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胜利【三更】

    那两个人正是飞羽和钟毅,他们的模样看起来非常虚弱,身上还受了很多伤,其有不少都是皮鞭抽过留下的痕迹,从这里可以看出他们被墨家的人抓走后,受了多少苦。

    见到自己的兄弟,易辰自然非常的高兴,但当看到他们身上的伤之后,脸色当即便森冷起来,自己的兄弟受到非人的折磨,他岂能不愤怒。

    “要是你敢动手的话,相信下一秒他们两人都会死在你的眼前。”感受到易辰释放出来的杀意之后,墨鹤当即便大喊一声,而后在他的控制下,两股魂力汹涌而出,将飞羽和钟毅两人缠绕起来。

    “放了他们,否则你一定会死得更难看。”本来易辰想要直接动手,但看到钟毅两人都在他的手,立刻一挥手,岩浆之精恢复原来的模样,回到了他的兽魂当。

    “姐夫不要管我们,将他干掉再说。”钟毅大喊起来,这段期间他们受了非常多苦和折磨,早就恨透了墨鹤,要是后者不死的话,难解他们的心头之恨。

    “闭嘴。”在他们两人声音响起的瞬间,墨鹤当即便冷喝一声,而后将钟毅他们两人缠绕住的能量猛然收缩,当即两道惨叫声响起。

    “住手。”自己的兄弟在眼前受苦,易辰释放出来的杀意更加的浓烈,目光牢牢的锁定墨鹤。

    “现在凝聚传送阵让我们离开,否则的话我保证他们两人会立刻死在你的面前。”墨鹤心神一动,当即束缚在飞羽他们身上的能量更紧了。

    四怪他们此时快飞了过来,来到易辰的身旁,冷声道:“现在立刻放人,否则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

    “若是放了他们,你认为我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不要逼我出手,否则的话最终结果唯有同归于尽,我无所谓,但你的两位兄弟。。。。”墨鹤冷声道。

    “易辰兄不要管我们,干掉他。”飞羽他们两人同时大喊,一股宁死不屈的情绪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弥漫。

    飞羽和钟毅两人都是自己的兄弟,易辰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送死,眉头在此时紧皱起来。

    墨鹤的脸上带着笑容,他对易辰非常的了解,只要将他的兄弟抓住,就不信他不就范。

    “少主,现在怎么办?”四怪他们都转头朝易辰看了过来,道。

    “让他离开。”易辰非常的果断,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飞羽他们两人的脸色极度难看,但他们都知道易辰的性子,只要他做出了决定不管怎么劝说都没有用。

    “这就对了,度快一点,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墨鹤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胜利者的笑容,道。

    听到他的话,易辰没有丝毫生气,右掌一翻,纹盘和纹器快从他的储物戒当飞了出来,直接调动魂力快刻画起来,一道道刺眼的光芒在纹盘当凝聚。

    “轰隆”无数的纹路汹涌而出,在易辰身前位置直接凝聚出一个传送阵,劲风在此时搅动起来,一股浓烈的天地之威朝四周扩散,很快一个大型传送阵便直接凝聚完成。

    “走”见到这般情形之后,墨鹤当即笑了起来,猛的一用力,直接拉着飞羽他们冲入那个传送漩涡当。

    “姐夫。”“易辰兄。”飞羽和钟毅他们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但现在易辰也没有办法,那个传送漩涡就那样逐渐的消失在易辰的眼前。

    周围在此时变得安静起来,但易辰和四怪他们都漂浮在虚空,并没有离去,一股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在他的掌间凝聚。

    “轰隆”十秒钟之后,一道沉闷的声响在他们的前方响起,一个传送漩涡快形成,而后便有三道身影从里面飞了出来,仔细一看,正是刚刚离开的飞羽三人。

    “动手!”在他们出来的瞬间,易辰当即便大喝一声,当即四怪他们调动魂力,带着破空声朝飞羽他们两人席卷而去,将两人包裹住,猛的一用力直接拉了过来。

    “不好,上当了。”在进入传送阵之后,墨鹤他便放下了所有的防备,他根本就不会想到,易辰并没有将那个传送最终位置设定在墨家,而是直接原地传送了回来,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反应过了来,当见到飞羽两人被拉走之后,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那可是他的救命符,自然不会轻易的让他走掉,立刻冲了上来。

    “咻”他的飞行度不慢,很快便来到了飞羽两人身后,想要出手将他们抓回来。

    “天雷掌第五重!”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残影带着破空声来到他的身前,一道道宛若惊雷般都是声响传出,易辰的双掌带着奔雷般的威势,快朝他轰击而来。

    “不好。”易辰的度太快了,墨鹤他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脸色无比的难看,立刻调动魂力,一掌迎了上来,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闷响声传出,而后一股霸道的力量直接将墨鹤震飞出去。

    “噗”霸道的力量直接将墨鹤震伤,他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杀!”易辰的脸上充满了狰狞,进身形一闪直接来到墨鹤的身前,双手合十,带着凛冽的劲风朝他的腹部轰击而去。墨鹤他根本躲避不了,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他轰飞出去。

    “岩浆之精!”停留在原地没有继续飞行,易辰双手掐动出一个法诀,当即五彩岩浆带着沉闷的声响,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前方的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恐怖的火焰直接就将墨鹤笼罩在其。

    “啊”岩浆之精的温度非常大恐怖,墨鹤根本就承受不住,一道惨叫声朝四周扩散开来,让听者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伤害了自己的兄弟,不管是什么人,身份有多高,修为有多强,易辰都不会轻易放过他,当墨鹤在自己身前折磨飞羽两人的时候,易辰在心就已经判了他死刑。

    “姐夫,让我们来杀他。”飞羽的话在身后响起,易辰转头朝他们看来过去,能够明显的感受到一股怨恨之气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弥漫。

    “飓风腿!”期间两人都受到了折磨,易辰自然知道他们非常痛恨墨鹤,因此并没有拒绝,默默的点了点头,身形一闪来到墨鹤的身旁,右脚猛的一勾,带着恐怖的威势扫在他的身上。

    受到重击的墨鹤,直接从虚空上坠落,轰击在地面上。

    此时他受到的伤更重,整个人看起来虚弱无比,气息也非常的凌乱,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飞羽和钟毅两人脸上带着阴冷,来到了墨鹤的身旁,这段时间他们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好几次死在墨家人的手,因此对于墨鹤他们怨恨到了极点。

    “我杀了你!”一道这样的话,在天地间回荡,飞羽和钟毅两人拳头不断的挥砸在墨鹤的身上,一道道沉闷的声响,朝四周震荡开来。

    他们就好像疯了一样,不断的攻击,每一拳都落在墨鹤的身上。眸间带着泪水,那是一种压抑了非常久,终于得到释放的发泄。

    看到他们癫狂的模样,易辰有种心酸的感觉,可以想象飞羽和钟毅他们这一年多来,过的必然是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每天深处在绝望当,看不到丝毫的曙光。

    飞羽他们都是如此,可见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当即易辰他更加的担心,香蝶她们现在在哪里,会不会也是过着提心吊胆,生不如死的生活。

    墨鹤他的**被飞羽他们轰成肉泥,鲜血朝四周流淌,他已经死掉了,被飞羽两人活生生的用拳头打死。

    “飞羽,钟毅,够了。”易辰身形一闪,来到飞羽两人的身旁,出手将他们两人拉了出来。

    “姐夫不要拦我,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钟毅疯狂的大喊,依旧挣扎着要冲上去。

    “他已经死了。”见到钟毅这种状态,易辰心充满了悲凉,声音夹杂着魂力冲击钟毅的心神,让他们快恢复过来,否则那股戾气要是种在心的话,对他们的未来都会有影响。

    不过这一年的时间,飞羽和钟毅他们两人受到的折磨让他们很难忘却那一股仇恨,易辰的话并未取到任何的效果。

    “彭”一道身影飞了过来,分别打出两掌,击飞羽和钟毅两人的脖子上,沉闷的声响传出,当即飞羽和钟毅两人都昏死过去。

    “少主让他们睡一觉效果会更好一些。”出手的是四怪。

    见到他们终于安静下来,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让一些学员过来,将飞羽两人先安置好。

    那些杜家和墨家败逃的学员都在亡命而逃,追杀并未取到太大的成果,只杀了少部分成员而已,但最重要的长老都被留了下来,杀那些普通的成员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地面到处都是尸体,有墨家的成员尸体,也有杜家的成员尸体,也有一些龙渊学院的成员尸体,这场战斗互有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