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章 登场【三更】

    那件物品的度快到了极点,破空声刺痛人的耳膜,就连被困在阵法里面的龙渊学院学员们都能够听到。

    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他们都忍不住眯起双眼,而后同时抬头朝虚空看来,当看见那件物品的时候,同时睁大了双眼。

    那竟然是一把巨大的重剑,一股恐怖的煞气朝四周弥漫开来。

    “轰隆”在他们的注视下,那把巨剑直接轰击在护罩上面,震耳欲聋的声音立刻响起,整个护罩在此时凶猛的颤抖起来,被撞击的地方,被震出一道裂痕。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他们都看呆了,那股能量实在太恐怖了,竟然连那个强大的阵法都出现了裂痕。要知道刚才地藏尊者他们可是尝试攻击过,但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那个护罩纹丝不动,但竟然在那把巨剑的轰击下出现了裂痕。

    “咻”而便在此时,一道身影带着破空声从那个传送漩涡当冲出,度快到极点,肉眼难以捕捉到他的身影。

    “轰隆”非常的快和准,那道身影一脚踏在重剑的剑柄上,当即又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而后那个已经出现了裂痕的护罩,在这一瞬间被轰出一个大洞。

    “咻”没有了任何阻拦,那道身影和那把巨剑,带着凛冽的劲风冲了下来,目标正是墨笛他释放出来,朝龙临两人轰击而去的能量。

    “轰隆”在众人的注视下,巨剑和那股能量轰击在一起,劲风搅动起来,漫天的尘沙随着劲风腾升而起,将那道身影笼罩在其。

    “他竟然直接朝那股能量去了,不知道他有没有事情。”

    这事情来得实在太突然了,正在战斗的两班人马此时纷纷停止打斗,快朝远处退开。

    “杀!”而那八位准宙魂境,此时再度发力,八股恐怖的能量地藏尊者他们轰击而来。

    “小心。”地藏和邢院两人凝重起来,再度凝聚出魂力凝聚护盾抵挡,但在撞击的瞬间,护罩被震碎,而他们本人也被震退出去,从虚空上面落下。

    “尊者。”那些学员们快迎上,将他们两人接住,他们都受了伤。

    暂时停止打斗,众人的目光都朝那道身影降落的地方看去,他们都想知道到底是谁来到这里。

    “阁下是什么人。”墨家领头长老没有继续动手,朝那道身影所在的位置大喊一声。

    那个护罩就算是他们准宙魂境,想要破开都非常的困难,而那道身影竟然能够直接破开阵法进来这了,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实力非常强横。

    不过里面没有人应话,好像非常不屑跟他们说话一般。

    “装神弄鬼。”见到这般情形的时候,墨笛当即便冷哼一声,一挥手,一股强横的魂力破开虚空,朝那道身影所在的位置轰击而去。

    那股能量非常强横,搅动起来的能量将那漫天的尘沙吹开,当即一道非常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那竟然是一位年轻人,所有人都惊呆了。

    “小兄弟,小心。”情况非常的危急,一鸣导师他们当即便大喊一声。

    不过,在他们在注视下,那道身影没有调动任何的能量,只是拳头一握,看起来好像漫不经心的一样,朝前方那股袭来的能力轰击而去。

    “竟然不使用魂力攻击,凭借**力量就想要拦截下我们少爷的攻击,他的脑袋是进水了吗?”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墨家的成员们都冷笑起来。

    “轰”但就在震耳欲聋的升级声升起的瞬间,他们全部都笑不出来,墨笛他释放出来的能量直接就被击散。

    静,非常的安静,刚才还带着各种鄙夷的目光此时全部都消失不见,转变成为了震惊和骇然。

    他们都没有想到,那位年轻人,竟然将墨笛他释放出来的攻击拦截下来了。

    更为震惊的还要数龙临和风赐两人,他们刚才跟墨笛交过手,自然知道他的强大,而那道身影凭借**力量就拦截下他的攻击,难道说他比墨笛还要强?

    “一年多的时间不见,你的修为,好像没有任何的长进。”在他们的注视下,那道身影双手缓缓负在身后,看向地面的脑袋,缓缓抬起来,最后死死的盯住墨笛,两道锐利的光芒闪过。

    “什么,是你。”此时那道身影终于抬起头来,当即从正面看的墨笛睁大了眼睛,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都是真的。

    “是易辰。”相比较墨笛的骇然,龙渊学院的导师和尊者们,在看见那张脸庞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都愣了下,但很快便被惊喜所取缔。

    “是易辰师兄!”场面立刻炸开了锅,那些因为战斗而受伤的学员们,此时都大喊起来,似乎在这段时间内忘记了伤痛一般。

    “我说那道身影看起来怎么那么熟悉,原来是他!”一仙导师笑着道。

    一年前易辰前去另一块大陆,这让龙渊学院的人都非常的担心,如今看到他平安归来,所有人在意外之余,都感到非常的振奋。

    “尊者,导师,我回来了。”抬头朝尊者一群人看去,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当初尊者和导师们一起掩护他,送他离开龙渊大陆,那场景依旧历历在目,心涌现出各种感慨和感激。

    见到他平安归来,地藏尊者他们都笑了起来,这是欣慰的笑容,有种一切尽在不言的感觉。

    “没想到你还敢回来。”一股杀意在墨笛的身体周围弥漫,他用充满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

    在所有人当,墨笛最想要杀掉的人变是易辰,当初在他快要离开龙渊大陆的时候,墨笛被易辰当着所有人的面击败,导致胜败名裂,一直都生活在被易辰击败的阴影当。

    以前那些修者提到墨笛之名的时候,哪一个不是称赞有加,非常看好他的未来。可自从被易辰击败之后,一切都变了,那些修者谈论到他墨笛的时候,多半不是讨论他的修炼天赋,而是讨论他被易辰击败时的狼狈情形。

    “龙渊大陆似乎不是你们墨家的地盘吧?我为什么不敢回来?”现在的情形不是叙旧的时候,易辰漠然的朝墨笛看去,语气微微一沉。

    见状,墨笛拳头紧握起来,冷声笑道:“这你可回来得真不是时候,单独一个人来这里,你以为凭借个人的力量,能够就得了他们吗?”

    “谁说我是来救人?”墨笛的话音刚落,易辰当即便反驳一声,当即让所有人都疑惑起来,就连龙渊学院的学员们也都非常的奇怪,难道易辰来这里不是救他们的吗?

    “就算你现在跟他们撇清关系也没用,今天不管如何你都要命丧于此。”墨笛他还以为易辰是害怕了,想要以此来逃避。

    “你是不是太自恋了?”易辰耸了耸肩,并没有生气,笑着道:“其实我来这里的目的非常简单,只有一个。。。”

    说到这里,易辰缓缓比出一根手指,当即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不都想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而墨家人和杜家的人目光则更加狰狞。

    “其实我来这里,只是想将你们墨家和杜家的人都干掉,就这么简单。”非常平静的话,在空气回荡起来。

    这声音虽然没有任何的气势,但却充满了狂傲,在这么多强者面前,竟然说是来要他们的性命,这要是其他修者的话,早就被吓尿裤子了,哪里敢谁这样的话。

    不过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杜家和墨家的成员们此时都大笑起来,声音在空气回荡,非常的响亮。

    “我没有听错吧?就凭他一个小鬼,还想要我们所有人的性命?”其有一位成员伸出手一个手指指着易辰,用充满了轻蔑的语气道:“就你这小杂种,爷我一只手都能灭了你。”

    “咻”正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当即易辰身躯一颤,一股能量汹涌而出,拖着一道残影将那位成员缠住,心神一动,立刻将他拉了过来,整个过程非常快,肉眼难以捕捉到。

    “你,你想干什么。”那位成员根本没有想到,易辰释放出能量的度竟然这么快。

    “咻”并没有回话,易辰脸色一沉,快出手直接掐住他的脖子,猛的一用力便直接将他抓了起来。

    那可是一位宇魂境啊!就那样被易辰掐住,不管他怎么用力挣扎,都没有办法从他的手挣脱。

    “记住,你可以侮辱我,但绝对不能侮辱我的家人,还有,我不喜欢别人用手指指着我。”当说到这里的时候,易辰手臂猛的一用力,当即一道咔嚓声响起,那位宇魂境的脖子直被扭断。

    一位宇魂境的修者,就这样被干掉,身体抽搐了几下,而后便没有了半点声息。

    本来还非常热闹的场面,在此时都变得安静下来,他们全部都睁大了双眼,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易辰。

    那可是一位宇魂境啊,而不是一只阿猫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