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百八十六章 毙剑痕【四更】

    “噗”此时的剑痕根本没有办法躲避易辰的攻击,一道入肉声响起,他的纹器直接刺入他的腹部当,当即一道鲜血从剑痕的腹部狂飙出来。

    “啊”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在虚空当响起,易辰这一招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刺得非常深。

    那一道声音冲击着在场修者的神经,他们都睁大了双眼,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易辰。

    刚开始的时候,剑痕的态度非常的强硬,并且他展现出来的实力也非常的强横。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对剑痕都非常的有信心,认为易辰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全力攻击的话,易辰必死无疑。

    可现在事情却朝反方向发展,剑痕发动了最强的攻击,但却被易辰挡了下来,并且还直接作出了反击。

    天罡斗风他也非常的意外,同样身为顶尖的超级妖孽,他们对彼此的实力都非常的熟悉,所以刚开始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判断易辰不会有好果子,可现在事情却完全逆转了,他的心情只能用震惊来形容。

    而且现在他更想知道的是,易辰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是普通修者的话,根本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修为。

    “该死!我不会放过你!”疯狂的喊话从剑痕的口发出,而后他的双手凝聚出强横的能力,直接朝易辰的脑袋轰击而来。

    “飓风腿!”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易辰,自然不会被他的攻击击,右脚在虚空猛的一勾,猛然用力,带着狂猛的威势轰击在剑痕的腹部上。

    “啊!”本来腹部就有伤,可现在再度遭到攻击,可以用伤上加伤来形容,惨叫声在虚空响起,而后剑痕的身影从虚空上面冲下,轰击在地面上,又有一个深坑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咻”虽然这两下攻击,已经非常的解恨,但易辰并不准备这么轻易的放过他,锐利的光芒在眸间闪烁,而后便直接在虚空俯冲而下,拳头紧握起来。

    “杀!”从虚空上面俯冲下来到冲击力,可以说是非常的恐怖,但更绝的是,易辰落脚点正是剑痕倒地的地方,双拳朝他受伤的腹部轰击而去。

    “轰隆”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在这一瞬间响起,易辰这恐怖到一击,直接就将剑痕的腹部贯穿,鲜血喷涌而出。

    可以说晋级准宙魂境以来,剑痕他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剧烈的疼痛让他此时差点就要疼死过去。

    他想要继续发动攻击,但现在的他已经是无能为力,只能用狰狞的目光看着易辰,模样极度狼狈。

    而易辰似乎也没有要杀他的意思,缓缓站起身来,收回拳头,调动一丝魂力在拳头建颤抖了下,直接将那血迹全部都震散。

    “你输了。”嘴角勾起一抹淡漠的笑容,易辰说出一道漠然的话,声音在天地间回荡,这一道宣布胜利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那些围观的修者们都不相信易辰会输,但事实就在他们的眼前,由不得他们不承认,那睁大的双眼还有长大的嘴巴,告诉所有人,此时他们的心情无比的震惊。

    虽然易辰此时表面看起来好像非常的平静,但只有他本人才知道,这一场战斗其实非常的艰难,他体内的魂力差不多已经消耗殆尽,还好拥有强横的**力量,否则想要赢非常的困难。

    剑痕他不愧是顶尖的天才,易辰对于这场战斗也非常的满意,可以说是他晋级准宙魂境之后,最畅快淋漓的一场战斗,他将体内的魂力发挥到了极致,并且将自己会的斗灵之术全部都施展了出来。

    “希望下次在遇到你的时候,你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并没有杀了剑痕,易辰留下一道这样的话,随后直接转头离开。

    剑痕是神剑殿的超级妖孽,要是将他干掉的话,将会有不小的麻烦,到那个时候神剑殿肯定不会放过他。易辰现在身上的麻烦不少,所以不想再惹太多的麻烦。

    “我剑痕不会输,绝对不会,在我的字典当,没有输这个字!”此时剑痕疯狂的大喊起来,他对自己的失败接受不了,当即双手掐动法诀,魂力疯狂的涌出。

    “咻”一道劲风闪过,凭借那股魂力,他直接站起身来,手的长剑朝易辰的脑袋刺来。

    “没想到剑痕还有反击的气力。”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那些围观的修者们同时发出一道惊呼声,望向易辰的目光充满了怜悯,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他想要躲避攻击非常的困难。

    “噗”可就在剑痕的攻击,快要落在易辰身上的时候,一道残影闪过,易辰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便有一道入肉的声音响起。

    场面在此时变得安静起来,那些修者们都停止了议论,睁大眼睛朝易辰所在的方向望去。

    温暖的鲜血,顺着纹器缓缓流了下来,当经过易辰手肘的时候,缓缓滴落在地面上。

    此时的场面无比的安静,就连那鲜血掉落在地面的声音,他们都能够非常清晰的听到,滴答。。滴答。。。

    “这,这不可能。”顺着易辰的手肘缓缓朝他手的纹器看去,竟然发现他的纹器插入了剑痕的脑袋当,鲜血正是从他脑袋流出来。

    剑痕他睁大着眼睛,长大嘴巴,似乎有什么话一样。

    但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说话的机会,易辰这一刀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脑袋同样是修者最为脆弱的地方,而剑痕他的脑袋此时已经被贯穿,所以他绝对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

    “他竟然将剑痕杀了,一位超级妖孽就这样死在他的手,他到底是什么人,难道就不怕遭到神剑殿的追杀吗?”无数震惊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天罡斗风也愣住了,各大势力的超级妖孽,可都是他们的心头肉,如果死掉的话绝对会拼了命的报仇。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这些超级妖孽的陨落几率非常低,就算败在别人的手,他们都不会下杀手,因为那样的话便会遭到一个超级势力的追杀。

    而易辰他却做了,没有任何顾忌的下了杀手,如果是没有任何依靠的修者,绝对不敢这样做,所以他们此时对易辰身份更加的好奇。

    特别是刚才跟易辰交过手的六尔,此时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他没有想到易辰的实力竟然如此的强横,同时心竟然也升起一股庆幸,还好自己长老刚才出手及时,否则的话他的下场恐怕平也会跟剑痕一样。

    “噗”在他们的注视下,易辰手臂微微一用力,当即纹器便被他拔了出来,轻轻甩了甩,将那鲜血全部都甩掉,而后便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将纹器收回到储物戒当。

    刚才他不过是想跟剑痕切磋而已,没有想过要杀他,在打赢他之后,也直接选择离开。

    但这只能怪剑痕自己,因为面对一位不依不挠,想要取自己性命的人,易辰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因为直接选择动手,将剑痕干掉。

    反正大家迟早都会是敌人,依照他跟剑痕的关系,迟早会站在对立面,所以早杀晚杀都一样。

    如果果断的决定,被站在远处的杀手少年收入眼,眸间闪过异样的色彩,本来他以为自己杀人的时候已经够果断,但易辰在这方面,却一点都不比他逊色,确切的来说是比他还要强上一些。

    “少主。”此时金域四怪他们同时走了上来,眼神充满了平静,他们金域四怪也得罪了非常的多的势力,但依旧活的非常精彩,所以多得罪一个势力,他们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神剑殿的超级妖孽死在这里,他们的人不久后就会到来,咱们的计划得改变了,现在离开这里。”易辰目光从那些修者的身上扫过,剑痕死得非常突然,所以他们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易辰得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离开这里。

    “咻”从储物戒当拿出一份竹简,易辰催动魂力注入其,当即无数的纹路从那竹简当汹涌而出,在他身前的空间凝聚出一个传送阵。

    “走”并没有在这里逗留,金域四怪和杀手少年他们都冲入那个传送阵当。

    离开之前,易辰转头看向韩敏,那个非常艳丽的女子,就是这场冲突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她的话,易辰根本不用临时更改计划。

    “女人,有时候真是个麻烦的东西。”眸间闪过异色,随后易辰并没有在这里逗留,一头进入那个传送阵当。

    “轰隆”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个传送阵发出沉闷的声响,而后便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易辰那离开时的从容淡定,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让韩敏非常的好奇,特别是最后的眼神,让她忍不住心头一颤,此时她有种想要了解刚才那个男人的冲动,因为刚才那个小男人,给她非常不一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