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求败死讯【三更】

    在感应到他们身上没有震灵术的气息之后,易辰便以为魔蜥族已经出了事,所以他们那副恭敬的模样,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并且更加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易辰他已经使用了变幻之术,彻底改变了自己的模样,他们又怎么知道来人就是易辰?

    “少主快点放开族长,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他的脖子就要被你捏碎了。”两位长老在这个时候变得紧张起来,道。

    这一切都让易辰非常的疑惑,不过他们并未释放出敌意,所以易辰只能先将魔蜥独一放开。

    “咳咳”终于从易辰的魔掌出来后,魔蜥独一他剧烈的咳嗽起来,那模样看起来好像非常的痛苦。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易辰对他们都非常的不放心,当即便释放出一股威势,带着呼啸的风声朝他们笼罩而去。

    那可是准宙魂境的气息,而魔蜥独一只是天魂境,两位长老也只是准天魂境而已,哪里受得了那样的气息,当即他们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是准宙魂境的气息,少主您晋级准宙魂境了。”但易辰的气息并未让他们感到害怕,他们此时却是做出非常恭敬的模样,同时用非常高兴的语气道。

    这一切都非常的反常,这更加让易辰不解起来,道:“你们身上的震灵术印记怎么消失了,莫非有人帮助你们将那震灵术解除了不成?”

    魔蜥独一他们在听到易辰这句话的时候,三人都是一愣,他们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易辰在一见到他们的时候,会做出带有敌意的模样。

    “少主不用紧张,我们只是使用了变幻之术。”魔蜥独一他们三人对视了眼,随后便没有隐藏,一挥手,当即一股能量从他们的身体周围震开,将他们包裹住的能量全部都扯开。

    在这一瞬间,易辰他终于能够感应到了震灵术的能量波动。

    “原来你们都使用了变幻之术。”当感受到那股波动之后,易辰眼神闪过异色,同时心神一动,将他释放出来的气息全部都收起来。

    这一刻魔蜥独一他们才松了口气,易辰准宙魂境的气息实在太恐怖了,他们根本就承受不住,如果再压制他们一会的话,恐怕他们的精神都会崩溃。

    “刚才我还以为你们的印记都被解开了,抱歉。”易辰非常的不好意思,没想到魔蜥独一他们都使用了变幻之术,这差一点就闹出了乌龙。

    “当初少主并未传变幻之术给我们,是后来家主他考虑到我们很有可能会暴露出印记,所以才将变幻之术一起传授给我们,少主不知道也非常的正常。”

    对于易辰的举动,他们都非常的了解,同时易辰也知道为什么他们能够一眼知道来人就是他,易辰可以说是他们在主子,身上有着特殊的能量波动,他们能够非常轻松的感应到。

    不过,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易辰满意,因为他想起飞羽曾经跟他说过,他们两人来到魔蜥族的时候,出示了令牌,却遭到了魔蜥族追杀的事情。

    “当初你们为什么要追杀飞羽他们两人。”这是易辰现在最想要知道的答案,如果魔蜥独一他们给不出一个满意的答复,恐怕易辰也很难相信他们。

    “此话说来话长,要是我一个人说的话,少主恐怕很难相信我们,咱们去另外一个地方说话。”魔蜥独一微微一摇头,而后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当即易辰便跟着他们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魔蜥独一他们要带易辰前去的地方,正是那个放置玉蟾灵石的地下室,此时巨大的玉蟾灵石占据了整个地下室。

    那是易辰的至宝,当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当即便感应到了非常熟悉的波动,玉蟾灵石也在轻轻的颤抖,好像对易辰来到感到非常的高兴一般。

    “阿爷他们都在玉蟾灵石里面。”在外面易辰就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此时正有两道熟悉的声音并肩站立,在一处山脉训练士兵。

    一年多没有和自己的家人见面,易辰自然非常的想念,如今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刚才悬着的心,送算是放了下来,同时也非常的激动。

    “咱们进去。”一挥手,当即一股能量将易辰和魔蜥独一包裹,易辰心神一动,当即便和魔蜥独一他们冲入玉蟾灵石当。

    住在里面的士兵足有十数万,如今都已经在里面安家立业,而易斯庆他们则每天都在操练这些士兵,日子过得倒也优先。

    “轰隆”玉蟾灵石里卖弄的空间传出一道沉闷的声响,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那些士兵们在此时停止了操练,纷纷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咦?”易斯庆和易魁两人的目光,此时也都被那声音吸引,心带着疑惑朝上方看去,当即他们便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父亲,阿爷。”来到里面的空间后,易辰降落到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同时使用变幻之术,将自己的模样重新变了回来。

    “那,那是,那是辰儿。”一张稚气已脱的脸庞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英气逼人,那正是让他们都非常担心的身影,当即他们都非常高兴的走了上来。

    与家人相见,没有太多的话,但从彼此的笑容当,便能够感受到大家想要说些什么,有种尽在不言的感觉。

    “一年多,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易魁这句话问得有点漫不经心,但却是他一直以来最为关心的问题。

    “还成,经历了一些事情,好玩得很。”易辰的语气尽是轻松,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轻描淡写一般。

    易斯庆他们虽然身在玉蟾灵石里面,但魔蜥族的消息非常灵通,易辰被四大隐藏势力同时追杀的消息,他们早就已经收到。

    “我易斯庆有你这样的孙儿,阿爷我骄傲。”易斯庆老脸上带着笑容,拍了拍易辰的肩膀。

    “易辰兄。”便在这个时候,四道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当即易辰便转头看去,三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傲天,秦天,戴军。”看到三人的时候,易辰非常的意外,紧随着便被喜悦所取代,快步走了上去。

    “易辰兄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傲天他们也都非常的激动,四人几乎是同时伸出拳头,碰撞在一起。

    一年多的时间,他们都经历了非常多的事情,易辰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应到他们的变化,他们的目光当,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单纯,多了几分冷漠。

    成长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想要在这残酷的修者世界当立足,就得懂得一些东西,吸取一些教训,只是这种成长的代价,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没想到你们三人在这里,对了求败呢?他有没有跟你们一起成功来到魔蜥族?”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询问道。

    而当听到他的话后,戴军他们三人的脸上全部都浮现出伤感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目光,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受到,有一股怒意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弥漫。

    “难道。”看到他们一副非常伤感的模样后,易辰的脸色一沉,从他们这个模样当,就能猜测到一些东西。

    “都怪我,要不是我不小心了埋伏,求败师弟他就不会有事。”戴军的脸上浮现出自责,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戴军师兄,这不是你的错。”易辰快出手,抓住戴军的手臂。本来以为大家都安全,可没想到还是听到了不好的消息,此时最为自责的还是易辰。

    当初正是因为他,才会牵连到戴军他们被追杀。

    “杀了求败的是什么人。”易辰的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青筋在手臂上面浮现,一股恐怖的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当初跟求败他们是敌人,后来在龙渊学院的时候,大家才开始交往,可以说交情都非常的不错。身边每一个人都是易辰的逆鳞,他一定会让杀求败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杀求败的是哪一个势力。”易辰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强行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沉声问道。

    “墨家。”这一刻,傲天他们身体周围都弥漫起一股浓重的杀意。

    “又是他们。”提起墨家,易辰的杀意更浓,追杀自己的兄弟和爱人,又将求败杀死,当年更是追杀过他的母亲,这墨家跟易辰的恩怨实在太深了。

    “墨家,要是不屠你全族,我易辰二字,倒过来写。”森冷又带着坚定的声音,在这空气响彻开来。

    听到这样的誓言,还有那充满杀意的狠话,站在远处操练的易家士兵们全部都打了个冷颤。

    而易辰的话,却是让易斯庆他们笑了起来,他们都非常担心易辰的人生安全,但却更希望他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对兄弟重情重义,对至亲掏心掏肺,这正是他们想要看到的结果,心也是充满了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