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压抑雨夜【三更】

    若是尊者他们也一起去的话,那救出自己家人的几率将会更高,同时也能够减少易辰的危险,但易辰并不想将尊者他们一同前去。

    在现在局势这么紧张的情况下,傀儡妖师族突然将他的家人抓起来,并且还放出话,若是易辰明天不前去妖族的话,便会杀了他的家人。

    话并没有说不准其他人前去,从这里就能够看出他们打什么主意,就是想在这个时候让易辰内部乱阵脚。

    要知道现在守护印巍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易辰为了救自己的家人,而让尊者他们一同前去的话,那肯定会削弱这边的守卫力量。等到那个时候,妖族人想要攻击墓葬山将会更加的容易。

    这个计划不可谓不歹毒,这还不是重点,恐怕现在魔蜥族那边也已经隐匿了无数的高手,要是易辰前去的话肯定会遭到恐怖的围攻。

    妖族这个计划可以说是非常的好,完全抓住了易辰的软肋,但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易辰在这方面并不盲目,心虽然愤怒,但并未因此乱了阵脚。

    印巍在易辰的心,早已经是亲人,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保护自己的老师。自己的家人要救,但相对龙渊学院,乃至整个妖族来说,印巍若是晋级成功的话,作用显然更大。

    “不行,要是你一个人前去的话,实在太危险了。”尊者他们也知道易辰的计划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自己亲自前去,这个他们肯定不会答应。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印巍老师绝对不能死,若是我为了自己,而让你们一同前去的话,老师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易辰绝对会有一个不义之名。”易辰抬头看向前方,道。

    “但你这样一个人,我们都不放心。”四怪他们眼神充满了关切,所有的学员也都是如此,他们都想要与易辰一同前去妖族。

    见状,易辰心充满了感动和感激,道:“若是不起妖族的话,家人出了什么事情,恐怕我便要沦为不孝之子。”

    舍去老师,便是不义,舍去家人,便是不孝,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众人此时都叹了口气,此时恐怕没有人能够体会到易辰心复杂的心情。

    “尊者你们就让我一个人去吧,你们在此保护老师,替我行义,我独自去妖族,尽我易辰的孝道,就算是陨落,亦能与家人死在一起,算是义孝两全。”易辰用充满坚定的语气道。

    大家都知道他的性子,若是做出了什么决定,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并且他的话也是实话,只有让他亲自前去,才能护住义与孝。

    若是留在这边,自己的家人离去,他会自责一辈子,若是带人前去妖族,自己的老师陨落在这里,那他也会自责一辈子。

    倒不如自己前去妖族,就算是保不住家人,最起码能够与他们死在一起,这对于易辰来说,也算是一种两全的方法。

    “易辰哥,你绝对不能死。”看着那道漠然看向前方的身影,微娜的眼睛里弥漫起泪水,当初的那个带着稚气的男孩,如今已经成为了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可以说微娜一众是与易辰一起成长,彼此间都有着非常深的感情。

    “易辰兄。”钟毅他们拳头都紧握起来,但也知道现在自己根本帮不上忙,只能无奈的摇头,众人纷纷散去,给易辰时间冷静。

    静静的看着前方,易辰心乱如麻,眼神也逐渐的浑浊,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周围没有半点声音,尊者他们也没有前来打扰。

    夜幕降落,但却没有看到星辰,乌云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在虚空不断的翻涌,电闪雷鸣极是吓人,一场倾盆大雨落下,哒哒哒的声响不绝于耳。

    傲立在雨水,易辰并未受到丝毫的影响,不时打出的闪电,将他那漠然的脸庞映照得通亮。

    一道身影拿着雨伞,从山洞走出来,站在易辰的身旁,帮他挡住那漫天的雨水,正是微娜,她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着易辰一般。

    “哎”尊者他们在山洞,抬头看向外面被雨水笼罩的身影,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何他们此时的心都感到非常的压抑。

    他们都知道,等到天亮后,易辰便要离开这里,将来究竟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他们不知道,或许也只有他们陨落之后,在黄泉路上,能够相见。

    这一夜,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入睡,一道身影站在千米远的山峰上,一脸痛苦的看着远处两道身影。

    “啊!”猛然间,那道身影似乎发狂一般,猛然挥动双拳,不断的击打在山峰的地面上,怒喝声宛若惊雷,沉闷的声响朝四周震荡开来。

    “钟毅,为何你这么没用,关键的时候只能成为累赘,一点忙都帮不上,你这个废物。”好一会,那道身影似乎打累了一般,非常痛苦的捂住脸庞,鲜血从他的双拳缓缓滴落。

    “为什么这个世间总是有那么多变故。”远处,还有几道充满无奈和叹息的身影,同时望向易辰所在的方向。

    “要不是我太大意,傀儡妖师族的人,就不会发现易家,我真是该死。”傲天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一丝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溢出。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飞羽大喊一声,拳头紧握起来,朝傲天的另一边两旁轰击而去,震力将傲天轰飞出去,当即他的脸颊肿胀起来。

    “飞羽,不要这样。”诺蒂秦天出手将愤怒的飞羽制止,道:“傲天他不是故意的,只能怪傀儡妖师族的人太狡猾了。”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傲天眼角欲裂,喊出一道这样的话,随后便快朝远处冲去。

    “傲天你去哪里。”诺蒂秦天大喊一声,随后便和飞羽他们快追去,但傲天此时度太快了,他们根本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傲天他会去哪里,都怪我刚才太冲动了。”一番寻找,没有找到傲天,飞羽的脸上闪现出自责之色。

    “希望傲天他不要想不开才好。”诺蒂秦天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想起以前大家一起修炼,无忧无虑的生活,忍不住怀念起来。

    这就修者界的残酷,或许成长终须要付出代价,在自己追求的路上走得越远,便会发现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所能够控制,很多自己追求的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远。

    一夜大雨,冲走了很多东西,当那雨停的时候,天空也已经发亮,朝霞再度从原来的地方升起。

    “黑暗终究会过去。”本来闭着双眼的易辰,在此时猛然间睁开双眼,在这一瞬间,两道锐利的光芒从他的眸间闪过,他那被雾霾遮盖的内心,似乎有很多东西被掀开一般。

    “轰隆”沉闷的声响,从他的丹田传出,而后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一股吸力传出,天地间的魂力受到了影响,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被易辰吸入丹田当。

    “那是顿悟吗?”尊者他们都在山洞当观察着易辰,此时感受到那边传来的动静后,全部都睁大了双眼。

    顿悟这种东西,是修者可遇不可求的,每一次顿悟都能够让心境提升不少,同时实力也会相应的提升,非常的难得,没想到经过一夜之后,易辰竟然顿悟了。

    天地间的魂力非常的狂猛,源源不断的被易辰吸入丹田当,这并不是境界的提升,但却比境界提升更加的宝贵。

    一般修炼到某一个境界的极致之后,魂力便没有办法继续增加,而如果顿悟的话,却能够在原来的境界上,叠加了不少的魂力,实力也会无限提升!

    “咻”那股能量来得也快,同样的去得也快,易辰的丹田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是易辰的气息在此时提升了数倍,释放出来的气息更加的猛烈。

    “主人你已经达到准宙魂境巅峰了!一只脚踏入宙魂境了!”小魔兽它感应了下易辰的气息,当即便非常高兴的喊道。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消息,而易辰只是轻声笑了笑,修为提升的确是好事,但现在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成功的话,能够与家人继续共享天伦,而若是失败的话,那便会是天隔一方。

    “微娜,谢谢你。”默默的叹了口气,易辰回头看向微娜,她已经保持了那个姿势一夜,纵使是修者,但此时手臂也是微微颤抖。

    微娜身躯一颤,眼神却是闪现出悲伤之色,她知道易辰要去做什么事情,而她却一点忙都帮不上,心有不舍也有自责。

    她想要自私的祈求易辰留下来,这样的话她便能够跟易辰一直在一起,但如果她真的这样做的话,便会让易辰成为一个不孝之子。

    “若是你死,我后脚便会跟你一起走,来生不能在一起,咱们去黄泉共赏彼岸花。”微娜语气微微颤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