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印巍布下的阵法【一更】

    能够成功渡过生死劫的强者非常少,很多都被卡在最后一个关卡,若是跨过去还好,如果跨不过去的话,便是直接陨落。

    当初印巍找易辰谈话的时候,那表情和语气充满了凝重,就连他都没有多大的信心,可见想要渡过生死劫到底有多困难。也正是如此,印巍才会做了那么多的准备。

    这里是一块死地,印巍选择来这里闭关,就是看这一点。物极必反,他是在死求生,使用阵法将这天地间所有的死气,都聚拢过来,帮助他闯关。

    “这空气并没有院长的气息。”从阵法的刻画手法可以判断出阵法是他所刻,但守塔尊者的脸上却浮现出疑惑之色,道。

    如果印巍真的在这里的话,周围应该有他的气息波动才对,可这里非常的安静,不管怎么感应,都没有办法捕捉到他的气息。

    “若是在这里留有气息的话,肯定会被其他来这里的人发现,我看老师他就在这里,只不过布下了阵法,隐匿了自己的气息。”易辰轻声道。

    印巍在留给他的记忆明确说到,他修炼的地点就在葬墓山,所以绝对错不了。

    “让我来感应下具体在什么位置。”微微眯起双眼,易辰当即便释放出强横的气息,开始朝四周扩散开来,非常仔细的感应。

    这里没有印巍的气息,想要找他的话非常困难,不过易辰他倒是有一个方法。

    周围的死气全部都受到了阵法的吸引,那么印巍他身处的地方,肯定就是吸力源头所在的位置,所以只要找到源头的位置,兴许就能找到印巍。

    通过一番感应之后,易辰终于有所发现,发现那些死气所凝聚的位置,正是死字那一横这间的位置。

    “难道是在那里?”猛然间睁开双眼,易辰当即锁定在那个地方,随后身形一闪快朝那个地方冲了过去。

    “找到了吗?”当见到易辰的动作之后,守塔尊者也快跟在他的后面。

    墓葬山的面积非常大,到处都是树木,只不过那些树木的枝叶全部都是鲜红色,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那个死的一横所在的位置,刚好在墓葬山的一处悬崖,这里的死气比外面那些死气还要浓烈,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看,悬崖那里有一个山洞。”当来到这里的时候,易辰当即便有所发现,目光盯着一个漆黑的洞口,那些死气正是涌入那山洞里去。

    “看来院长真的在这里闭关,不知道他成功了没有。”当看到那个山洞的时候,尊者的脸上浮现出了紧张之色,好似非常担心一样。

    易辰的心情在此时也非常的复杂,自己的老师就在里面,究竟是生是死,这些他都不知道,当然他不想看到后面那个结果,只是具体的情况如何,不是他所能把握。

    “让我先释放出气息进去试探下。”易辰非常的警惕,并没有贸然冲进去,此时双手快掐动出一个法诀,当即魂力在他的控制下,顺着经脉汹涌而出,快朝那个山洞汹涌而去。

    “轰”正当魂力接触到那个洞口的时候,当即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刺眼的光芒闪烁而起,无数的纹路浮现,直接凝聚出一个攻击法阵,易辰他释放出去的魂力直接就被震散。

    “老师在那里还是设定了强大的法阵。”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易辰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的老师可是一位超越九星魔鉴师的强者,布下的法阵肯定非常的强大。

    “轰”在易辰触发了那个阵法之后,它便开始疯狂的运转起来,恐怖的威势好四周扩散开来,天地间弥漫起一股天地之威,刺眼的光芒闪烁,随后便有无数的阵纹汹涌而出,朝易辰轰击而来,刺眼的光芒闪烁。

    “魂力盾!”面对那个阵法的攻击,易辰不敢怠慢,双手快掐动出一个法诀,当即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个魂力护盾。

    当那阵纹能量轰击在护盾上面的时候,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霸道的力量直接将他凝聚出来的护盾震散,易辰感觉前方传来了一股霸道的力量,他本人倒退出去。

    “看来得强行破阵了。”远处的尊者见到这般情形的时候,当即便调动魂力,准备使用蛮力破开那个阵法。

    “等等尊者,咱们先退开。”易辰直接将尊者拦截下来,两人快往后面飞去,在飞出一段距离的时候,那个阵法便开始逐渐停止了转动,彻底的平息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阵法怎么不发动攻击了?”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守塔尊者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

    “阵法每一次运转都需要消耗庞大的能量,如果有人前来打扰,阵法便会一直启动,用不了多久能量就会耗光,而这种阵法不一样,只要人离开了,它便会直接停止运转,它能够持久的运用。”

    身为一位超九星魔鉴师,易辰对于阵法自然非常的了解,在见到尊者一副非常不解的模样之后,当即便为他讲解起来。

    “原来是这样,那想要破掉它也需要使用蛮力才行,难道你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不成?”守塔尊者询问道。

    “如果没有好办法的话,在刚才我就直接使用蛮力破开了。”易辰非常自信的笑了起来,双掌一翻,当即纹器和纹盘便出现在他的手。

    “难道你还能够改变那个阵法不成?”看到易辰将纹器和纹盘拿出来,守塔尊者立刻就判断出他想要做什么,道:“那可是院长布下的法阵,而不是普通修者布下的法阵,要破开都非常危险,更别说将它改变,你这样做的话太危险了。”

    “尊者放心,要是没有把握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多。”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自信点笑容,嘀咕道:“如果老师他并没有失败,还在里面闭关,那要是直接使用蛮力的方式破阵的话,肯定会给他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唯有使用这种办法才最为安全。”

    听易辰的话,尊者也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干涉,他不是魔鉴师,帮不上易辰的忙,只能站在远处观看。

    自己老师的实力,易辰自然非常的清楚,对他布下的法阵,易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道:“小魔兽,让天书先释放出一股能量,感应下那个阵法的结构。”

    要是他直接冲上去的话,那个阵法会直接发动攻击,只有这样做才能提高效率,并且保证自己的安全。

    “包在我身上。”小魔兽自从沉睡醒来之后,状态似乎比以前好上许多,一挥手,天书当即在储物戒释放出一股金色的光芒。

    紧随着一股能量从天书当渗透出来,那股能量只有易辰才能够感应到,其他人的话根本没有办法捕捉到它的存在,就算是守塔尊者也没有办法捕捉到。

    “咻”在小魔兽的控制下,天书的能量进入那个阵法当,整个过程无声无息,并且那个阵法此时也没有发动攻击,好像并没有觉察到天书的能量到来一般。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阵法的结构,开始在天书上面浮现,正是易辰要改造那个阵法的结构图,纹路数量非常多,每一道都非常紧密的交织在一起,给人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

    这就是天书的好处,如果没有天书的话,易辰得亲自前去查探,那样的话肯定就会激发那个阵法的属性,而有了天书的帮助,易辰不用前去都能够非常轻松的将阵法的结构看得一清二楚。

    改造阵法得从那些阵纹当入手,易辰开始仔细的观察起来,同时魂力在他的控制下注入纹器当,开始在纹盘上面快刻画起来,当即一道道纹路在那纹盘当浮现。

    “要是改造其他魔鉴师的阵法会非常容易,但那是印巍老师布下的阵法,主人你可得小心点。”小魔兽担心的话在耳边响起。

    “放心吧,要是没有把握,我不会选择这种更加冒险的方式。”易辰轻声一笑,随后刻画的度加快了几分。

    “完成了。”片刻后,刺眼的光芒在他的纹盘上面闪烁起来,无数的阵纹就好像是一条条拥有生命的小龙般,在他的纹盘上面快游动。

    转头朝那个阵法看去,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而后身形一闪,快冲了上去。

    看看他的动作,守塔尊者在此时紧张起来,此时他帮不上忙,只能在心暗暗祝福易辰能够成功。

    当易辰来到那个阵法攻击的范围之后,它当即便开始运转起来,无数的阵纹在此时迅浮现出来,形成一个威力非常恐怖的攻击法阵。

    “阵纹,出!”便在它快要攻击的时候,易辰的喝声当即便在天地间响彻开来,手的纹器朝前方挑出,在那一瞬间,无数已经刻画完毕的纹路,快从那纹盘当冲了出来,朝那个阵法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