有一种非常大的压力,有一种做错事被揪了小辫子的感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看来这次免不了被责罚一番了。

    “哼”见到易辰无言以对的模样,易斯庆当即便冷哼一声,两步走上前来,一巴掌拍向易辰的肩膀。

    “干得好!不愧是我易斯庆的孙子,有出息!”一阵阵疼痛传来,但让易辰大跌眼镜的是,迎来的并不是易斯庆的责骂,而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夸赞。

    “不愧是我易魁的种,这种做爷爷的感觉,真心不错。”易魁似乎也是非常的高兴,道。

    易辰瞪大了双眼,这爷几个到底是闹哪一出,难道他们反而还高兴来着?

    “男儿本来就应该早成家,特别是有本事的男人,本来我和你阿爷都操心着,什么时候帮你将婚事办了,现在倒好,孩子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