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 赤木族乱了

    “阿爸,我外出的时候,遇到了月魔族的人,被他们追进了莽荒林,多亏了这位前辈救了我。”

    蛮人少年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易辰。

    “你遇到了月魔族的人?”

    赤木峰瞪直了眼睛,然后他才注意到,自己儿子身旁站着一个人,不由得打量起来。

    “是人族修者。”与他一同前来的赤木族成员,俱是感到非常的惊讶,道:“怎么会有人族修者出现在这里?”

    他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过人族修者,面对突然出现的易辰,他们保持着警觉。

    “大哥,人族修者可信不得,指不定他是月魔族的人。”一位身材瘦长的中年人走上前,一直警惕的看着易辰。

    “小叔,前辈是救我的恩人,我还亲眼看他一招杀死了五位强大的月魔族半兽。”赤木蛮立刻解释道。

    这番话让在场的赤木族成员更加的惊讶,道:“月魔族每一位都非常的强大,他竟然能一招杀掉五位月魔族的半兽?”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人是一位强者,当即他们看着易辰的目光,都与刚才不同。

    “不管怎么样,他信不得。”赤木飞狐依旧保持着警惕。

    面对他的怀疑,易辰脸色倒是非常的平静,转身便走。

    既然人家不欢迎,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

    况且,他来赤木族,只是出于一些好奇罢了,看不看都无所谓。

    “前辈,你要去哪里?”赤木蛮追了上来,道。

    “我还有要事在身,得先走。”易辰道。

    “你刚才不是说,要去我们赤木族看看吗?”赤木蛮疑惑的看着他。

    “尊者请留步。”赤木峰的声音响起,他直接用上了尊称。

    “可有事?”易辰停了下来,既然对方这么客气,也没必要怄气。

    “我阿弟他没有质疑你的意思,只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你,难免会误会。”赤木峰道。

    易辰耸了耸肩,道:“我与月魔族的半兽素不相识,又怎么会是他们的人?”

    “嗯,我相信前辈,他亲手杀掉五位月魔族的人,也是我亲眼所见。”赤木蛮道。

    “如果那是月魔族的人,为了找到我们的苦肉计呢?”赤木飞狐亦是走上前来,道。

    易辰转头朝赤木飞狐看去,两道锐利的光芒在眸间闪过。

    “蓬”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汹涌而出,撞击在赤木飞狐的身上。

    忽如其来,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得赤木飞狐一声惨叫,倒飞了出去。

    他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脸色苍白无比,用愤怒的目光瞪着易辰。

    “大哥,你看到了吗?他攻击我。”

    “尊者,你这是?”赤木峰他的语气微微一沉。

    换做是其他人,他已经发动攻击。

    可易辰刚才爆发出来的气息,可怕得令人窒息,要是他下杀手的话,在场所有赤木族的人都会命丧当场。

    这么强的实力,恐怕只有正在闭关的族长出面,才对付得了他。

    “我要杀你,只需动动一根手指头,注意下言辞。”

    易辰不是那种喜欢被人质疑的人,要是对方没完没了,直接教训一顿。

    果然,赤木飞狐他再也不敢乱嚼舌头,挨了一顿打,倒也学乖了。

    赤木峰他们见识了易辰的实力,直接请他前往赤木族的居住地。

    一位实力这么强大的修者,倘若真的是月魔族的人,他们对付不了。

    如果他不是月魔族的人,能够与他打好关系,对于他们赤木族来说,是一件好事。

    赤木族的居住地非常的简陋,只是用灌木搭起来的宅子,总共只有几千人。

    赤木峰他们一回来,宅子里的赤木族人纷纷出来迎接。

    易辰走在赤木峰旁边,受到的关注最多,一位人族修者出现在这里,实在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不单只是他们在打量易辰,易辰同样在观察着赤木族的人。

    这些蛮人的长相,与洪荒古族的人并无二异。

    他们都释放出来一股战意,引得易辰热血沸腾,想要找一位强者一较高下。

    “不愧是远古时期可以跟洪荒古族比肩的一族,他们释放出来的战意,丝毫不弱于洪荒古族。”

    易辰忍不住感叹一声,这么强大的一个古族,现在也衰落成这样。

    “阿蛮,带尊者到西边最好的屋子休息。”赤木峰道。

    “是阿爸。”赤木蛮点头,对易辰说道:“前辈跟我来。”

    易辰慢步跟上,被安置在一座较好的房屋里休息。

    这个地方倒是清静,等到赤木蛮离开后,易辰便盘坐在地面上养神休息。

    赤木族对他的到来,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易辰他一点都不关心。

    一个落败的古族,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

    夜幕降临后,赤木族的寨子便不再喧闹,宁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啊!”

    忽然,在赤木族的深处,一道惨叫声打破了赤木族的宁静。

    易辰从修炼中睁开眼睛,外面传来了慌乱的声音。

    “族长遇刺,大家快点去看看。”

    易辰心中惊讶,他没有见过赤木族长,却也知道族长遇刺对于赤木族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一脚踏地,从房屋中冲去,想要跟随赤木族人一同前去查看。

    没有跑出多远,易辰便停了下来,转头朝右方看去。

    正有一道黑影,从山寨的围栏中跳了出去。

    所有的赤木族人都在往族长那边赶,怎么会有人离开赤木族?

    易辰眼睛微微一眯,凭借直觉,那个人有古怪。

    “阿峰,阿蛮被人抓走了。”

    一位赤木族妇女从房屋里爬了出来,身负重伤,大声叫喊。

    “婆娘,你没事吧。”赤木峰从人群中跑了出来,焦急喊道。

    原来刚才有人趁乱抓走了赤木蛮,并且打伤了赤木蛮的母亲。

    “难道是那个人?”易辰眼睛微微一眯,随后便朝那道身影离开的方向冲了过去。

    他本来不想去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但赤木蛮那小子,一句前辈长,一句前辈短的叫,易辰不帮忙,自己都觉得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