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以阵相拼【二更】

    “噗,噗,噗!”一道道弓箭入肉的声音传出,即便易辰拥有强大的**力量,那些弓箭还是射入他的肉,瞬间便好像刺猬一般,鲜血流淌而出。

    剧烈的疼痛传来,易辰牙根一咬,身形一闪,快朝前方冲出,离开了箭阵所笼罩的地点。

    刚才冲杀向那边的学员,只有很少一部分逃出来,其他的都丧命在箭阵的射杀当。

    “死吧小鬼!”那位墨家太上长老此时也已经冲了上来,朝易辰狰狞的笑了起来,他已经凝聚出恐怖的能量,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

    周围此时已经没有了学员,再加上刚才有那么多学员被杀,易辰心正有一股极度怒火在燃烧,当即便冷笑起来,身躯一颤,恐怖的五彩火焰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凝聚出两头火龙,朝那位准宙魂境长老轰击而去。

    岩浆之精是易辰最强的至宝之一,早就伴随着他的名气而名扬大陆,因此在见到恐怖的火龙朝他轰击而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在此时变得极度难看。

    “我就不信,你不适用魂技,单凭这股火焰能够与我抗衡。”那位太上长老来不及躲避了,他立刻便做出了决定,能量朝岩浆之精轰击而来。

    “轰”震耳的声响传出,一股炙热的能量朝四周震荡开来,那位太上长老的能量直接被岩浆之精焚烧成虚无,两头怒龙带着破空声将那位太上长老笼罩在其。

    便在这一瞬间,恐怖的岩浆之精疯狂的燃烧起来,周围的空间在它的焚烧下寸寸崩裂,那位太上长老只是惨叫一声,而后便被焚烧成虚无。

    “嘶,那股火焰好恐怖。”周围的那些墨家弟子,见到自家的长老竟然就这样被烧死,全部都睁大了双眼,同时也倒抽了一口凉气,用骇然的目光望向易辰。

    “咻”一挥手,易辰将岩浆之精全部都收回,抬头看向墨家的箭阵,眉头皱了起来,被箭阵笼罩的龙渊学院的学员拼命抵抗,但都没有办法将那漫天的箭矢都拦截下来,按照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他们都会被射杀在这里。

    被那些墨家长老缠住的尊者他们此时脸色也非常的难看,墨家的箭阵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大的威胁,但那些学员们可没有他们那样的实力,很难扛过去。

    “尊者,咱们现在怎么办?”那些学员们的脸色苍白的询问道。

    “那个阵法交给我。”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怒喝一声,而后快腾空而起,来到数百米的高空上,那些学员们的目光都朝他看来。

    “难道易辰尊者他要自己对抗那个阵法吗?”见到易辰的动作后,那些成员们都非常的疑惑,但现在他们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继续对墨家成员发动攻击。

    漂浮在虚空,易辰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个箭阵,绝对不能让他继续启动,一定要将它轰掉,否则的话龙渊学院的学员损失会非常的惨重。

    “将他射下来。”墨凌就在墨家当,此时冷冷的声音再度响起,随后那些墨家成员再度催动魂力注入阵法,当即那些弓箭调转方向,全部都朝易辰射来。

    “想要对我动手吗?真当我是那些没有反抗能力的学员?”见到前方漫天射来的箭矢,易辰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双手立刻掐动出一个法诀。

    “咻”魂力在他的控制下,打入储物戒当,当即上百张竹简从他的储物戒当飞出来,漫天的竹简在他的控制下,在他的头顶上盘旋,并且释放出刺眼的光芒。

    易辰主动站出来说要对付那个墨家箭阵,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众人的注意力,此时在见到他召唤出上百张竹简后,全部都疑惑起来,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通天困神阵,开启!”锐利的光芒在眸间闪过,喝声在天地间回荡,便在这一瞬间,劲风在易辰周围搅动起来,那些竹简闪烁起刺眼的光芒,随后无数的纹路疯狂的从那竹简当汹涌而出。

    每一道阵纹都蕴含着天地之理,给人一种玄奥之感,它们迅围绕着墨家盘旋,相互间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强大的阵法。

    “轰隆”沉闷的声响传出,周围的空间都在颤抖,一个护罩在这一瞬间形成,将那墨家笼罩在其。

    “那是易辰掌握的通天困神阵,而且还是完整的通天困神阵。”感受到那股阵法的威势后,尊者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喜色,龙渊学院拥有残缺的通天困神阵,所以他们凭借那股威势就能判断出是什么阵法。

    当初他们见识过印巍布下的残缺通天困神阵,那巧夺通天之力,令他们至今都还记忆犹新,而易辰这个还是完整的阵法,因此他们都非常的期待,它的威力到底如何,能不能破掉墨家箭阵。

    “御!”在劲风的带动下,易辰的长发和长衫随风舞动,给人一种飘逸出尘的感觉,此时那些箭矢已经来到前方,他双手立刻启动出一个法诀。

    “嗡”受到他的控制,那个阵法狠狠的颤抖了下,释放出一缕光芒,通天纹路汹涌而出,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护盾。

    “轰隆”紧随着,那些箭矢全部都落在盾牌上面,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开来。

    墨家的箭阵的确很强,但易辰布下的通天困神阵显然要更强一些,那些箭矢射在盾牌上,可并未造成半点伤害,甚至连出现一些裂痕都没有。

    “当初绞杀我们墨家等势力长老的应该就是这个阵法吧?”一年前易辰曾经布下神阵困杀龙龟,因此墨凌自然知道神阵的威力,但却是冷笑起来,道:“有那个阵法也保护不了你,万箭合一!”

    “嗡”当他的喝声落下时,墨家的箭阵狠狠的颤抖了下,而后那些射出来的箭矢,此时似乎受到了某种影响,开始朝间一个点飞去,所有的能量都合并在一起,形成一支巨大的箭矢,上面布满了神秘的纹路,空间全部都扭曲起来。

    一支箭矢的威力,对易辰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但当所有的箭矢都融合在一起的时候,那威力可是翻了无数倍,感受到箭矢的威力,尊者他们的脸色都一变,就算是他们想要接下那巨大箭矢,都有很大的危险,此时都忍不住担心起来。

    “杀!”而那些控制法阵的墨家成员们则冷笑起来,他们并未多说什么,同一时间怒喝一声,并且同时掐动法诀,调动魂力打入那个阵法当。

    “咻”那支由无数箭矢凝聚出来的箭支在这一瞬间颤抖了下,而后便朝易辰急射而来,所到之处空间都在不断的颤抖,出现了狰狞的裂痕。

    “来了。”面对那样的威势,易辰没有丝毫的紧张,满脸漠然的掐动法诀,当即通天困神阵疯狂运动,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电弧在阵法周围闪烁。

    无数的纹路汹涌而出,凝聚出一头体型庞大的巨大妖兽,一股妖威快要将那天空都压塌下来,空间似乎承受不住它的存在,好像玻璃一变碎裂,变得扭曲起来。

    “吼!”当那箭矢来到前方的时候,那巨妖怒吼一声,然后粗壮的双手带着劲风朝前方抓去,直接将墨家凝聚出来的箭支抓住。箭支快冲击产生的冲击力非常强,巨妖直接被掀飞出去。

    当见到这般情形的时候,易辰再度变动一个法诀,纹路再度汹涌而出,将那巨妖托住,让它稳稳着地。

    “箭阵凝聚出来的恐怖一击,竟然被接下来了。”操纵箭阵的墨家成员非常震惊,他们可都知道那个箭阵这一招有多恐怖,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背后的寒毛倒竖起来。

    “杀!”易辰的喝声在度响起,那只巨妖此时好像接到了命令,双臂猛然用力,被它抓住的箭支被它狠狠的扔了出去,呼呼的劲风让人毛骨悚然。

    “轰隆”用对方法阵凝聚出来的东西,攻打他们自己的法阵,这恐怖只有易辰才能做得出来,在他们的注视下,那箭矢凶猛的撞击在箭阵上面,当即便好像烟花一般炸裂开来。

    整个箭阵都在剧烈的颤抖,很多阵纹都被震裂,很多墨家成员都摔倒在地面上。

    “趁现在,破掉他们的法阵!”易辰喊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在他的控制下,通天困神阵幻化成阵纹,全部都涌入巨妖的身体当。

    在这一刻,它好像补充了能量一般,身体快膨胀起来,释放出来的妖威也更加的恐怖,天地都在不断的颤抖。

    “吼”一道怒吼声震碎了空间,宛若妖神降临,而后便朝墨家的箭阵阵台冲击而去。

    “不好,它来了,快点躲开!”巨妖的威势让他们胆颤心惊,刚才遭受到攻击,他们现在要凝聚防御已经来不及,操纵阵台的墨家人直接朝前方跑去,想要躲避攻击。

    “轰隆”他们刚刚跑开不久,巨妖便撞击在那个阵台上,这一瞬间,天地都在不断的颤抖,刺眼的光芒将那星辰都掩盖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