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八章 神王碑

    c_t;易辰循着白光飞了过去,最终在湖泊中间,发现一块两米高的石碑,通体透明,白光正是由它所散发。[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当靠近它的时候,易辰释放出来的气息,受到了一股阻力,强行被压回到体内去。

    “不是湖泊的水能掩盖气息,是这块石碑的原因。”

    易辰心中惊讶,上前观察石碑,发现上面刻画满了阵纹。

    它好像有一种奇特的魔力,易辰瞬间被石碑吸住了心神,眼神渐渐涣散,脑袋一片空白。

    忽然间,易辰内心警觉起来,他感受到强烈的危机感。

    一股魂力冲向脑海,他立刻便恢复了神智,锐利的光芒在眼神中闪过。

    “滚!”

    易辰反手一挥,天陨重剑顺势劈出。

    “嗷!”惨叫声响起,玄冰龙龟庞大的身躯被扫飞出去。

    它趁这个时候偷袭,未曾想易辰反应这么快。

    “倒是忘了你这畜生,先收拾你再说。”

    玄冰龙龟眼神里尽是惊恐,转身便逃离。

    易辰速度比它更快,运转神武斩月诀,一剑劈了出去。

    魂力凝成一把巨剑,劈向玄冰龙龟。

    它后背上坚硬的龟壳被击碎,庞大的身躯被撕成两半。( 广告)

    玄冰龙龟的兽魂从一滩血肉中飞出。

    “想走,太迟了。”

    伴随着易辰的声音响起,魂力凝结成大网将它笼罩,一把拉了过来,被他收入储物戒。

    一悟准神的兽魂,可不容易得到,留着将有大用。

    易辰的目光又重新回到石碑上,这块石碑很不凡,上面的纹路,有着摄人心魄的纹路。

    “这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又是何人所留?”

    易辰思量间,手放在石碑上reads;。

    这一刻,石碑光芒大盛,阵纹好像活了过来,从石碑中冲出,缠绕在易辰的身体四周。

    一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易辰心中杂念被驱逐,一片清宁。

    所修炼的众生诀,自动运转,天地魂力从四周涌来,将易辰包裹在其中。

    这种奇妙的场面,易辰从来没有经历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易辰天地间的魂力被吸收过来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与众生诀之间的契合度,也越来越高。

    “众生诀的等级提升了。”

    易辰能够感觉到,众生诀绝对超过了荒级,已经快要进入神级。

    众生诀与普通的魂术不同,契合度越高,它发挥出来的威力越大。

    只是自从接受神诀后,易辰与众生诀的契合度并没有提升。

    现在碰触到这块石碑后,众生诀主动运转,也在它的帮助下,契合度提高了不少。

    易辰内心一喜,这石碑还有这样的作用。

    他的手从石碑上伸开,阵纹瞬间停止流动,重新回到石碑中去。

    这块石碑不简单!若配合上它修炼的话,定能事半功倍。

    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作用,还需自己摸索。

    易辰将石碑收入兽魂中,等脱离了危险,有时间在研究。

    环顾了下四周,易辰准备先离开这里,杀了一头准神魔兽,血染了这片湖水,定会有兽神宫的人发现异常。

    正当易辰准备离开的时候,左边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有人?”

    易辰一直保持着警惕,捕捉到微妙的变化,转头朝那边看去。

    “易辰?”

    正当他想要上前搜索一番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老鼠?”

    易辰有些惊讶,这声音的确是老鼠无疑。

    “果真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鼠从一块大石后面走了出来,满脸惊讶看着他。

    “这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焚天他们怎么没跟你一起?”易辰道。

    “我们拿走神印后,遭到黎火兽神的追杀,走失了。”

    老鼠一边说,一边观察周围,似乎在搜寻什么东西。

    易辰倒是有些担心焚天他们的处境,不过现在还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再说。

    他深深的看了眼老鼠,觉得这家伙肯定不是无意间闯入这里。

    “老鼠,你在找什么东西?”易辰询问道。

    “没有,我只是怕这里有兽神宫的人。”老鼠他眼睛咕噜一转,道。

    “你是在找这个东西?”易辰一挥手,兽魂中的东西从外界可以看到。

    “神王碑!”

    老鼠他瞪大了眼睛,深深的被那块石碑所吸引,一副要扑上来的样子。

    易辰又是一挥手,光芒散尽,再也看不到里面的东西。

    看老鼠的样子,肯定是冲着那块石碑而来,他还知道石碑的作用。

    “老鼠,那石碑是什么东西?”易辰当即便询问道reads;。

    “本鼠王怎么知道。”老鼠移开目光,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看来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易辰装出很遗憾的样子,叹了口气。

    “对,对,应该只是块普通的石头,我看那样子挺漂亮,不如就送给我吧。”

    老鼠急忙附和一声,巴不得将那块石碑踩得一无是处,好从易辰手里得到。

    “我看着它挺漂亮,回头拿回去给我儿子玩。”易辰心里暗笑,道。

    “卧槽,将神王碑给你儿子玩,这样暴殄天物,真的好吗!”老鼠忍不住喊道。

    易辰忍不住暗笑,道:“行了老鼠,别再装了,那石碑有什么用。”

    见骗不到手,老鼠只好说道:“这块石碑我只听说过,并不是真正的了解。”

    “看来你也不知道。”易辰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道。

    “呸,本鼠王知道的可比你多,黎火兽神之所以能踏入神王,那块神王碑功不可没。”老鼠道。

    “看来果真是一件神物。”易辰极是高兴。

    “我说你这小子的运气怎么那么好。”鼠王他的话里有些嫉妒,只恨自己晚了一步,道:“咱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不然被兽神宫的人发现,想走就晚了。”

    “走吧。”易辰点头,朝方才进来的方向飞去。

    “那边有路?”鼠王疑惑看着他。

    “难道你是从另一边进来?”易辰看向他,道。

    “后面有个入口,直通兽神宫一层。”

    易辰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从那湖泊,直接进入到兽神宫的范围。

    也难怪,黎火兽神会将神王碑放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