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22.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六悟准神也无邪

    血煞之气冲天,六道身影同时冲上前来,所到之处,留下一道乌光。     恐怖的气息流动,他们一拳朝前方轰出,空间出现一道道裂痕。

    漆黑的魂力如墨,凝聚成六把长剑,朝易辰飞刺而来。

    易辰悍然无惧,所修炼的魂技运转,太浓陨重剑化为残芒劈出,六把长剑瞬间被击散。

    “三悟准神的修为又如何,不过是一群傀儡罢了。”

    易辰话音响起,身躯一颤,瞬间飞到一具傀儡身前,天陨重剑带着狂霸的威势朝他劈去。

    “轰”

    霸道魂力,瞬间将那具傀儡吞没。

    “嘤”

    尖锐的凄鸣声响起,化为黑雾消散在空气中。

    “五绝杀阵。”

    阵中之人,有些意外,继而漠然一笑,轻掐一个法诀。

    剩余五具傀儡,上前将易辰围住,化为残影,在他周围旋转。

    凛冽的劲风搅动起来,那片天地,瞬间将易辰笼罩,恐怖的罡风刮起,令人睁不开眼睛。

    好生恐怖的风暴,而且还越来越强烈,恐怕连四悟准神都能绞杀。

    “破”易辰眼睛微眯,魂力涌现而出,朝那风壁冲击而去。

    魂力瞬间被吞噬,进攻并未取到效果,反而让风暴越发恐怖。

    “便是五悟准神,也难以逃脱我的五绝杀阵,何况,一个小小的三悟准神。”

    嘲讽的笑声,从光柱底部响起,他非常的自信。

    苍狼他们脸上尽是紧张,易辰被困阵中,情况危急。

    无奈的是,他们的实力,若是上前,只有送死,只能在心中祈祷。

    易辰双手持剑,架在肩膀之上,魂力在此刻,催动到极致。

    “蓬”岩浆之精,顺着经脉涌现而出,将他的双拳,以及天陨重剑包裹。

    炙热气息,在天地间弥漫,天陨重剑释放出耀眼神芒,与七彩火焰相互辉映。

    “斩”

    易辰又动了,牙根一咬,一剑劈出。

    刹那间,天地静了,风暴似乎被一双无形大手,撕裂开来。

    五道身影倒飞而出,发出凄厉的吼声,化为一道能量,消散在空气中。

    一剑破杀阵易辰这一招,实在太过于恐怖,苍狼他们都惊呆了。

    “五绝杀阵还五悟准神无法逃脱你刚才所说的话,真是既幼稚,又可笑。”

    易辰脸色漠然,目光锁定在那道人影上,这番话,是极其强力的回击。

    “看来,我错了,应该从一开始,就了结你的性命。”那道身影,已经站起身来。

    “吼”

    震破天穹的兽吼,同时从那边响起。

    只见那道人影,身后突然伸出一对翅膀,一只像极了鹤的脑袋同时伸出,像是有一只巨鹤盘在他的身后。

    易辰瞳孔一缩,苍狼他们也俱是面面向觎,不知道他身后是什么东西,竟如此的怪异。

    莫非他不是人族修者而是妖族人

    “收”他伸出一只手,耀眼的光柱,恐怖的能量,尽数涌进他的体内。

    尘沙散去,一道身穿神甲,目光阴厉的男子,出现在眼前。

    身躯笔直,气势贯穿天穹,极是威武,一道道雷电在他的脚下游走。

    那长相,与人族并无不同,引起易辰他们注意的是,那个男子身后的东西。

    那是一头魔兽,看起来像鹤,但却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似乎他们本身,便是一体,而并非装饰。

    “哗啦。”忽然间,他背后的翅膀拍动两下,身体腾空而起,漂浮在虚空中。

    是活物实在让人惊讶。

    从这里可以断定,他不是人族修者。

    妖族人很有这种可能,但易辰从未见过,这种模样的妖族人,连同苍狼也没有。

    危险的气息,凭借直觉,眼前这个人非常强。

    “三悟准神,也敢叫嚣,杀你,我一只手足矣。”也无邪冷漠一笑,道。

    “胜负未分,便口出狂言,也不怕嚼了舌头,丢了自己的脸”易辰无惧他,心中只有浓烈的战意。

    对,沸腾的战意,与强者过招,让他无比的兴奋。

    甚至连身体都忍不住颤抖,双目中尽是兴奋的光芒。

    也无邪有些意外,他能感受到,眼前之人的兴奋,那澎湃的战意,连他都受到影响,令他平静如水的心境,渐渐兴奋起来。

    能够感染他人的战意,在这里,竟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实在叫人意外。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蠕虫。”也无邪出手了,果然只用一只手,一拳击出。

    浩瀚如海般的魂力,朝易辰冲击而来,速度之快,叫人不可思议。

    “来了”易辰迎上,天陨重剑劈出,撞击在一起。

    一道道撕裂天地的余威,将苍狼他们都震退出去。

    强者过招,殃及池鱼,他们都不敢靠近。

    “六悟准神”

    易辰后退几步,双臂传来的疼痛,让他越发的兴奋。

    难怪这个人,如此的嚣张,不将他放在眼里,果然是有实力。

    “下一击,看你如何接下。”也无邪身后的翅膀拍动,化为一道白光冲上前,星芒在他的拳头“天罡绝影拳”

    他一拳轰出,罡风四起,身后的鹤头,双目忽然间睁开,张口发出一道震慑人心的怒吼声。

    易辰心神一颤,双耳传来刺痛,精神恍惚。

    音波攻击,如此突然,叫人防不胜防。    那一拳的能量,轰击在易辰的身上,他吐出一口鲜血。

    “竟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易辰擦了擦嘴角。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手段,亦是实力。”也无邪笑了起来,话中带着一丝嘲讽。

    “亮出你的武器吧,我要让你这卑劣之徒,输得心服口服。”易辰心脏处,闪烁起绿光,九眼精魄的能量,快速修复他的创伤。

    “死”也无邪依旧只用一只手,又是一拳轰出,磅礴能量冲击而来。    与方才使用的手段相同,那颗兽头同时发出音波攻击。

    “你以为我还会吃同样的亏”易辰怒喝一声,神武斩月诀运转,一剑劈出。

    音波,与那霸道的魂力,同时被击散。

    “斩”易辰同时冲上前,目光锁定在也无邪身上,天陨重剑带着凛冽劲风朝他扫去。

    也无邪避而不及,好似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撞击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