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章 一以敌八【三更】

    我一个人足矣,但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各种目光都有,有吃惊,也有冷笑。

    八位准宙魂境可都不是普通的修者,他们都是墨家和杜家的长老级人物,一身修为非常的强横。

    在他们看来,易辰能够对付一个,就已经非常勉强,同时对付八个,那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易辰千万不要托大。”地藏尊者他们劝说起来,刚才他们跟八位准宙魂境交过手,他和邢院两人一同联手都被打得非常惨,如果不是易辰他们及时到来,恐怕早就已经输掉。

    两位尊者同时联手应对,在八位准宙魂境面前都没有办法取得优势,最终还险些被干掉,所以在他们看来易辰这根本就是在玩火,一众人都非常的担心。

    “尊者放心,我自有分寸,你们就在一旁看着吧。”易辰的脸色非常的平静,淡淡一笑,道:“墨家和杜家的人,当初逼人太甚,今天便是要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

    “狂妄无知的小鬼,不用所有人动手,我一个人便足以。”便在此时,一道苍老的身影快从前方飞来,正是墨家的太上长老,并且易辰还认识他,他正是墨鹤!

    易辰跟墨鹤的的恩怨非常深,当初在离开龙渊大陆之前,墨鹤就追杀过易辰很多次,好在最终他都非常幸运的逃脱,而每次易辰都会让墨鹤他们吃亏,颜面尽失。

    更有一次,易辰直接当着他的面,使用强大的魂技将墨家轰碎,这更是直接让他彻底数去了墨家家主的信任,在家族的地位也逐渐降低。

    这一年多来,他无时无刻都想着要将易辰杀掉,可后者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一直都没有再次露面,如今终于出来了,墨鹤自然不会错过这一个机会。

    “没想到你这老东西还没有死。”目光从墨鹤的身上扫过,易辰的脸上挂起淡淡的笑容,一股战意也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起来。

    “今天我便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取你这小鬼的性命。”用充满杀意的目光看着易辰,墨鹤喊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便直接调动魂力,劲风在他的身体周围搅动起来。

    “杀!”墨鹤他说动手就动手,没有半点啰嗦,四周的空间都扭曲起来,凛冽的劲风不断的搅动,瞬间的功夫,一把魂力凝聚出来的长矛带着破空声朝易辰轰击而来。

    并未使用任何的魂技,但那长矛蕴含的能量的非常恐怖,空间直接就被震碎,那些在观看的成员们此时都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岩浆之精!”这样的战斗易辰不想耗费太长的时间,双手在此时展开,当即岩浆之精带着恐怖的威势,顺着他的经脉汹涌而出,周围的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

    “杀!”当喝声响起的瞬间,岩浆之精便易辰的控制下,带着呼啸的风声朝前方汹涌而去,直接跟那长矛撞击在一起,只是在那一瞬间,长矛直接就被焚烧成虚无。

    “难道墨家的长老就只有这么点能耐吗?”易辰的笑声在此时响起,随后他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来到了墨鹤的身后。

    “咻”没有丝毫的犹豫,易辰快出手,岩浆之精在他的控制下,疯狂爆涌,带着可怕的威势朝墨鹤笼罩而去。

    对于易辰拥有的火焰之宝,墨鹤他并不陌生,以前他就已经见识过岩浆之精的恐怖威力,因此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托大,一挥手,一把释放出浓烈煞气的长剑出现。

    “八品上等魂技——魔云剑诀!”在他的控制下,长剑在身前的空间打出绚丽的剑花,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肉眼可见的魂力波动朝四周扩散。

    “轰”魂技几乎是在瞬间凝聚而成,墨鹤浑浊双眼闪烁着森冷,随后在他的控制下,那把长剑带着刺眼的光芒刺了上来。

    “轰隆”岩浆之精与那把长剑撞击的瞬间,当即好像烟花一般炸裂开来,劲风在四周搅动,而后墨鹤他直接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退出去,而易辰却站在原地安然无恙。

    这一幕看在众人的眼,他们都睁大了眼睛,道:“易辰他应该刚晋级准宙魂境不久,但却能够在与墨鹤的战斗取得上风,莫非同境界的修者当,真的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一起滚上来。”易辰并未继续发动进攻,而后转头朝剩下的七位准宙魂境看去,喝声在虚空回荡,看来他的意思非常的明显,就是要一个人同时对付八个。

    被一个后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吼大叫,这让他们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彼此间对视了眼,微微一点头,而后便同时掐动法诀,将自己的魂器召唤出来。

    他们所拿的魂器等级都不低,全部都是宇级上等魂器,这么多把魂器同时出现,空气弥漫起来的煞气更加的浓烈。

    “你将会为自己的张狂而付出代价。”八位准宙魂境同时怒喝一声,而后他们同时行动起来,手的魂器朝易辰劈来,瞬间恐怖的能量从他们的武器爆涌而出,八道能量同时朝易辰冲击而来。

    八位准宙魂境同时攻击的能量无比恐怖,在场所有人都往后面退开几步,而那些墨家成员则冷笑起来,道:“他的个人实力虽然很强,但要以个人的力量对抗八位准宙魂境,简直就是自找死路,龙渊学院的人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听到他们的话后,地藏尊者他们脸上也闪过担心之色,但依照他们对易辰的了解,后者决定后的事情,决定没有改变的可能,如果上去帮忙的话,恐怕后者会非常的不喜。

    “少主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咱们静等结果吧。”四怪他们深深的吸了口气,道。

    现在说太多也没用,尊者他们都非常的担心,但现在也只能靠易辰自己。

    “天陨重剑!”在他们的注视下,易辰怒喝一声,当即插在地面上的天陨重剑狠狠的颤抖了下,而后好像有生命一般,快从地面冲天而起,来到易辰的身前。

    “咻”八股能量已经近在眼前,易辰没有浪费时间,出手将天陨重剑抓住,在那一瞬间,岩浆之精将天陨重剑笼罩住,恐怖的火焰在天陨重剑的剑身上面燃烧。

    这是岩浆之精另外一种使用方法,只要岩浆之精依附在天陨重剑上面,那施展出来的魂技威力和有很大的加成,以前因为可以催动岩浆之精的时间不长,所以易辰没有使用。

    “陨日神炎斩第一重!”腰间猛的一扭,易辰快将天陨重剑举到脑袋上,锐利的光芒闪过,在劈出的瞬间,恐怖的魂力汹涌而出,凝聚出一头体型庞大的魔兽冲八人释放出来的能量冲击而去。

    “轰隆”便在撞击的瞬间,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劲风在此时疯狂的搅动,刺眼的光芒朝四周溅射开来,所有人在此时都眯起了双眼。

    “竟然拦截下来了。”而当他们可以重新看清战场的时候,当即四周响起了骇然的声音,易辰脸色非常的平静,漠然的漂浮在那片虚空,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

    刚才两位准宙魂境尊者同时联手,为了拦截八个人发动的攻击,都废了非常大的劲,险些就陨落在他们的手,而易辰竟然能够将他们的攻击难解下来,难道说他真的能够同时对抗八位准宙魂境?

    “我还以为八位准宙魂境能够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惊喜,但这样的攻击可真是让人失望。”易辰的声音在空气响起,立刻将墨鹤他们的脸色狰狞起来。

    “只要进入那个境界,同境界当没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再加上那个小子的修炼天赋非常强大,在很多的时间内就能成长起来,咱们一定要将他击杀于此,否则定时一大敌。”八位准宙魂境同时使用传音道。

    “那就不需要犹豫,要不要管什么名誉不名誉,直接动手。”墨鹤他们八个人同时冷声说出这句话,而后再度调动魂力发动了进攻。

    硬碰硬,易辰一点都不惧怕,身形一闪快冲了上去,与墨鹤他们战斗在一起,恐怖的能量波动疯狂的朝四周震荡开来,罡风肆掠。

    周围的空间在不断的颤抖,寸寸崩裂,天空都快要被斗塌下来一般,完全变了颜色。

    手持着被五彩火光包围的天陨重剑,易辰每一次挥动,凝聚出来的威势都非常的恐怖,跟他们斗得不相上下。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对易辰还带着轻视,可随着战斗的持续,他们从刚开始的看轻,到最后彻底的凝重起来,全力出手,可还是没能将易辰拿下,最终怎从凝重转变成为骇然。

    “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他竟然成长到这种地步。”墨鹤他的脸色非常难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