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 我一个人足矣【二更】

    一年前墨笛就曾经败在易辰的脚下,如今终于有了复仇的计划,他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更加强横的气息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

    “咻”在他的控制下,魂力不断地涌入他手的魂器当,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劲风在他身体周围搅动,威势让周围的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墨笛他要凝聚更强的攻击了,肯定会非常的强大,不知道易辰他能不能像刚才那样将他的攻击拦截下来。”

    那些正在战斗的学员,此时都紧张的关注着,他们都在不停的议论。

    从他凝聚出来的威势,易辰就能判断出墨笛他要释放出来的魂技等级肯定不低,但却没有丝毫的紧张,嘴角微微一勾,非常平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种轻松淡定的模样,让墨笛脸色更加狰狞,易辰这样的行为在他看来就是挑衅,对他各种看轻和不屑。

    “装模作样,很快你便会为自己做出的行为后悔。”喊出一道这样的话,而后墨笛他释放出来的能量更加的恐怖,在他的催动下注入魂器,宛若山洪海啸般的声音朝四周扩散开来,那股恐怖的能量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正在打斗的那些成员,脸色都变得非常的难看,纷纷调动魂力快朝远处避开。

    “九品上等魂技——冥王天斗!”墨笛的脸上充满了狰狞,他没有浪费时间,双臂猛的一用力,手的魂器当即便有一股恐怖的能量汹涌而出,直接在他的身前凝聚出一把布满了纹路的巨剑,斩碎虚空朝易辰劈了过来。

    整个场面看起来非常的震撼,那些成员虽然远远躲开,但那股能量泄露出来的能量,还是让他们的脸色发白。

    “那股能量,就算是准宙魂境都得认真的对待,不知道易辰能不能拦截下来。”

    “墨笛少爷经过一年多的苦修,实力大有长进,那个易辰太轻敌嚣张了,依照我来看,如果他早在之前就凝聚魂技发动反击的话,肯定会有获胜的希望,但现在希望几乎为零,就算能够拦截下来,也肯定会因此而受重伤。”一些墨家成员冷笑起来。

    “易辰师兄小心!”龙渊学院的学员们都不知道易辰的底细,所以在感受到那股能量的恐怖威势后,他们都非常的担心,大声喊道。

    不单只是那些学员,此时地藏尊者他们也不由得心头一紧,他们都不知道易辰能否接下那一股能量。

    释放出极度恐怖威势的巨剑,距离易辰越来越近,呼呼的风啸声非常的刺耳。

    “咻”易辰的双眼闪过异彩,冷哼一声,随后直接抬脚朝前方踏出。

    如果是一般的修者,肯定会直接从虚空上面落下来,毕竟他们没有御空飞行的能力,但易辰却不一样,他并未从虚空上面掉落,而是直接停滞在虚空。

    “什么,难道你那是御空飞行?”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后,所有人愣住了。

    “轰隆”易辰也再度踏出一步,脚下的空间颤抖起来,每一步都好像有万钧之利,将那空间压得不断的发出隆隆作响。

    “咻”片刻功夫便来到那股能量前方,易辰右手缓缓朝前方探出,放在那股能量的前方。

    “轰”紧随着,那股能量便轰击在易辰的手掌上,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当周围恢复平静之后,那劲风也全部都散去,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墨笛他释放出来的能量,竟然被易辰一只手拦截了下来,并且还是在没有调动任何能量的情况之下。

    而更让他们的震惊的还是易辰不需要任何能量的支撑,就那样漂浮在虚空,没有掉落下来,这才是真正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一点。

    “那是御空飞行,准宙魂境的能力,他真的晋级准宙魂境了。”当他们都反应过来之后,场面在此时立刻炸开了锅。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易辰竟然真的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从宇魂境初阶晋级到了准宙魂境,这样的修炼天赋实在太恐怖了。

    “这,这怎么可能。”墨笛脸色极度难看,一年前他的修为境界比易辰还要高两个阶级,而一年之后易辰竟然直接超越了他,成为了一位准宙魂境,这样的结果太打击了人了。

    而感触最深的还是龙临和风赐两人,易辰刚入学院的时候,在他们看来后者就是一只蝼蚁,现在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后者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们。

    其要数龙临的脸色最为难看,他非常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曾经称呼过易辰为蝼蚁,彼此间也有过很多次的冲突,可现在后者的修为已经比他们还要高,如果说易辰是蝼蚁的话,那他们岂不是连蝼蚁都不如。

    “这样的攻击,真叫人失望。”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易辰摇了摇头,双手一挥手,当即在他身前的空间颤抖起来。

    “轰”下一秒,一个漩涡快在墨笛的身前出现,非常的突然,紧随着便有一股能量带着破空声从里面冲出,直接轰击在墨笛的丹田上。

    “噗”那股能量非常的恐怖,在被击的瞬间,墨笛他当即便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直接倒飞了出去,看起来无比的狼狈。

    “少爷,”这攻击太突然了,墨家的成员们同时大喊一声。

    “我的魂力,我感应不到魂力了。”当墨笛他坠落在地面上,终于稳住身形的时候,当即便面如死灰的大喊道。

    他的气息此时非常的凌乱,脸色苍白如纸,见到他这一幕模样的时候,墨家长老当即冷声道:“他将墨笛的兽魂击碎了。”

    “什么,击碎了。”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被震惊得说不出来,他们刚开始都以为易辰不过是击伤了墨笛,没想到后者竟然将他废掉了。

    一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废掉了一位超级妖孽,在龙渊大陆这边,恐怕只有易辰才做得出来。

    “轰隆”废掉了墨笛的修为,但易辰没有收手的打算,直接抬起脚,朝墨笛所在的位置踏去,当即又一道震耳的声音响起,而后又有一股恐怖的能量汹涌而出,化成一只巨大的脚,直接朝墨笛踩踏而去。

    “彭”恐怖的一击直接击墨笛,踩在他的脑袋上,直接踩到泥土当去。

    身为超级妖孽的墨笛,什么时候收到过这样的待遇,当即他的四肢摆动起来,想要挣脱。巅峰时期都不是易辰的对手,更别说他现在只是一个废人,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没有办法挣脱出来。

    “住手。”自家少爷被废掉,而且还被易辰如此凌辱,那位领头的墨家长老立刻就反应过来,发出一道怒喝声,随后一挥手,强横的魂力汹涌而出,带着恐怖的威势朝易辰轰击而来。

    “就凭你也想要救他?”易辰嘴角勾起一抹凶残,并没有躲开,右掌一翻,一道沉闷的声响从他的手心间传出,劲风在四周搅动起来。

    “天雷掌第五重!”心响起一道这样的声音,随后易辰手臂一用力,直接迎了上去,直接将那位墨家领头长老释放出来的能量击散。

    “什么,他竟然非常轻松的拦截下了太上长老的强力一击。”见到这这一幕,那些墨家的成员们同时惊呼起来。

    易辰对付宇魂境的时候,模样看起来非常的轻松,好像并不要花费太大的力量一般,其实这也情有可原,毕竟他是一位准宙魂境。

    而太上长老也是一位准宙魂境,并且他修炼的时间比易辰还要长,在魂力控制方面也比易辰强,但他的攻击竟然被易辰轻松的拦下。

    “我的兄弟和我心爱的女人出手,这样轻松让你死了,太便宜了你,今天我就在这里废了你。”

    用不带丝毫感情的语气说出这句话,随后易辰他双手掐动法诀,经脉快冲出四顾能量,直接朝墨笛的四肢击去。

    “彭”霸道的力量直接将他的四肢击成肉泥,血雾在空气震荡开来。

    他的兽魂景已经被废掉,现在四肢也都被废掉了,看来墨笛他下半辈子真的要在床上度过了。

    “你找死。”那位墨家领头长老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脸上当即便浮现出震怒之色。

    在他出手的情况下,易辰还是毫无顾忌的出手将墨笛废掉,这根本就是对他的蔑视,这要是传出去的话,恐怕他的面子也过不去,当即一股浓重的杀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起来,看来他是要准备出手发动攻击了。

    “咻”见到这般情形,四怪他们脸色一沉,身形一闪来到易辰的身旁,他们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你们都退下。”可易辰好像不想让他们出手,轻轻一挥手,道。

    “恩?少主,他们人多,要是你孤军奋战的话很危险。”四怪他们都有些顾虑,八位准宙魂境长老,他们害怕易辰应付不过来。

    “对付这些准宙魂境,我一个人足矣。”易辰的话在天地间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