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 噩耗【二更】

    离开龙渊大陆一年多的时间,如今重新回到这个地方,看到那熟悉的场景,易辰脑海升起无数的画面。

    当初他就是跟自己的老师在龙渊学院里面相认,并且也以龙渊学院为起点,闯出来自己的名号,如今他又重新回到这个地方。

    同样的情景,同样的人物,只是一年后的易辰,已经不是当初那位稚嫩的少年。

    “没想到还能重新回来,这种感觉,真好。”此时守塔尊者也忍不住感慨一声,浑浊的双眼泛起了一丝泪花,颤抖的双手告诉他人此时他非常的激动。

    “龙渊学院里面好像非常的安静。”距离龙渊学院越来越近的时候,易辰的眼神闪过疑惑之色,道。

    闻言,守塔尊者也是非常的疑惑,他对于龙渊学院最为了解,要是以前的话,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肯定会被龙渊学院里里面的人发现。

    “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易辰非常疑惑,随后并没有多说什么,一群人在此时加快了度。

    “有强者靠近!”正当易辰他们来到距离龙渊学院一百米远的时候,学院里面响起了一道喝声。

    “咻”并且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强横的气息从学院里面渗透出来,朝易辰他们笼罩而来,那股气息非常的熟悉。

    “是藏书尊者。”熟悉的气息让易辰心情摆弄得激动起来,脑海浮现出一道身影。

    “咻”便在这一瞬间,一道虚弱的身影从学院里面飞出来,用充满警惕的目光看着易辰一群人,道:“尔等是谁,为何来我龙渊学院。”

    那人正是藏书尊者,只是看到他的时候,易辰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藏书尊者看起来非常虚弱,好像有伤在身。

    他并不知道易辰的身份,看到易辰一群人全部都御空飞行,藏书尊者的心情凝重到了极点,那可是六位准宙魂境,就算是一个隐藏势力都没有这么多准宙魂境强者啊!

    依照龙渊学院现在的情况,要是易辰他们要做出对于学院不利的事情,那后果不堪设想。

    “咻”不单只有守塔尊者出来,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些学员,不过他们的很多都受了伤,有的身上缠着绑带。

    “这是怎么回事?”见到这一幕,易辰心头一跳,龙渊学院怎么说都是一个超级势力,怎么这些学员都一个个带伤,连藏书尊者也都受了伤,当即他心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恐怕学院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你们是什么人。”见到易辰他们的目光,当即藏书尊者更加的紧张起来,道。

    “尊者,你看我是谁。”易辰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随后便直接使用变幻之术,当即他的容貌发生了变化,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并且声音也完全恢复。

    “你是。”藏书尊者的脸上刚开始的时候对易辰他们充满了防备和敌意,见到易辰的动作后,他则疑惑起来,而当看到他重新变幻回来的时候,他立刻就愣住了。

    那是一张熟悉的脸庞,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自信,刀削般的脸庞充满了刚毅和邪异,有一种非常独特的味道,刚健有力的肌肉充满了爆发性,正是一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而让藏书尊者震惊的不是那个人年纪轻轻就拥有准宙魂境的修为,而是他那张脸庞实在太熟悉了。

    “你、你是、你是易辰?”藏书尊者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猛的擦了擦眼睛,以为是自己眼花,同时用带着质疑的语气道。

    “尊者,好久不见。”易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道。

    “藏书,我回来了。”便在此时,守塔尊者他变幻回自己原来的模样,说话的声音带着颤抖,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非常激动。

    “真、真的是你们!”当看到守塔尊者的时候,藏书尊者脸上浮现出振奋,身体也颤抖起来。

    分别了一年多的时间,易辰他们在外面生死未卜,如今再度归来,藏书尊者非常的激动,易辰他们也是如此。

    “太好了,你们都回来了。”浑浊的双眼闪烁着晶莹的泪花,这是因为实在太过于激动,就算拥有准宙魂境的修为,藏书尊者都恐怖不了自己的情绪,快冲了上来。刚开始以为有外敌前来,可没有想到的是,来这里的竟然是易辰一群人。

    “那,那个真的是易辰吗?”上面的谈话,下方的学员们都能够听到,此时他们都睁大着双眼,似乎感到难以置信。

    分别许久如今重新归来,大家都有很多话要说,各自相互间寒暄起来。

    “对了尊者,我离开大陆一年多的时间,龙渊学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一番交谈之后,大家都缓和了下情绪,易辰目光从那些学员们的身上扫过,道。

    “说来话长。”听到易辰问这个事情,藏书尊者的脸上浮现出气愤之色,从他的神情当,易辰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自从院长走了之后,龙渊学院实力便不如从前,再加上守塔离开,学院里面就只有我们三位准宙魂境尊者坐镇。”

    “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大陆发生了很多事情,墨家家主晋级成为宙魂境,并且发展得非常快,远远将已经走下坡路的龙渊学院撇在后面。前些天更是有人袭击龙渊学院,还好我们发现得及时,阻止了下来。”藏书尊者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下,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讲述的语气虽然非常平淡,但易辰却知道这段事情肯定是尊者他们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期间肯定经历了很多让人气愤的事情。将而且不用想都知道,尊者他们的伤肯定是在前几天被袭击的时候所受。

    如今敢明目张胆对龙渊学院出手的势力,恐怕就只有墨家,所以不用想知道,事情肯定是他们所为。

    “欺人太盛。”易辰的拳头紧握起来,一股杀意在他的心腾升而起。

    因为自己老师的原因,再加上和尊者他们的关系,在易辰看来学院就像是他的家一样,自己的家人被欺负,他感到非常的愤怒,一股怒火在他的心底燃烧。

    “对了尊者,微娜她们在哪里?”易辰使用魂力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道。

    “微娜她们。”听到易辰的问话之后,藏书尊者本来还满带喜悦的脸庞,此时顿了顿,强迫自己露出笑容,可最终还是没有笑出来,脸色阴沉,半天没有说话。

    易辰心本来还带着期待,终于可以跟微娜她们相见,可藏书尊者阴沉的脸色,让他的心神一颤,笑容逐渐的消失。

    “她们该不会。”易辰感觉自己的脸部肌肉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一股暴戾之气,从他的心缓缓升腾起来。

    “对不起易辰,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们。”充满了无奈的话,从藏书尊者的口说出,在天地间回荡。

    在这一瞬间,易辰身躯一颤,他感觉天地在快旋转,自己被黑暗包裹了一般,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们,这一句话,不断的在他耳边回荡,

    不管是再笨的人,此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知道藏书尊者他的意思是什么。

    “姐夫,恐怕钟毅等不到你回来了。”

    “易辰兄,要是我们死了,一定要给我们报仇,用他们的血来洗我们的墓碑,用他们的骨肉,来填埋我们的尸骨。”

    一道道充满绝望的声音,仿佛在他的耳边回荡。

    “那个梦难道是真的吗?”一道带着凄凉的话,在易辰的心响起,他感觉自己的气力都被抽空了一样,后脑勺有一根筋被绷紧起来。

    “藏书,临走的时候你不是说过会好好保护他们的吗?”守塔尊者对这个消息也感到很意外和震惊,而后瞬间冲了上去,一把将藏书尊者的长衫抓住,大声吼道。

    守塔尊者的脾气,是在这些尊者当最好的一位,但现在也失控了,从这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充满了悲痛。

    “我们也没有想到,墨家他们的报复竟然那么猛烈,是我们没有保护好香蝶她们。”说到这里,藏书尊者脸上也浮现出悲伤。

    “不可能的,她们不会死的。”易辰猛的摇头,眼睛里面泛起泪光。这个消息就是一个噩耗。

    “傻丫头别哭了。”

    “我哪有哭,这是笑好么。”

    “回去吧,省得他们担心,小心出来久了,你哥以为我将你拐走了。”

    “可人家的心早就跟着你走了啊。”微娜的话依旧在耳边回荡着,久久挥之不久。

    “如果易辰哥你能平安回来,我不在乎你身边有哪些女人,我母亲生前跟我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受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忍受,这就是命,所以我不会让易辰哥为难,只要你心有我,我可以装作无所谓。”

    “易辰哥为了我和微娜妹妹,你一定要在平安前往那个世界,我们在这里等你回来。”香蝶的笑容在脑海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