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晋级三悟准神

    劲风声从耳边散去,易辰漂浮在充满血色的天空之上,眼前一片模糊。

    浓重死气弥漫,恐怖非常,厉耳的风啸声,似有万千亡灵在不甘咆哮。

    易辰面色凝重,环顾眼前这方世界,如此陌生,心里莫名升起悲凉之意。

    “这,莫非便是传承之境?”易辰如是想道。

    一道血色虚影在前方浮现,与方才一样,漠然注视着他。

    “你是有灵之物,并非禁制所催生的生灵。”易辰心中无惧,与他对视。

    “你很聪明。”沙哑声音响起,一道劲风将前方血雾吹开,可看清他的模样。

    易辰大吃一惊,那道身影身穿血红色的威武铠甲,眉宇间尽是傲绝灵霄之气,这并非关键,他竟与神尊有那么几分相似。

    “明白了吗?”血色身影漠然一笑,他开口询问。

    “你与神尊模样相似,但你不是他,神尊已经在神殿陨落。”易辰笑了笑,道:“你到底是何东西,莫想蒙骗我的眼睛。”

    “神尊便是我,我便是神尊,唯一不同的是,他是他,而我,却是他所创造。”神尊虚影道。

    思量他这番话,易辰又环顾四周,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道:“你这天玄族传承之境的灵物。”

    “我在此已经呆了数万年,目睹天玄族崛起与衰落,多想找人与我聊聊天,谈谈话。”神尊虚影一声长叹,他太寂寞了。

    “天玄族衰落,皆是你所致,告诉我,为何杀他们?”易辰瞪眼望着他,答案,他要知道答案。

    神尊虚影一怔,不明所以,道:“你为何说我杀了他们?你可亲眼所见?”

    易辰哑然,这厮是装蠢还是真蠢,道:“那些天玄族的族人,皆被吸走灵魄,成了行尸走肉,你这不是杀,莫非还是在救?”

    如此质疑,神尊虚影笑了,四周空间俱是颤抖,与那厉鬼啸声合奏成刺耳之声。

    易辰心神俱颤,这神尊虚影极是强大,怕是有神王之境水准。

    “你不明白我的用意,与天玄族人一样将我曲解,随我来一看你便知。”

    神尊虚影化为一道长虹,划开血雾,飞入深处。

    弦外之音,易辰自然听了出来,化为一道残影飞速跟上。

    六道锁链横立虚空,一方血池中,十数万灵魄不断挣扎,凄厉喊声让人心生寒意。

    千道符文镇压血池,将它们囚在其中。

    神尊虚影屹立上方,犹如天地主宰一般,漠视灵魄哭喊。

    此情此景,令易辰心生震撼,这些都是天玄族人的灵魄,它们竟被囚禁于此。

    “你明白了吗?”神尊虚影转头望来,道。

    易辰自然不笨,天玄族人并未被杀死,而是被神尊虚影抽走灵魄。

    唯一不明白的是,神尊虚影为何这样做。

    “天玄族遭大难,你理应帮忙,而不是夺走他们的灵魄,令他们族破人亡。”易辰质问道。

    “禁制启动之时,我便已经帮助他们击退炎族,这是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神尊虚影又是一声长叹,道:“这个世界太孤单,太寂寞,我要他们一起来陪我。”

    易辰心头一颤,两道锐利光芒在那眸间闪过。

    他精通阵法,自然明白阵法的奥妙,但从来没有见过拥有独立灵智的源头与尾端。

    “在漫长的岁月里,你竟然凝练出灵智,真是不可思议。”易辰道。

    “我一直都在这里等你,如今你终于到了,我也终于可以解脱。”神尊虚影道。

    易辰更加惊讶,道:“等我?”

    “对,等你,现在我要完成最后的使命。”

    话音一落,神尊虚影逐渐涣散,一道道血雾从他体内冒出,他的身躯模糊起来,成为一道血色能量朝易辰冲了过来。

    待到易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进入身体当中,并来到他的脑海。

    “你想做什么?”易辰内心警觉。

    “助你一臂之力。”神尊虚影的话在脑海中响起,能量逐渐融入他的脑海中。

    易辰全身毛孔俱是张开,脑海清明,与天地法则渐渐融为一体。

    这是顿悟的感觉!易辰当初体验过这种感觉,神尊虚影这是在帮助他!

    “等等,教我如何将那些族人的灵魄放出来,他们需要回到原来的身体。”易辰喊道。

    “打开传承之境,便能还他们自由。”神尊虚影渐渐虚弱。

    “传承之境如何打开,请你告诉我。”易辰继续问道。

    “一切的答案,你自会知晓。”这道声音落下,神尊虚影便没有再度说话,能量尽数被易辰的脑海吸收。

    一切自会知晓?易辰根本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了解。

    脑袋渐渐模糊,易辰慢慢闭上眼睛,感受天地法则的能量。

    兽魂不用刻意调动,蕴含在其中的魂力旋转起来,凝聚成漩涡。

    天地间的魂力,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被其吸入其中,易辰他的气势在不断的增强。

    方才那道神尊虚影,蕴含着对天地的感悟,让易辰受益匪浅。

    待到他睁开眼睛时,气势大变,双眸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三悟准神!”易辰感应下自身魂力,方才那一番顿悟,竟提升了他两个境界,实在叫人惊喜。

    再想起那道神尊虚影,易辰心生感激。

    若是按照他的修炼速度,不知需要用多少年,才能从一悟准神之境,提升至三悟的境界。

    “莫非,这一切也是神尊的安排?”

    易辰感到奇怪,细细思索,又将这个想法否决。

    阵法中的灵物,在布下之时没有灵智,并不能去安排一些事情。

    它之所以产生灵智,是在漫长的岁月中,经历了一些机缘方才有了灵智。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易辰都得感谢他。

    回头看向血池,十数万灵魄依旧在挣扎,凄厉的呐喊。

    易辰飞身上前,尝试着将禁制打破,一道道魂力朝那千道符文冲击而去。

    一道神光闪过,符文流动一股强大能量,瞬间抹杀易辰的魂力,强大得叫人无法匹敌。

    眉头微微一皱,以自己的修为,似乎无法去打开禁制。

    看来如同方才神尊虚影所说那般,必须彻底打开传承之境,方才能将灵魄放出。

    知晓灵魄还在,天玄族人并未被抹杀,易辰便兴奋不已,相信母亲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高兴。

    易辰化为一道残影,朝方才进来的方向飞去,尽头处,一道神光闪烁,那便是出口无疑。

    一道吸力传出,将易辰收入其中,下一秒他便重回到幽冥鬼域。

    瑶奚一直在上方焦急等待,易辰一出现,她心头一喜,立刻飞身上前,道:“你没有受伤吧?”

    “母亲放心,没事。”易辰轻松一笑,道。

    瑶奚惊讶看着他,身为五悟准神,她感知能力强大,能够发现易辰的变化。

    “那道虚影并未为难我,反倒帮助我提升到了三悟准神的境界。”易辰道。

    “还有这等事情?”瑶奚不解,她不明白易辰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发现一个好消息。”易辰将方才所见一五一十的告知。

    “这么说,天玄族的族人都没有陨落,只是灵魄被收走?”瑶奚极是振奋。

    易辰点头确定,瑶奚她的激动自然能够理解。

    唯一的麻烦是,他不知如何开启传承之境。

    瑶奚她也不清楚,这一切只能等。

    “看来,得将鬼将和鬼奴都安排好,以免它们受到伤害。”瑶奚语毕,便朝幽冥鬼域深处飞去,来到一座大钟旁。

    她轻轻一挥手,一道纯净魂力从体内涌出,撞击在大钟上。

    “咚!”沉闷洪亮之声在幽冥鬼域回荡,十数万鬼将与鬼奴,从四面八方涌向瑶奚所在之处。

    一股鬼气冲天,怨气叫人心悸,密密麻麻一片,场面极是骇人。

    炎族进攻天玄族时,屠杀了大部分天玄族的人,目前只剩这些灵魄被夺走的鬼将鬼奴们,这些都是天玄族最后的力量。

    “待到传承之境打开,你们便能重获自由。”瑶奚泪眼模糊,这并非悲伤,而是喜悦。

    这一刻,天地突然一暗,伸手不见五指。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从西方位置响彻开来,耀眼的极光闪烁。

    易辰与瑶奚一同朝那边望去,那是火域方向。

    从那极光照耀之处,隐约可见一片血云流动,一道星陨从天而降。

    此等天地异象,威势极其恐怖,眨眼即逝,不给人反应机会。

    “火域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瑶奚面色凝重,隐隐有不妙的预感。

    “我看,极有可能是天地异象作怪,或许应该去看看。”易辰眉头一皱。

    天巫火神正在闭关中,无法照料火域之时,那边又是阴阳位面传送通道所在之地,对于阳位面极其重要。

    “我与你一同前行。”瑶奚道。

    “青衣在闭关,这里又有天地异象,母亲你抽不开身,还是让我前去吧,而且猴子他们应该也会过去。”易辰道。

    “万事小心,切莫逞强。”瑶奚她告诫道。

    易辰重重点头,他做事自有分寸,化为一道残影朝火域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