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38.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金域守护者,金乌

    伴随着神王的苏醒,天府联盟逐渐进入顶峰时期。

    现在只要等到古魔神王出关,加上找到洪荒神王,天府联盟便拥有四位强大的神王。

    等到那个时候,天府联盟将无惧,神迹等势力,可以硬着跟他们耗到底。

    所以,每一位神王对于现在的天赋联盟来说都无比的重要。

    要是圣灵神王因为自己心中的愤怒,选择跟炎族神王死战到底,出了什么意外,对于天府联盟来说将会是一个极端的损失。

    但易辰他没有去相劝,当初他也曾经为自己身边的人,做过这样的事情。

    倘若他是圣灵神王的话,他也会这样做。

    “既然你要战,陪你便是”

    当这道怒喝声响起的时候,一道金光从炎族深处闪烁起来,炎族神王的身影腾空而起。

    众人的目光,俱是聚集在炎族神王的身上,并不输于星辰神王的气息在天地间弥漫。

    “神王小心,有守护者来了。”

    易辰抬头朝东方望去。

    他已经感受到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

    这种感觉一定不会错,绝对是守护者的气息,并且与之前想杀他的那位守护者,气息一模一样。

    圣灵神王和星辰神王同时抬头看去,眼神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唯独炎族神王笑了起来,这一切,似乎早有预谋。

    那股气息越来越接近,这一下连在场的修者也都已经感受到那股气息。

    “莫非又有强者到来”他们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道。

    “易辰兄,有守护者来了,现在怎么办”张清抬头朝易辰看来,道。

    闻言,易辰只是微微一笑,道:“不知是哪位守护者,可否出来一见”

    响亮的声音四周回荡,只是那位守护者并未理会。

    对此,易辰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依他现在的修为,全然无法跟守护者互相抗衡,对方不理会他,也很正常。

    “古族之间,本应和平相处,共度难关,今日,你们却在此为了一点小事,不顾大局,互相厮杀,着实令人痛心。”

    气息传来的方向,传出一道沙哑且带着威严的声音,每一个字都令四周的空间都随着颤抖起来。

    守护者实在是太可怕了,张清他们脸色都被震得苍白,用骇然的目光看向守护者所在的方向。

    “此话,实在难以苟同。”易辰漠然一笑,道:“守护者,不得插手古族之间的私事,莫非您想破例不成”

    他竟然在质问守护者疯了吗

    众修者都非常的惊讶,易辰是很强,但面对那位没有出现的神秘人,却如同蝼蚁一般,敢质问他,不是找死吗

    “一边去。”果然,守护者有了回应,一道音波朝易辰冲击而来。

    守护者修为已经一脚踏入神尊境,修为强大无匹,岂是易辰所能对抗

    “木域守护者,麻烦您了。”

    易辰脸色依然保持着笑容,他的话在虚空中响起。

    “你当我君无心不存在”一道笑声从另一边虚空响起,一道能量涌出,与那位守护者的能量相互间撞击在一起。

    强劲的余威朝震荡开来,距离最近的修者俱是被震飞出去,他们都受到了波及,吐出一口鲜血。

    “君无心,他怎么来了。”依旧藏在暗中的守护者显得有些惊讶。

    随即君无心他的身影在虚空中浮现。

    一位并不属于那位神秘人的强者出现了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似蕴含着毁天灭地之威。

    木域守护者,君无心

    易辰的脸上依旧挂着一丝笑容。

    他早就知道有一位守护者在帮助炎族,要是他进攻炎族的话,有可能会受到守护者的阻挠。

    守护者的实力,不是他们能够抗衡,贸然行动恐怕会遭大难。

    这一点易辰自然很清楚,因此在一开始的时候,便使用天巫火神给予的竹简,先到木域那边找了君无心,说明了情况。

    因此,从易辰他们一开始行动的时候,木域守护者便也开始跟着行动,一直藏在暗中,便是为了等那位守护者出现。

    “君无心。”很显然,那位守护者没有料到这一点,对于君无心的到来他很意外。

    “金乌老鬼,出来吧,我知道是你。”君无心不冷不淡的笑了一声,道。

    他的话音落下,一位身穿金袍的老者出现在易辰的眼皮底下。

    此人,易辰从来都没有见过,但从君无心的话中,能知道他的身份,他便是金域守护者金乌。

    “君无心,莫非你要插手此事”金乌望着他,道。

    “这话应该我来问才对吧”君无心笑了笑,道:“不得插手古族之间的恩怨,是神尊当年立下的规矩,不容任何人破坏,莫非你是想坏了这个规矩”

    “神尊已经陨落,若是守着破旧的规则,只会让阳位面陷入空前危急。”金乌正义凛然道。

    他的话,似乎真的有那么点意思。

    古族若是混乱不堪,等到阴阳位面的传送通道一打开,届时阳位面所有的势力,将会像摧枯拉朽一般被剿灭。

    然而,易辰听到这样的话却反感不已。

    “金乌守护者的话,真是令人难以反驳,但我想你告诉我,既然你是为阳位面着想,为何炎族犯下大错,你还一味的护着他们”易辰抬头质问他。

    “炎族当年是犯了错不假,但那也是炎族神王一时糊涂。有一句古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现在他一心向善,我们自然要给他机会。”

    金乌浑浊的眼神深处,闪过一缕杀机,他并不想回答,但这么多人在,自然要有一套说辞才行。

    “好一个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们要给他机会”易辰心中冷笑一声,道:“我看,那个我们,指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死在炎族手中的古族弟子,他们愿不愿意给炎族一个机会。”

    “人死不能复生,更不能开口说话。”金乌冷冷回应道。

    “那我想问,当初炎族可曾给过那些被杀死的弟子机会一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便想糊弄过去你当是糊弄三岁小孩”易辰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