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百九十八章 波澜【四更】

    整个场面看起来非常的震撼,那巨手蕴含的能量,竟然将那空间都直接压塌了下来。就算是宙魂境,在面对那股能量的时候,都会直接被秒杀掉。

    在场的修者们都没有想到,丁古家的家主会直接出手,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对易辰的恨意到底有多强烈。

    “少主!”此时要是不救易辰的话,他绝对会被杀掉,金域四怪他们同时怒喝一声,而后身形一闪快冲了上去。

    “轰隆”他们快催动魂力,朝那股能量轰击而去,想要帮助易辰将那股能量拦截下来。

    “轰”但丁古家家主修为极度恐怖,释放出来的能量岂是他们能够拦截下来,便在那一瞬间,他们直接就被恐怖的能量震飞出去,非但没有拦截下那股能量,反而还让自己受了伤。

    从这里就能看出那一股能量到底有多恐怖,连宙魂境都没有办法抵挡,易辰就更不用说。

    拳头在此时紧握起来,易辰的眼神闪烁着不甘,他不想死在这里,可无奈那股能量太恐怖了,根本不是他所能够应付。

    “少主!”

    “易辰!”

    “吼!”

    那股能量距离易辰越来越近,四怪还有守塔尊者,以及一旁的金焱火凤和极地火蜥同时怒吼起来,他们想要帮忙,但却无能为力。

    “他死定了。”丁古家的长老们此时都冷笑起来,在丁古家家主出手的时候,在他们眼看来易辰已经是一位死人。

    “看来得罪了超级势力的确没有好下场,不过实力有多强,修炼天赋又多高,更不管他来自哪里,也都难逃一死。”

    远处围观的修者在见到易辰面临的困境时,同时说出一道这样的话。

    “轰隆”便在此时,易辰周围的空间颤抖起来,一个漩涡快形成。

    “咻”正当那股能量快轰击在易辰身上的时候,突然间一股能量带着破空声从汹涌而出,在易辰的头顶上方凝聚出一个护盾。

    “轰隆”下一秒,丁古家家主凝聚出来的巨手,直接轰击在那个护盾上面,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那就好像两颗星球相撞一般,毁天灭地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噗”那个盾牌的防御力太可怕了,竟然帮易辰将那能量都阻挡了下来,很多观看的修者,直接被余波震得吐血。

    易辰他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起来。

    “是什么人出手相救。”易辰安然无恙,那些修者们都非常的震惊,转头看向易辰身旁的那个漩涡。

    刚才两股能量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看来出手帮助易辰的那个人,在修为方面并不比丁古家家主弱多少。

    在这边能够跟丁古家家主对抗的人可不多,从这里来看的话,出手之人肯定也是超级势力里的人。

    只是他们现在都非常的疑惑,易辰来到这块大陆并不久,认识的人也非常有限,所以他们都很奇怪,究竟是什么人肯出手帮助他。

    “轰隆”便在此时,那个传送阵也已经完成,震耳的声响传出,那个传送阵冲天而起,金龙在上方盘旋。

    “成了!”易辰的脸上浮现出喜色。

    “那个就是能够通往龙渊大陆的法阵吗?”所有的修者目光都看向那个传送阵,炙热的光芒在他们的眸间闪烁。

    龙渊大陆在他们的眼里看来,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肯定会去探索一番。

    但因为传送阵被特殊能量束缚的原因,他们都没有办法通往龙渊大陆,因此在看到传送阵启动的时候,他们都非常的振奋。

    “走!”此时一道催促的声音,在易辰的脑海响起,这道声音他有些熟悉。并且毫无疑问,给他传音的那个人肯定是出手帮助他的神秘人。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他日有机会晚辈定会抱这个恩情。”易辰此时也使用传音会回应,虽然并不认识对方,也不知道他出手相助究竟是什么原因,但易辰并没有想太多,人家毕竟救了自己,将来有机会的话,肯定是要抱这个恩情。

    “啾!”火凤它们的灵智非常高,此时不用易辰吩咐它们都知道怎么做,同时发出啸声,而后便带着守塔尊者快冲入那个传送阵当。

    “走!”金域四怪他们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而后也同时调动魂力冲入那个传送阵里面。

    “他们要逃走了。”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丁古家的长老非常不甘的大喊一声。

    本来他们都以为,自己家主都出来了,易辰肯定没有办法离开,但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在暗帮助他,所以他们都非常的不甘。

    “轰隆”丁古家的家主自然不会让易辰轻易的离开,再度调动魂力发动攻击,那个漩涡搅动的度加快,恐怖的能量凝聚成光柱朝易辰轰击而来。

    “咻”帮助易辰的那个神秘人再度出手,魂力汹涌而出,在易辰的头顶上再度凝聚出护盾,宛如末日般的毁灭撞击再度发生,很多修者都被震得吐血。

    “咻”留个易辰的时间不多了,他不能继续停留在这里,此时非常明智的朝那个传送阵里面冲去。

    丁古家家主想要拦截,可无奈有人帮助易辰,攻击能量都被拦截下来,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进入那个传送阵漩涡当。

    “轰”便在他们进入的瞬间,一道震耳的声音响起,劲风疯狂的搅动起来,那个传送阵化成一股能量消散在空气。

    所有的威势在此时全部都消失,他们都用不甘的目光看着那个传送阵,易辰就在他们的眼前安然逃脱,这对于两家的声誉来说,将会是一个打击。

    “天炎大陆,我易辰一定会再回来!”同时,一道似乎带着宣战的话,在虚空响起。

    从这句话当能够得到一个信息,易辰并未放弃探索天炎大陆,总有一天他会重新来到这块大陆上面。

    “咻”当易辰离开的时候,暗帮助的神秘人,此时那个漩涡也快消失。

    “啊!”在丁古家家主凝聚出来的那个漩涡当,响起了一道带着疯狂杀意的怒吼声,单只是怒吼声就让空间颤抖,所有的修者心神都受到了震荡。

    丁古家的人非常不甘,神剑殿的人也非常不甘,本来依照他们安排的力量,想要将易辰拦截下来,可以用轻而易举来形容。

    可没想到最后却是损兵折将,偷鸡不成蚀把米,成为了一个笑话。

    只是半天的时间,易辰杀死丁古家太上长老郝军,炸死十几位准宙魂境,最终安然逃脱的消息,便在木域传开来,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易辰他离开了,不过从他最后的那句话当,他们知道前者一定会再度回来。

    “仅仅只有二十岁,便已经晋级成为准宙魂境,这是我目前为止看到最年轻的准宙魂境,就算是丁古四杰他们那些顶尖天才,在二十岁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修为。”

    “或许下一次他来到天炎大陆的时候,将会以另外一种姿态到来吧。”众多修者此时都在议论。

    同时因为易辰的到来,也让他们更加想要知道,龙渊大陆到底是什么地方。

    一处山巅上,一道身影宛若老树一般盘坐,一股杀意在他身体周围弥漫。

    “易辰,龙渊大陆,迟早我会杀到那里去,剥你的皮,抽你的筋骨,要你为我的哥哥和弟弟陪葬。”

    他正是丁古四杰。

    “我的剑痕弟弟,你就这样死了,哥哥我心竟然还有点小窃喜。”

    在一座插着巨大剑刃的山巅上,一道妖异近乎疯掉的年轻人疯狂的大笑起来,在他身前的便是剑痕的尸体。

    “我可怜又可恨的弟弟,本来哥哥我想要等你再强点的时候,再将你吃掉,没想到你就这么死了。”

    “不过这也不要紧,哥哥最多等他下次出现的时候,帮你斩了他。”

    疯狂的笑声响起,疯癫男子张口便朝剑痕的丹田处咬去,鲜血四溅,撕下一块鲜血淋淋的肉,开始咀嚼起来,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和恐怖,好像那并不是一个人,而是魔鬼一般。

    “剑痕死了,一直被神剑殿封印的邪剑恐怕要出来了。”一道靓丽的身影看向远方,呢喃道。

    “圣女那个易辰走了,并且那个什么尊者也被他带走,丁古家的人已经取消了行动。”一位老者出现在不远处,道。

    “收到了,他们还有下一步行动吗?”女子轻声道。

    “他们准备召集魔鉴师,破解圣山传送阵,恐怕是想直接破阵进入龙渊大陆。”老者道。

    “那个人逃走了,丁古家不会善罢甘休,恐怕他们现在已经在计划攻打龙渊大陆了吧,这个倒是让人期待。”女子微微一笑道。

    。。。。。

    “那个小家伙回来了吗?”

    一座被血色月光笼罩的城市上空,漂浮着一道背着剑盒的身影,在他身前还有一道脸庞被方法笼罩的身影,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