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谁在喊话【四更】

    胜利后的喜悦,在那些学员们看到自己惨死的兄弟后,当即便被冲淡,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悲伤。

    “总共有一百多位学员在这场战斗陨落,一千多人受伤。”经过统计之后,地藏尊者他们走了上来,语气当带着悲伤。

    每一位学员都是学院辛苦培养出来的天才,跟那些导师们朝夕相处,大家都有着非常深的感情,如今见到他们为了学院而死去,岂有不悲伤的道理。

    “墨家,这个仇我们龙渊学院一定会报。”漂浮在虚空,易辰看着下方的场景,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一股恐怖的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那些学员们也是拳头紧握,一股股战意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弥漫,要不是易辰及时赶回来的话,恐怕他们早就已经死在墨家人的手,所以对于墨家他们没有丝毫的好感。

    经历一场生死之战后,大家都非常的疲惫,将战斗后的地方清理了一遍,众人便开始返回龙渊学院。

    当他们离开半个时辰后,那些修者们便纷纷闻讯赶来,这边发生了惊天大战,消息早就传开来了,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具体的地点。

    而当易辰他们离开之后,阵法也都被破掉,那些修者们立刻就感应到了强横的能量波动,因此便判断出战斗所在的位置。

    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彻底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只见到处都是墨家和杜家成员的尸体,其还有八具准宙魂境太上长老的尸体,杜家和墨家,损失惨重。

    准宙魂境的数量在龙渊大陆非常的稀少,平时想要见到一位都非常的困难,可如今他们竟然在这里看到了八位准宙魂境的尸体,一次性死了八位,这对他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

    “龙渊学院的实力虽然非常的强横,但面对这么多强者的攻击,他们根本就抵挡不住,可为什么这里看不到龙渊学院尊者的尸体,而且那些学员的尸体也不见了,难道他们获胜了吗?”

    众多议论声响起,他们的心充满了疑惑,其实这也非常正常,毕竟在他们看来,龙渊学院根本就没有获胜的希望。

    “听说有人看到易辰他回来龙渊学院了,而且跟随在他身旁的还有五位准宙魂境,其还有一位是当初跟着他离开的守塔尊者。”

    “这个消息没有错,那天我可是目击证人之一,我们的确看到了易辰。”当有人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当即便有修者站出来作证。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易辰的原因?”这句话引起了非常大的风浪,那些修者都非常的震惊。

    一天之后,关于易辰返回到龙渊学院,并且已经晋级到准宙魂境的消息,便在龙渊大陆扩散开来,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

    “曾经的东域狂魔,那位修炼天赋让人感到毛骨悚然,让所有人都为之忌惮的少年,终于回来了,而且竟然以全灭墨杜两家太上长老的方式,完成了个人首秀。”一时间,各种惊叹上在每一片角落响起。

    易辰回归,自然引起了无数修者的注意,而关于墨家和龙渊学院的恩怨,也是那些修者们最为关注的焦点。

    墨家率先对龙渊学院动手,这也意味着几大隐藏势力之间,很快便会有一场战斗发生。

    这隐藏势力之间的争斗,肯定会直接影响到人族的格局,对每一位修者都会有影响,因此他们此刻都在非常密切的关注,到底哪一家会率先动手。

    不过,不管他们怎么等,墨家和杜家,以及龙渊学院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没有一个人率先出来表态,就好像原来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便在外界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道充满着战意和宣战的喊话,在北域每一片角落响起:“墨家家主墨凌,还有那个杜家家主,十日之内来龙渊学院受死,否则我易辰定踏平你们两家。”

    这道声音充满了霸道,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就好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炸得所有的修者耳朵嗡嗡作响。

    “真的是易辰的声音,他竟然放出了这样的狠话。”要是墨家和杜家联合起来的话,龙渊学院恐怕会有危险,而易辰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来喊话,这让所有人都疑惑和吃惊,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么做,难道他真的有信心,可以同时对抗两大隐藏势力?

    有很多修者是非常的吃惊,但同样也有修者一点都偶不感到意外,当初易辰修者只有宇魂境的时候,就敢直接冲动墨家那里去,将墨家轰掉了一半,那种疯狂的举动,只有他才敢做出来。

    “看来北域真的是要重新洗牌了,只是不知道隐藏势力之间的争斗,最终会以什么方式收场。”在还未开战之前,他们都不好判断谁会输谁会赢,只能密切关注。

    而在此时,龙渊学院内,到处都飘着酒香和肉香,一排排的桌子摆满了学院每一个角落,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食物和美酒,那些学员们都在大快朵颐。

    打了一场胜仗,自然要好好的庆祝一番,当然更多的是庆祝易辰和守塔尊者他们顺利从另外一个世界平安归来。

    跟那些学员们带着喜悦的吃喝不同,易辰他们所在的那一张桌子,却是显得沉默,一众人的脸上看不出有半点喜色,反而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奇怪了,到底是什么人冒充易辰的身份对墨家和杜家的人示威。”守塔尊者在这个时候打破了沉默,非常不解的说道。

    难道对墨家和杜家喊话的不是易辰?当然不是,墨家和杜家的恩怨,肯定要有一个了结,但易辰如果有动作的话,肯定不会直接喊出来,会有个完全的计划,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也就是说,有人冒充易辰喊话,挑起三大势力之间的仇恨,只是那个人到底是谁,这个易辰他们还得调查一番。

    “如果没有任何好处的话,局外人肯定不会冒着危险喊话,看来很有可能是其他势力作祟。”易辰眉头微微一挑,语气一沉,道。

    “杜家,墨家,还有一个太虚门,这次事情发生冲突的只有我们龙渊学院和杜家、墨家,太虚门并没有参与进来,难道说是他们搞的鬼?”地藏尊者道。

    “对啊!如果我们三大势力打起来的话,那最终得利的话却是太虚门,我看这件事情有九成的几率是他们所为。”醉仙导师赞成这样的说法。

    “要是北域发生动荡的话,太虚门肯定没有办法置身事外,他们也会被拖下水,而且只有他一个势力没有被牵扯进来,肯定会成为第一怀疑的对象,他们没有那么傻。”易辰摇了摇头,道。

    “这就奇怪了,如果不是太虚门的话,那又会是谁?”否定了太虚门之后,所有人都非常的疑惑,难道说真的是局外人捣乱?

    “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易辰思索了下,询问道:“这一年多时间来,妖族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当初离开龙渊大陆之前,妖族那边就已经有了波澜,极阴圣殿是妖族的古族之一,当初易辰在斯诺海底裂缝的时候就得到极阴圣殿快要出世的消息,要是古族出来的话,对人族肯定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这个就奇怪了,原来妖族那边的话,经常都会做出一些挑衅我们的事情,但这一年时间来却是非常的平静。”地藏尊者他们对视了眼,摇头道。

    “平静?”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易辰的脸上闪过异色,极阴圣殿快要出世了,妖族那边应该会有大动静才对,怎么会彻底的安静下来。

    “依照人族和妖族之间的恩怨,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是古族出来的话,对咱们人族也会有非常大的冲击。”易辰皱眉道。

    “少主,我看这件事情,跟你们所说的妖族脱不了关系。”四怪他们此时发言道。

    这个不用四怪他们说,易辰都有所猜测,人族要是发生动乱的话,那真正的渔翁便是妖族。

    “看来很有必要前去妖族走一趟了。”两道异色从易辰的眸间闪过,他语气微微一沉。妖族那边的动静易辰非常的关注,当然更加重要的是,他的家人都在妖族那边,所以一定要去看看。

    “对了尊者,难道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老师他没有出来过吗?”再讨论了一会接下来的事情后,易辰他才询问自己最为担心的事情。

    “院长?”听到易辰的问话,尊者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异色,彼此间疑惑的对视了眼,说道:“易辰你为什么要问这话,院长在对抗远古龙龟的时候,不是已经陨落了吗?”

    对于易辰的问话,他们都感到非常的奇怪,见到他们衣服茫然无知的模样,易辰非常的疑惑,道:“难道老师他没有跟尊者你们说过,他要感应到了生死劫的到来,要去应对那个生死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