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百七十七章 四位新手下【三更】

    随着水温的升高,他们就更加的难受,很快额头上便出现了热汗。水蒸气在那石锅当缓缓升起,石锅里面是谁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感觉还不错吧?”水已经烧开,易辰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心神一动,岩浆之精的温度再度升高,当即那石锅里面的水更加沸腾。

    “啊!”刚开始的时候金域四怪他们还能够忍受,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受到的苦楚更加强烈,忍不住惨叫起来。

    没有魂力的他们跟普通一样,试想一位普通人泡在沸腾的水会是什么感觉,起初他们的皮肤只是被煮得通红,但慢慢的他们的肉开始冒起热气,高温已经将他们的**逐渐的煮熟。

    惨叫声在这圣山上面回荡,杀手少年双眼微微一眯,转头朝易辰看去,异样的光芒在眸间闪过。其实他的心非常的吃惊,当初他就知道易辰的手段非常的狠辣,只是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才算是深有领会。

    本来以为身为杀手的他,在折磨人和杀人的手段方面无人能及,但见识了易辰的手段后,他有一种自己以前做的所谓狠辣事情,不过是小儿科。

    “臣不臣服。”易辰身形一闪腾空而起,来到那口石锅的上空,说出一道这样的话。

    “就算你煮了我们,我们也不会臣服在你一个小鬼的脚下。”金域一怪忍受的痛苦虽然很强烈,但他并未因此而妥协。

    “看来得给你们加点猛料才行。”易辰微微一笑,倒也不着急,从储物戒当拿出一瓶酒,身形一闪来到他们的身旁,强行将酒灌入他们的口。

    那是易辰自己酿制的酒,拥有特殊的效果,要是在修炼的时候使用,能够增强五识,这样的话更容易沟通天地魂力。随着五识的增强,如果遭受到攻击的话,疼痛感也会更加的强烈。

    “啊!”当喝下了那些酒的时候,金域四怪他们的惨叫声更大了,那种疼痛的感觉让他们有种想要立刻死去,遭受这样的痛苦简直比死更加的难受。

    如果不知道这边发生什么事情的修者,在听到他们的惨叫后,肯定会打寒颤,如此凄厉的惨叫,那得经历多强烈的疼痛啊!就连一旁观看的杀手少年,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要是受不了的话,可以直接开口,我保留你们臣服的权利。”易辰在一旁漠然的看着。

    “大哥不能这样下去,先不说这要人命的疼痛,按照这样下去的话咱们肯定会被煮熟。”便在此时,二怪使用传音道。

    他的传音并不单只是给金域一怪,其他两怪也都能听到。

    没有人想死,修为越高,地位越高的人对自己的性命就更看重,所以在听到他们的话后,金域一怪眉头皱了起来。

    想要活下来的话,就得臣服易辰,但让他堂堂一位准宙魂境去臣服一个小屁孩,这简直就比死还要难受,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

    但要是不臣服的话,他们受的折磨还会继续,并且最后很有可能会在这里丢了性命。

    “臣服一个小鬼,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但大哥以前不是经常说过忍一时风平浪静吗?”金域二怪道。

    “没错大哥,咱们可以假装臣服,然后等咱们都恢复过来的时候,再杀了那个小鬼也不迟。”对于这样的话,金域三怪非常的支持道。

    听到他们两人的话,再加上热水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神经,此时金域一怪有些心动了。

    “那咱们就假装臣服,等到恢复之后再干掉他。”两道充满杀意的目光在金域一怪的眸间闪过,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怎么样,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感应到他们情绪的变化,易辰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道。

    “我们臣服,但条件是必须现在就给我们疗伤的时间。”金域一怪大声喊道。

    “想要伤好了之后直接找我报仇吗?”易辰的心响起一道这样的话,从金域四怪他们充满杀意的脸上就能看出,他们并不是真心臣服,易辰又不是笨蛋,不过脸上的笑意却更甚。

    “先消化了这股能量再说,否则的话你们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易辰双手开始快掐动法诀,嘴里念动着生涩难懂的口诀,一股能量在的双指间凝聚。

    “震灵术!”心响起一道这样的话,随后易辰双手合十朝前方击出,四姑能量直接冲入金域四怪他们的脑海当。

    “这是什么东西。”金域四怪他们都非常的警惕,坚守自己的心神,震灵术得在对方愿意的情况下才能能够种下,所以此时受到了他们的阻挡。

    “如果不想继续遭受痛苦的话,就接受那股能量。”易辰耸了耸肩,并没有说什么,他当然不可能将震灵术的说出来。

    金域四怪他们都怀疑易辰那股能量不同寻常,但却不知道那股能量具体有什么用,所以他们虽然非常不情愿接受,但最终为了尽快过关,让那股能量进入他们的脑海。

    在他们看来,想不想臣服易辰,完全是他们自己的自由,没有人能够将他们控制。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震灵术远不止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当初魔蜥族族长也是这么想,结果直接就悲剧了,震灵术直接就将他们都死死的控制住。

    “不好,这是能够控制心神的能量。”此时金域二怪他们都反应了过来,脸色无比的难看,但现在反应过来已经晚了,那股能量已经直接进入他们的脑海当,牢牢的下去。

    “嗡”一道颤抖声在他们的脑海当响起,他们的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下,当即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在心升起。

    “咻”震灵术成功种下,易辰一挥手将岩浆之精全部都收回,并且将他们从那热水当拉了出来。

    没有魂力抵挡的他们,身体已经出现了溃烂,鲜血不断的流出,在水出来的时候,他们便直接昏死过去。

    “主人成功了!”小魔兽此时非常的兴奋,大声喊道。

    “他们都昏迷了,现在给他们疗伤再说。”易辰微微一笑,事情比想象要顺利得多,当即调动魂力,帮助他们修复兽魂当的创伤。

    释放出魂力击他们兽魂的时候,易辰并没有下手太狠,这也是想到要帮助他们疗伤会非常的麻烦。

    用了一个时辰的功夫,便将四怪他们身上的床上全部都修复完毕,他们的魂力此时开始自动运行起来,相信用过不了多长时间便会苏醒。

    “不怕他们苏醒后反击?”一旁观看的杀手少年在见到他的动作之后,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口询问。

    “会不会攻击,等会就知道了。”易辰只是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看着金域四怪。

    等了半个时辰之后,金域四怪他们才从昏迷醒来,因为魂力能够自主运行,他们刚才的烫伤都已经好得七七八八,站起身来后,当即便用恭敬的目光看向易辰,并且行礼道:“少主。”

    此时他们的眼神充满了恭敬和崇拜,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东西,这让杀手少年非常的奇怪,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四怪真的臣服了吗?

    虽然他们都非常的怀疑,但人的眼睛不会骗人,他们是真的臣服还是假的臣服,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刚才使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难道是能够控制人心神的秘技?”杀手少年忍不住嘀咕道。

    “很好。”收服了四位准宙魂境高手,易辰非常的兴奋,这是他目前最有力的帮手,对现在的他来说非常的重要,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派上用场!

    “刚才多谢少主手下留情。”在震灵术的作用下完全臣服易辰,但他们的记忆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依旧有自己的想法和记忆,同时道。

    “不过是些小事情罢了,不用放在心上,你们跟着我易辰,好好干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易辰非常随意的摆了摆手,而后便开口询问道:“你们不是居住在金域那边吗?怎么会来圣山这里?”

    “说起这个事,其实还是要从我们打听到的一个消息说起。”金域一怪没有了刚才的傲气,道。

    “消息?什么消息?难道和圣山有关?”易辰的兴趣被调动起来,询问道。

    “不单只是和圣山有关,而且跟主人你也有关系。”金域一怪道。

    “我?”对于这样的回答,易辰非常的好奇,心也升起一种非常的感觉,似乎很快就有一些事情会发生一般。

    “是的少主,具体情况由二弟说说,他对这件事情最为清楚。”金域一怪点头道。

    闻言,易辰转头看向二怪,道:“具体是什么消息?”

    “我们在丁古家里面有一位关系非常不错的兄弟,他跟我们透露最近丁古家都在调集人手,要做一件大事情。”二怪道。

    “难道那件事情和我有关?”联想到他们之前说的话,易辰当即询问道。