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圣灵神王踏虚而来

    c_t;炎武求,区区一个圣灵境高阶,也敢在易辰面前放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三悟准神,已经足以蔑视大部分人。圣灵境,在他的眼中,不过蝼蚁!

    “够胆杀了我,到时候,你儿子也活不成!”

    炎武求骇然,冷声威胁。

    “杀你?你也配死在我手中?”易辰冷声一笑,他堂堂准神,岂会自降身份?

    但,伤害他亲人的敌人,他从不会手下留情。

    “废你修为,让你一辈子沦为走狗。”

    话毕,易辰一指点出,刺穿炎武求丹田。

    “轰!”

    一声闷响传出,炎武求惊天惨叫,身体逐渐萎缩,变成一个老头模样。

    他已有三百余岁,能保持强壮肉身,皆因那一身魂力。

    失去了它,肉体快速腐朽,即便易辰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几天。

    炎武求心中怨恨,他能够今日之地位,全凭一身修为。成为废人,他在炎族将没有立足之地。

    更后悔自己逞口舌之快,激怒易辰这个疯子。

    似乎沉寂太久,他们也许忘了,未成名之前,易辰便有一个疯魔之名。

    从尸山血海中走至今日。凭的不是口舌,凭的不单单只是天赋,而是,那一股敢与天下人为敌的疯狂。

    一人一剑,敢与天下人为敌的疯狂!

    自成立天府以来,易辰顾虑太多,所需权衡之事太多,为此收敛了心性,从而让人遗忘了他的疯狂。

    如今,连这种人都敢欺凌到他的头上。

    而他,已经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代价。

    “废我族人修为,莫非将你们当成空气不成?”

    一位炎族长老怒喝,杀意盎然。

    “你们与空气,难道有区别?”易辰漠然回头,语气鄙夷,道:“不敢与我正面相争,反用卑劣手段,对一个孩童动手,你们也配称之为万古之族?”

    他们脸色一沉,这番话无法反驳,每个字都似一个耳光,抽在他们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挑战你,你是否敢接?”

    那位炎族长老飞身上前,冷声一哼。

    “我为何要接?”易辰反笑道。

    “看你也不过是个懦夫,哪来的勇气,哪来的资格说我炎族?”

    那位长老冷笑连连,语气尽是讥讽。( 广告)

    “一个一悟准神,也敢挑战我,你有资格吗?”易辰仿若君临天下,俯视着臣子一般,盯着他。

    “你也才一位一悟准神,哪来勇气和自信,不杀你,今日我不姓炎!”那位长老心生怒意。

    “狗都不如的东西,也配有姓?”易辰原地不动,道:“为了不欺负你,我让你三招!”

    为了不欺负你,我让你三招!

    狂妄,自信,一副强者姿态。

    炎无言他们都愣住了。

    “一招便足以杀你!”

    那位长老怒喝一声,一道金光闪烁,一把长剑飞出,宛若奔雷一般,朝易辰袭杀而来!

    修炼的魂技,已然发挥到极致,这一剑,令四周空间为之颤抖。

    易辰并未进攻,持天陨重剑防御,他的长剑,只在天陨重剑上擦出些许火花。

    第一招,轻而易举被挡下。

    那位长老冷哼一声,魂力发挥到极致,再度冲杀而来。

    一悟准神全力出手,化为无数残影,攻击之快,只能看见万千剑影。

    他很强,比一般一悟准神都强,从接他剑招时,易辰能感受到他的实力。

    难怪如此自信,敢站出来叫嚣。

    可惜,今日他碰上硬茬。

    “三招已过,死吧!”

    易辰冷喝之声在虚空中响起,刹那间化为残影,消失在原地。

    “速度,好快!”那位长老心头骇然,突兀间,身后传来劲风。

    转身望去,易辰的天陨重剑迎面劈来。

    这一剑,蕴含滔天魂力,以及他的满腔怒火。

    “三悟准神的气息!”

    那位长老在心中呐喊,眼神中尽是震惊。

    易辰竟然不是一悟准神,而是已经踏入三悟之境!

    短短十数日,修为又有惊天突破,实在令人难以想到。

    明白这一切,已经太晚,他的身躯瞬间被劈成两半,血雾在虚空中弥漫。

    剑起,剑落,胜负已经分晓。

    “三悟准神,这不可能,从远古至今,哪怕天赋再强,也不可能在短短十数日顿悟两次!他到底碰上了什么机缘?”

    炎无言他们心头骇然,易辰又一次让他们震惊。

    倒是易辰,面色平静如水,除了杀意外,波澜不惊。

    “躲在暗中之人,出来吧,坐山观虎斗,莫非是想坐收渔翁之利?”易辰抬头一声怒喝。

    猴子他们同时抬头望去,他们也早已感应到对方。

    “轰”

    那片空间剧烈震动,黑色漩涡凝聚而成,六道身影飞出。

    正是六魔杰,他们在暗中观斗已久。

    “真是讽刺,他们的人来到阳位面,非但不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反倒像个爷,走到哪都能遇到。”猴子讽刺一笑。

    “阴阳位面传送通道在此,发生天地异象,他们前来查看,并不稀奇。”

    焚天转头看向传送通道,这一刻瞪大双眼!

    封印法阵,亿万道阵纹,竟布满了裂痕!

    “方才封印法阵,被天地异象击中,从而加速法阵能量流失,现在的法阵,极其的脆弱,随时能够击碎。”焚天道。

    易辰面色凝重,这是天大的危急,封印法阵一破,阴位面强者,将会像潮水一般涌来。

    届时,阳位面将成为屠杀之地,修为弱的修者,皆无法幸免于难。

    “六魔杰,你们一同联手,去将封印法阵击碎。”一道威严之声,从传送漩涡中传出,阴位面神王也来了!

    “有我易辰在,你们休想得逞!”

    易辰化为残影,来到传送通道前方,漠然望着他们六人。

    “年纪轻轻,便晋级三悟准神,你的天赋,让我很吃惊。但,凭你一个区区三悟准神,拿什么阻挡?”

    天阴神王冷笑连连,一股凌天气息,从传送阵中涌出,铺天盖地,朝易辰狂涌而来。

    神王气息,如渊如狱,令易辰动弹不得。

    这股气息,只是将他困住,并无杀机,否则易辰必定受伤。

    他并非不想杀人,而是猴子在此,他还未恢复至巅峰,可依然足以拦下他。

    “收回你的气息,带着你的人,滚!”

    一道怒喝声,从北面虚空响起,音浪如惊天怒雷,震破耳膜。

    这一声滚,是冲天阴神王而去,霸道非常。

    众人愕然,是何人,敢对一位神王喊出滚字?

    “是他!”天阴神王从漩涡中飞出,凝重望向北方。

    “他是谁?天阴神王竟不气恼,反而吃惊,一定是某一位神王无疑!”

    易辰极是吃惊,只是令他不明白,究竟是哪一位神王。

    炎族神王、黎火兽神,北冥兽神,这些皆无可能。

    思量之际,一股熟悉至极的气息,好似潮水般,从北方汹涌而至。

    这股气息,丝毫不若天阴神王,甚至比天阴神王更强一些!

    隐约中,一道身穿白衣身影,踏虚而来,一步万里,所到之处,空间寸寸崩裂!

    当他停下时,已经近在眼前,与那天地融为一体,散落长发随着劲风飘动,漠然脸庞,写满了杀意。

    “圣灵神王!”易辰又惊又喜,关键时刻,他竟然出关了!

    “万年不见,你还是那般张狂。”天阴神王笑了起来,眸间隐隐带着冰冷。

    “莫非,你是想与我一战?”圣灵神王挑衅望着他。

    天玄神女陨落,乃是炎族一手造就,但阴位面逃脱不了干系,他们也是罪魁!

    失去爱人的痛,旁人岂能了解,唯有将仇敌的血肉来祭奠,方能解心头之恨。

    “退!”天阴神王一挥手,身躯引入传送阵,他不敢应战。

    圣灵神王的修为,有了极大突破,从他的气息,便能感应得出。

    炎族非但没有杀掉他,反而让他修为有所突破,也算因祸得福。

    加之他刚出关,锐气难当,又经历失去爱人之痛,出手,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如此锋芒,天阴神王只能暂时退让。

    六魔杰他们心有不甘,眼见就要打破封印,却被圣灵神王搅局,只能跟着进入传送阵离开。

    “炎族!”圣灵神王的目光,锁定在炎无言他们身上。

    恐怖压力袭来,炎无言他们都喘不过气,神王的势,并非他们所能抵挡。

    “炎族老鬼,滚出来!”圣灵神王一声怒吼,声如洪钟,在天地间经久不息。

    只是,天地依旧如常,他并未出现。

    要么,炎族神王没来,要么来了,但不敢出来相见。

    圣灵神王眉头一皱,他失望不已,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转头看向易辰,道:“这些炎族蝼蚁,我不屑杀他们,由你来处置。”

    易辰朝他们看去,脸上露出笑容,道:“神王不屑杀他们,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是蔑视,炎无言,千变神菩,他们脸色阴沉下来。

    这是事实,易辰今非昔比,已是炎帝那个层次的人,他们这些五悟准神之下的,算得了什么。

    “滚。”易辰一耸肩,语气漠然,一个滚字,将轻视诠释得淋漓尽致。

    “我们走。”炎无言他们不敢发怒,圣灵神王在此,动手,只有死路一条。

    “等等。”易辰声音再度响起。

    炎无言他们又回头看来。

    “回去告诉那个老鬼,三天之内,还我儿子,否则,我将杀上炎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